齐郡。

    邹平。

    王薄率领着数万人马,再次回到了家乡,只是曾经的家青阳山庄,如今早变成了长白军府的军屯,昔日的家丁佃民也都成了军田佃客。

    青阳山庄的庄园院落,更是早变成了府兵驻营。

    再回来,没有衣锦还乡的荣耀,甚至都没有乡人的欢迎,入目的只有一片萧瑟。

    五月时节,地里庄稼长的正好,可田野间看不到一个人。

    大家都逃走了,路经村庄的时候,偶尔有那么一两个老病的走不动路就呆在家等死的人,表情麻木的坐在门槛上,看着他率军路过。

    以前的邹平不是这样的,以前的这些村庄也不是这样的,甚至以前这些村民看到他王庄主也不是这样的。

    青阳山庄也空无一人。

    庄中本来驻了一营府兵,可此时空无一人。

    坐在熟悉的院子里,坐在那棵熟悉的大槐树下,王薄突然有种迷茫的感觉。

    当年他遇见王伯当,听信了他描绘的那些话,觉得昏君无道,理应起而推之。可这几年,他东奔西走,到处起兵,那把刀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换来的是什么,是自己当年想要的吗?

    “报,圣旨到。”

    王薄愣了下,圣旨怎么传到他这来了。

    “是楚公,他已经在荥阳称帝登基了。”来人解释了一句。

    “哦。”王薄应了声,但不知为何,却没有什么激动,心里甚至有点平静无波。

    宣旨官捧着一张很普通的卷轴宣布,王薄觉得那应当是一个画轴,真正的圣旨用的可都是黄绫绢,都是特制的,而且每一道圣旨用的绢都是特一无二的。圣旨书写时,也都有独特的记号,比如上面的各种纹路,与圣旨的字的位置,都有独特的标识。

    真假圣旨,一眼就能分别。

    不过他转而又想到,大楚国连都城都没一座,不有圣旨也很正常,估计连御玺也还没刻好吧。

    楚帝派人来封王薄为齐国公、使持节青齐十三州都督诸军事兼齐州刺史,还授他为左武卫大将军,连他那几个儿子都各个封了郡公之爵,包括那个当初托罗成隐藏起来的才几岁的孩子,也封了个东莱郡公爵位。

    王薄一家,一个国公,八个郡公。

    可他没有丝毫高兴的。

    也兴奋不起来。

    曾经被王伯当说动之时,固然有一腔理想,但骨子里也未必就没有想着再建新朝之后的封公封侯吧。

    如今封了,还是国公,几个儿子都封郡公了,却没什么可激动的。或许,是这些来的太随便了,便也显不出珍贵吧。

    “齐公,这是你的封赐诏书,因时间仓促,所有官印和国公之印等,都没来的及刻,齐公回头可以自己刻印。”

    王薄呵呵一笑,笑的有些苦涩。

    “告诉我,现在荥阳那边情况如何了?”

    “挺好的,虎牢关已经摇摇欲坠,随时能破了。”

    “说实话。”

    那人叹了一声气。

    “说实话,情况不太好。虎牢关在张须陀和裴仁基的坚守下,十分顽强,数次猛攻都无果,咱们陛下的兄弟玄挺大王都中箭而死。而卫文升率军六万直奔许昌,樊子盖率兵四万进驻河内。王仁恭也已经到了涿郡,薛世雄兵马进了临渝·······”

    “哦。”王薄哦了一声,说不出的颓丧。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楚帝国刚建立,只怕就要亡国了。

    数十里外。

    罗存孝带带着五千轻骑纵马狂奔,沿着济水直杀过来。

    一名斥候赶到,向他禀报一个消息。

    王薄已经攻夺邹平,而王伯当率兵去围章丘了,齐郡城暂时无失,但现在齐郡乡野,遍地贼匪。

    听到禀报后,罗存孝冷哼了一声。

    “这些狗日的,好歹也曾经是齐郡之人,如今居然带着贼人为乱乡里,真是该杀。”

    虽然章丘已经没有罗成家,可许多老兄弟们的家眷都还在章丘,他们的乡邻他们的亲戚都在这边。

    “传令,加快速度,天黑之前赶到邹平,今夜,我就要斩下王薄的狗头!”

    征战数年,内剿贼匪,外征高丽,罗存孝这些年打了无数的仗,手中挝杀过无数人,对于杀人,他有了自己的定义。

    就如老五常跟他们所说的,他们是执掌刀兵的战士,是军人。职责是以杀止杀,要杀的是那些为祸害民之贼,要保的是天下无辜的良民百姓,他们的刀就是秩序,他们的刀就是正义。

    每一个执刀的军人都要牢记这一点,不能杀错人,不能用错刀。

    在杀该杀之人的时候,绝不能手软心慈。而在面对该保护的人时,也绝不能提刀。

    最初时,他罗存孝认为手握横刀,不过是当兵吃粮,不过是封功得官的途径,横刀只是他们的工具而已。

    但这几年,杀的人多了,也慢慢的越来越认可老五的说法。

    他们是军人,是战士,不是刽子手,更不是工具。

    他们的刀,有他们要守护的人,是家人,是乡民,是故土家园。

    王薄虽然也是乡党,可这些年四处煽风点火,到处致乱,多少人因他而死。

    来前。

    老五告诉他一句话,拿起手中刀,骑上奔驰马,去保卫齐鲁这一方家园一众乡亲们吧。这是我们的家,不容侵犯,不容亵渎毁灭。

    谁敢乱齐鲁,谁就是他们左五军,谁就是罗家将的敌人。

    罗家,将成为齐鲁的保护者,一方的守境者。

    罗成已经把齐鲁划入了他的保护内。

    风驰电掣。

    存孝觉得腰中刀已经有些饥渴难耐了!

    他迫不急待的要把那些乱贼们砍尽杀光。

    他们这些真正的齐鲁子弟,在为国征战,为国拓边开荒,在为华夏汉人先辈收复失去的故土,在为后世子弟重拓天下。

    可那些该死的家伙,却只盯着眼皮子底下的那一亩三分地,没有格局,没有是非,只知道贪婪的劫掠抢夺。

    他罗存孝也杀人,也抢掠,可他要杀只杀那些番邦蛮子,要抢只抢四塞九边之外。

    暮色之下,邹平县城越来越近。

    一支人马正从城中迎了出来。

    老四高吼一声,“准备迎战!”

    这时对面的贼军停了下来,然后一骑单骑缓缓过来。

    是王薄。

    他单骑来到老四阵前,下马,跪伏在地。

    “罪人王薄,愿降!”

    老四的刀已经提起,可却停在了半空之中,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结果。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