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

    五月的辽河两岸,野花盛开,处处绿意。

    杨广拒绝了乘龙舟过河的奏请,也没有骑马,他在辽河东岸下马,身披着攻破辽东城那天的金甲,手按腰间御剑,缓缓踏上了辽河上的浮桥。

    辽河涛涛。

    江水雄阔。

    走几步,一回头,辽东的土地渐渐远离。

    一条浮桥,并不算太长,可杨广却足足走了半个时辰。

    当他最终踏上了辽河西岸土地时,十万骁果统帅薛世雄奏报。

    “水师总管罗成已经率水师回撤东莱平叛,留宋老生镇守建安,留罗嗣业镇守旅顺,他统四万水师已经在返航东莱的路上。”

    听完这个奏报,杨广点了点头。

    “君臣意合,远同符契!”

    当初杨玄感和宇文述都参奏罗成心怀不轨,可谁能料到真正造反的却是杨玄感。现在想想,上次平原郡之乱,其实已经有了些形迹,那都是杨玄感等谋逆之举,幸好罗成北上,击溃了平原叛军。

    否则这次杨玄感乱起,招得平原郡之叛军,只怕气焰更加嚣张。

    “拟旨,授罗成知河南淮北诸军事,统领指挥河南淮北地方兵马平叛!”

    疾风知劲草。

    关键时候,还是罗成这样的猛将靠的住。

    ·······

    河南,荥阳郡。

    荥泽城外不远,杨玄感率军赶到。

    听说兄弟打了大胜仗,杨玄感心里的烦燥终于好了一点。

    “大哥。”

    “听说抓了不少勋贵子弟,没有恶待他们吧?”杨玄感急问。

    杨玄挺对那些所谓的勋贵子弟不嗤一顾,“大哥,那些就是草包,刚开始遭遇的时候,对我们杨家百般嘲讽,极尽之能事。结果真一开打,全是草包,一连能打的都没有,现在我全都把他们扔在马圈里呢。”

    “你糊涂,就算他们再无能草包,可毕竟是世家名门子弟,你赶紧去把他们亲自请出来同,我要好好设宴招待他们。”

    杨玄感让人立即安排。

    中军大帐。

    摆开了数十张几案,牛羊鸭鹅等各种美味也都备下,还特意上了美酒。

    一会。

    被擒的那四十余个门阀子弟来了,刚才杨玄挺却见他们,这几人还吓的惶恐不安,等杨玄挺向他们一道歉,立即就一个个又把低垂的脑袋昂扬了起来,犹如一只只大公鸡一样。

    此时换了身干净衣袍,匆匆洗了个澡,把头发也精心梳理了一下,于是又名为风流贵族子弟了。

    “韩世兄,杨世兄,来世兄、虞世兄、裴世兄、郑世兄·······”

    杨玄感站在帐外,对着这些家伙一个个拱手。虽然心中百般不屑,可面上却满是春风。

    走在最前的是观王杨雄之子杨恭道,这是隋朝宗室,当年他爹杨雄可是开皇四贵之一。论辈份,他是杨广的族侄。

    后面紧跟着的则是几位参与政事的宰相之子,裴蕴之子裴爽,虞世基之子虞柔,还有宇文述之子宇文智及,以及京兆韦家韦世康之子韦福嗣、荥阳郑家郑善果之子郑俨、来护儿之子来渊、周罗睺之子周仲,韩擒虎之子韩世谔等。

    这四十余人,要么是隋朝宗室,要么就是宰相之子,要么也是门阀名门子弟,个个自命不凡,上次东都军来平叛,争着带兵来,结果一败再败,全成了杨玄挺的俘虏。

    “诸位世兄,某在这里先向你们陪个不是,让你们受委屈了。”

    杨玄感深深一躬。

    这些家伙却只是倨傲的点了点头。

    “某已备下赔礼之酒宴,请。”

    杨玄感姿态摆的低,这些人也就真没有了俘虏的觉悟。

    坐下后,三两杯酒下肚,更是称兄道弟起来。

    喝的差不多了,杨恭道便道,“你看这天时也不早了,我这从洛阳出来都好几天了,家里园子今年新养的几株花应当也差不多开了,是不是就此别过呢?”

    其它人也纷纷说要回洛阳去。

    杨玄感呵呵一笑。

    那边杨玄挺早已会意,立时将腰间长刀一抽。

    刀身雪亮,更是锋利无比。杨玄挺长刀一挥,顿时将杨恭道面前的那张几案一发两段,几案上的杯盏啊酒菜啊,顿时哗啦啦的全都掉在了地上。

    杨恭道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在脸上。

    打碎点杯杯盘盘的算不得什么,可这刀实在是太锋利了。

    裴蕴子之有些恼怒,“杨二郎这是何意?”

    可话未完,杨玄挺已经毫不客气的将刀平拍在他脸上。

    啪的一声,这位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宰相之子,立即被拍飞了出去,噼里啪啦的又撞坏几张桌子,杯碗盘碟打烂无数,还把一身新衣沾染了无数汤汁油盐。

    斯文扫地,脸面全无。

    杨玄挺冷哼一声。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那就休怪我不客气!”

    杨玄感笑呵呵的上前,把裴柔扶了起来。

    “二郎啊,你怎么这么鲁莽呢,裴世兄何等家世身份之人,他又是个读书人,跟咱们练武人不一样,开不得你这样的玩笑。裴兄啊,有句话说既来之,则安之。你既然都已经在我营中了,也就不要想着什么回洛阳了,你来帮我,共襄大事,到时推翻杨广昏君,再立新朝,你也是从龙元佐啊。”

    “要不你看这样如何,我现在就授你为御史大夫如何?”

    裴蕴是御史大夫加参与政事,现在杨玄感也给裴柔这个职务,倒也非常大方。

    杨玄感说着对裴柔直笑,可那笑容却让裴柔只觉得毛骨悚然。

    “裴兄,你看如何,愿意在我这屈才任职吗?”

    杨玄挺有意无意的拔动着手里的刀,裴柔脸上又辣又疼,身上全是汤汤水水,狼狈无比。可他更惊惧,这杨家兄弟一个比一个狠。

    若不答应,今天只怕要被当成儆猴的鸡来杀了。

    “好好好,当然好,承蒙楚公不弃。”裴柔在钢刀面前,马上就放弃了所谓名门子弟的身份。

    “哈哈哈,好,我带裴兄去更换身衣服,二郎,你好好招待下诸位,问下他们是否愿留下来。”

    杨玄感一走。

    杨玄挺毫不客气的拔出了刀,把刀往一面桌案上一砍,刀身入木三身。

    “跟你们讲,我可不像我哥这么客气好说话。你们既然都是我的手下败将,那就识时务的投降,若是跟着我们兄弟一起,以后自然是兄弟。可若是谁三心二意,有不愿降者,那现在就直说,我不介意送你们上路!”

    上路二字咬的很重,明显不是上回洛阳的路,只怕是送回阴间地府的路了。

    在这赤果果的威胁之下,这些勋戚名门子弟的那点傲气没了。

    一个个再次低下高傲的头,纷纷说愿意与杨家一起共襄大业。

    虽然说这话的时候,这些人也没几个是真心的,但起码名义上他们降了。

    “好,现在你们每人给洛阳城家中写几封信,就说已经留在这一起共襄大业,让你们家里也一起早点归正!”

    不写不行,于是众人也只得再次听话的开始写起劝降信来。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