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

    辽东城已经重新改回旧名襄平,只是这御驾亲征攻破辽东第一重城的胜利喜悦没持续多久。

    “陛下,杨玄感在黎阳起兵叛乱!”

    刚听到这个消息时,杨广不相信。他以前忌惮杨素,还逼死了杨素,后来又打压了弘农杨家,但这几年,他觉得杨家老一辈都死了,小辈的杨玄感当家,杨玄感和他的兄弟们被他训的还是很服帖的。

    要不然,这次他也不会让杨玄感坐镇黎阳督运粮草。

    本来自认为早就驯服的杨玄感居然反了,还是在这种关键时候背后插他刀子,这种巨大的反差,让杨广差点没晕过去。

    “陛下,杨玄感黎阳做乱,附逆者顷刻间达一二十万,如今河北一片混乱。杨玄感亲率十万往攻洛阳,李密率五万北上涿郡,王薄率五万南下齐郡。”

    “陛下,杨贼其心可诛,他派李密北上,这是要断我们归路啊。”王仁恭提醒皇帝。

    王仁恭是次东征之时,表现的十分突出,得杨广极为看重的一员大将。王仁恭以军功起家,最早是秦王杨俊的属下,后来随杨素征讨,因功晋升,再后来一直担任吕州刺史、卫州刺史、汲郡太守、信都太守等职;

    两次东征,他都随驾。

    他一眼就看出了杨玄感派李密北上的杀招所在。

    虽然此次东征,没有上次聚兵多。可在辽东,也依然还聚集了四十万兵马,更别说大量的民夫,这么多兵马的粮食,都得靠关内转运过来,尤其是依靠着运河这条生命线。

    现在杨玄感在黎阳做乱,不说直接威胁东都洛阳,而且必然切断运河粮草供给。而这李密再率兵北上,这分明就是奔着涿郡去的,到时攻下涿郡,把临渝关一堵,他们就回不去了。

    “陛下,斛斯政跑了,叛逃高句丽了。”

    偏偏在这个时候,又一个坏消息到了。

    兵部侍郎斛斯政向来得杨广信任,虽然段文振再三提醒皇帝,这个人用不得。但皇帝还是用了他,现在他跑了。

    还跑到高句丽人那边去了。

    “斛斯政本来就与杨玄感交好,他定是早已得到消息,所以叛逃高句丽。”

    王仁恭大叫一声不好。

    “陛下,斛斯政叛逃到高句丽人那边去,定会将我们这边的虚实如实告诉高句丽人,甚至说不定,斛斯政早就已经与高句丽人暗通好了。如今杨玄感一反,李密北上,就怕高句丽人也要反攻了。”

    杨广有些慌了。

    手握四十万大军在辽东,但运河一断粮,他们就难以坚持,而高句丽人若是再配合着李密夹击,则可能再次大败。

    “陛下,臣建议,在李密还未攻下涿郡、临渝关之前,立即撤回关中,先平内乱,再征外敌。”

    屈突通也奏请皇帝先回涿郡。

    “可眼下平辽正是关键之时,朕刚刚攻下辽东,罗成也刚拿下卑沙,如今眼看着就能继续东进,围攻国内,一举灭亡高句丽!”

    “陛下,平辽不急于此一时。若中原乱,则天下危矣!”

    “可宇文述、杨义臣他们已经率六军东进。”

    “可马上传召他们收兵撤回。”

    无疑,在这些臣子眼里,征辽与平乱,还是中原重要一些。

    “朕已攻下辽东,下一步就能破国内,然后横招辽东,征辽朝鲜!”杨广的眼里,满是痛苦之色,他力排众议,非要二征高句丽为何?

    不就是因为上次东征,虽败,可也已经把高句丽人打的元气大伤,所以他才拼着众人反对,也要进行危险的二征,就是不想给高句丽人喘息之机,不想第一次的四十万将士白白牺牲,想要一劳永逸。

    可这该死的杨玄感!

    “若朕只派一支兵马返回镇守涿郡呢?”杨广问。

    “陛下,就算涿郡不失,可运河也断了,粮草无法继续运过来,辽东几十万大军拿什么支撑呢?若这个时候高句丽再反攻,我数十万辽东大军,有全军覆没之险啊,请陛下三思!”

    “罢罢罢!”

    喊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杨广真感觉万念俱灰。

    一切一切的努力,都已经化为了泡影。

    “诏令。”

    “授李景为涿郡太守,火速率本部人马回镇涿郡。”

    “令罗艺为辽东太守,镇守襄平,调李渊为新城太守,镇守新城,授王仁恭为辽西太守,镇守怀远。屈突通为柳城太守,镇守柳城。”

    “急召宇文述、杨义臣率六军撤回。”

    “诏罗成率水师回河南平乱。”

    一连数道诏令下达,也意味着二次东征结束了。

    鸭绿江口。

    罗成率军四万乘船抵达鸭绿江口,皇帝的诏令还没来,但罗成已经知道了杨玄感叛乱的消息,消息是由张亮派人送来的。

    看完密信,罗成轻叹一声。

    “该来的还是来了。”

    前方鸭绿江口不远的西岸就是大行城,上次他攻占过,后来这里还收纳了几万八军败兵。此时,这座城池已经再次驻扎着高句丽人,因为高建武在国内城称王,所以对下游江口的大行城、泊钓城都加驻了兵马。

    短短半年多时间,大行城甚至还加固了。

    大行城驻军三万。

    扼守着江口。

    “大帅,何事?”

    来护儿见罗成迟迟不下达进攻的命令,过来询问。

    “中原出事了,杨玄感在黎阳发动叛乱,现在率兵往攻洛阳,李密率兵往攻涿郡,王薄率兵攻齐郡。”

    来护儿大吃一惊。

    “杨玄感居然叛乱了!”

    “嗯,叛乱了。”来护儿摇头叹气,当年他可是隋着杨素东征西讨过的,跟楚国公府那是有不少香火情的,谁能想到,杨素才死几年而已,现在杨玄感居然叛乱了,还是在这种东征的关键时候。

    “准备撤退吧!”

    刚赶来的周法尚担忧的问,“陛下未有旨意下达,我们无旨而撤军,可行?”

    “平乱要紧,内乱不平,军心不稳,这仗还如何打?而且,皇帝一接到这消息,肯定也只能撤军,到时陆路各军撤了,咱们水师孤军攻打国内城吗?”

    不管诸将的担忧,罗成一声令下,全军撤返中原!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