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贵神速。

    杨玄感就曾经跟李密说过,论谋划他不如李密,但若论两阵对阵指挥打仗李密就不如他了,这是实话。

    眼看着气氛差不多了,聚集起来的这二十余万大军,杨玄感也经过了简单的挑选和编练之后,他便开始出兵。

    李密率军五万为左路,沿运河北上,去攻取涿郡,封堵临渝关。

    王伯当、王薄率军五万为右路,越过黄河南下,去攻打齐郡,占据河南东部的这个战略高地,封堵罗成西来。

    然后杨玄感自己亲率十万为中军,由他的兄弟杨玄挺为先锋。

    三支兵马各自出黎阳。

    杨玄感的麾下,虽号称是十万,其实也就是乌合而已,其中有约三千人的府兵,五千人的各郡郡兵,以及大约万把的收编反军,其余的嘛,则多是由裹挟欺骗来的江淮水手、地方民壮等组成。

    除了府兵郡兵还有些装备,绝大多数的其它部下,身上穿的都是临时拿船帆改制成的布甲,手里更是以长矛为主。

    甚至不少,连长矛都只是削尖的木棍。

    没有弓,没有甲,多数士兵拿着单刀,或者仅有一根削尖长矛,拿着柳木做成的木盾,甚至干脆就是锅盖做盾。

    不过这支兵马士气不错,他们都以为自己并不是一支孤军造反,觉得还有罗成罗艺张须陀这么多兄弟们造反呢。

    再说,他们不缺粮。

    黎阳仓几百万石粮食,任他们取用,许多之前还吃不饱饭的百姓,吃了几天干饭后,信心大增,觉得跟楚霸王很有前途。

    出发前,杨玄感也没忘记来个动员,鼓舞士气。

    “我杨玄感身为上柱国,家累巨万金,至于富贵,更是已经位极及臣。可如今不顾破家灭族而起兵,乃是为天下解倒悬之危,救黎元之命耳!”

    绝大多数的百姓也不懂那么多,只是觉得这话挺有道理啊,毕竟人家杨玄感,身为楚国公,又是礼部尚书,还有一品的官阶,人家还是弘农杨氏族长,杨家的富贵天下谁不知,现在人家起兵,确实不是为那些什么功名富贵的。

    叛军士气如宏。

    杨玄感出黎阳仓,一路向东都进发,沿路地方百姓纷纷加入,甚至许多豪强士族也跟着响应。这些豪强大族倒不是说看不明白,但他们却另有想法。

    当年杨家的天下也不是神授的,也是自北周宇文家夺来的,而宇文家又是自魏朝元家夺来的,所以说嘛,他们更清楚这权力的内幕本质,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王。

    如今杨广二征辽东,天怒人怨,而楚国公杨玄感不论是个人威望名声本事,还是他们家族的实力影响力,那都是极了得的,谁就能说杨玄感不会是下一个宇文泰,不是下一个杨坚呢?

    从龙之功还是非常诱人的,许多人都不看好杨广,尤其是在此时,各种错误的消息之下,一听连罗成这样的战神都反了,那杨广肯定凉凉了。

    关东沸腾。

    各地百姓,跟去赶大集一样,纷纷丢下家中的活,跑去投杨玄感,反正留下来还得给东征运粮。

    运一石路上耗费数石,这哪是运粮,这是破家破产。

    不过也有人认为杨玄感成不了事,觉得天下还会是大隋的。

    比如被杨玄感授为怀州刺史的河内郡主簿唐祎,他之前本来是带着本郡民壮运粮去黎阳的,结果倒霉就碰上杨玄感作乱,然后人就被扣下了。

    杨玄感封他为怀州刺史,让他回去传播革命的火种。

    唐祎当面答应的好好的,但一回到河内郡之后,马上就派人向东都留守樊子盖告密。同时,他还劝太守郡丞按战时机制,整军备战,动员乡勇。

    那边洛阳城里的樊子盖一听也是吓一大跳,此时各种流言都在传过来,有些是商人带回来的,有些则是杨玄感故意派人回来散播的谣言。

    今天是罗成在东莱造反了,明天又是罗艺在辽东造反了,后天甚至有宇文述弑君,率骁果南下的消息。

    各种消息纷至沓来,东都方面也是人心慌慌。

    好在唐祎这个时候派人过来,送来了比较可靠一点的消息。

    东都,洛阳。

    东都留守府中,樊子盖刚入宫见过留守的越王杨侗,他安抚住了这位心慌慌的皇帝孙子。

    回府,樊子盖开始研究对策。

    今年已经六十多岁的樊子盖是位老臣,他祖籍淮南,祖父曾是南朝梁的越州刺史,父亲在侯景之乱时投奔北齐,后官至仁州刺史。

    樊子盖因此虽长在江南,但年轻时是在北齐出仕的,他一开始是北齐武兴王的行参军,后来又做到了县令,再后来又做了东汝、北陈二郡太守,直到员外散骑常侍,封富阳侯。

    入隋以后,他历任枞阳太守、辰州刺史等八个州郡长官之职,加上在北齐做过的两郡太守,樊子盖一生便做过十地的太守或刺史之职,可谓相当了得。

    此时,他是民部尚书,任东都留守。

    因为他虽在地方任职多年,可为官清廉,且还懂的治军打仗,曾经平乱有功,所以爵封建安侯。

    皇帝对樊子盖的评论是十分不错的,因此上次东征时,特意让他坐镇涿郡,这次又让他留守洛阳。

    杨玄感黎阳叛乱,东都都是人心惶惶,但樊子盖没慌也没乱。

    思虑许久,樊子盖做出第一个处置,是立马下文大加赞赏了唐祎,并升他为郡丞,然后让其率河内郡兵马封堵临清关。

    临清关是汲郡通往河内郡运河上的一座关城。

    封堵住这座关城后,杨玄感想进入河内就比较难,这样一来,他就只能先越过黄河,然后得经荥阳虎牢关才能到达东都洛阳城下。

    虎牢关,怎么也比河内到洛阳的几座河津桥难过的。

    他紧接着下第二道命令,命令河南讨捕大使、荥阳太守张须陀,严守荥阳虎牢关,把守好洛阳的东大门。

    同时,他又向皇帝急奏这边的情况,请求皇帝发兵。

    另一方面,樊子盖还不忘记向关中长安借兵,让镇守长安的卫文升率兵来援东都。

    做完这些,樊子盖又紧急组建了两支兵马,准备开到东郡荥阳一线去阻击杨玄感。

    只不过东都留守的兵马也不多,所以两路兵马,各只有八千人。

    把这些都做完后,樊子盖便只能静静的等候结果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