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述气的胡须乱抖,提起巴掌又狠狠的往桌子上拍了一桌。

    “姓罗的小子,别真以为打了几个胜仗,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想老子上阵杀敌的时候,你小子他娘的还没投胎呢。”

    罗成也重重的又拍了一掌。

    “宇文老匹夫,我尊你一声大将军,别真以为自己就有多了得,不过是多吃了几碗干饭,虚长了点岁数罢了,可你这一把年纪那都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还真当你罗爷爷是好欺负的不成?我告诉你,我敢把宇文化及揍的鼻青眼肿,也照样敢揍你个七萦八素。”

    于仲文在一边抱着双臂看好戏。

    其实于仲文也挺瞧不上宇文化及,他于家当年可是八柱国家之一,而宇文述家族呢,十二大将军家都不是,只不过是匈奴破野头,鲜卑宇文氏的奴隶。宇文述老匹夫,要不是当年押宝晋王杨广,各种阴司事做多了,哪有如今的地位。

    可此次兵出平壤,宇文述却统左五军,他反而只统右四军,这明显就是让宇文述压他一头了。

    至于其余的六位大将军,也一个个看的目瞪口呆。

    罗成这么个毛没长齐的家伙,居然敢拍宇文述的桌子。

    荆元恒、张瑾、薛世雄、辛世雄、赵才、崔弘升六人一个个都忘记出声了。他们那也一个个全是各卫的大将,哪个不是四五十岁一把年纪,在军中混大半辈子,可是十分清楚军中有军中的规矩,比如说军中虽重战功,可也极重资历。

    不管罗成再怎么能打,再怎么得皇帝欣赏,可毕竟才是二十出头毛头小子,在他们这干大将面前,怎么也得放低下姿态才对。

    “老子就不信了,今天还治不了你。”宇文述气的一点风度也没了,直接就去拔剑。

    罗成却反应比他还快,宇文述的剑刚抽出一半,罗成却已经把剑直接拔出指到了宇文述的胸前。

    “宇文老匹夫,你先想强夺我左五军军粮,现在又想跟我比剑吗?”

    于仲文见闹得不像话了,这才连忙过来制止。

    “士诚,不可胡来。”

    罗成便笑着借坡下驴,收起了剑。

    “我还是那句话,军粮我可以拿出两万石来给兄弟诸军,但最多只有两万石,多的没有。如果宇文不服,可以向皇帝奏报,我倒要问一问陛下,宇文连自己的粮食都保管不住,还有何资格面目协统诸军。”

    说完,罗成一甩袖,“告辞!”

    “来人,给我拿下此贼。”宇文化及怒吼。

    于仲文却哼了一声。

    两位主帅意见不和,虽然这里是左一军,可却也没有哪个敢硬扣罗成。况且,罗成一行,一出帐,就已经全都拔出了佩剑。

    几十号彪悍将校,个个拔剑在手,却也没有谁直敢硬拦。

    于是乎,最后宇文述只能眼睁睁看着罗成带着自己的人扬长而去。

    “你是何意?”宇文述怒目而视于仲文。

    “许公,切莫动气啊。难道你还真要扣下罗成?可你想过后果没?这渡江在即,你先自乱起来,这岂不是成笑话。再说,万一,我是说万一,你弄的左五军哗变,你想过后果没?”

    “他们敢!”

    “可不好说啊,据说左五军上下可是对罗成相当遵从服气的,罗成在部下中威望极高,这真万一弄出哗变,你我都无法向陛下交差。”

    “气死老夫了,狂,狂妄。罗艺狂,可这罗成比罗艺还狂十倍。”

    “人家狂有狂的本钱,何况毕竟年少嘛。”于仲文劝道。

    等宇文述虽平息了点怒火,摆在众将面前的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就算罗成肯拿出两万石粮食来,可我们二十余万大军,也吃不了几天。现在各军手里的粮食,都只有不到十天。加上两万石,也于事无补。就算罗成把他的那点军粮全拿出来,可三万来人一月半的粮食,给我们三十万人吃,那不过是四五天就能吃完。”

    距离平壤还有五百里,如果一路不耽误,有五六天能到。

    可问题在于,现在不只是赶路,而是要去攻城。

    还是攻打一座王都。

    谁也不能保证说手里这半个月的粮草,能够支持他们杀到平壤城下,并攻下平壤城。

    “那些浑蛋,一路上居然遗弃了这么多粮食。”宇文述骂道,他早知道士卒路上扔粮食,可没料到居然差不多扔光了。

    到了鸭绿江边,全军就积剩下不过十日之粮。

    “等到达平壤城下,到时可以从水师那边取粮。”宇文述最后只好道。

    不过于仲文却并不赞成这么冒险的计划。

    “许公,万一这五百里路上,有任何耽误,到时我们这三十万人可就将断粮啊。军无粮则必溃,我们现在前距平壤五百里,后距辽东也数百里,中间还隔着无数高句丽兵马城池,这一断粮,后果不敢想象。”

    “那依你之意,又当如何?”宇文述不满。

    于仲文让人取来一副地图。

    “我的意思,咱们现在必须想好进退之路。不能急着去平壤,那样太冒险了。我们不如先挥兵顺鸭绿江而下,攻夺江口一两座城池,一来先夺点粮食解决燃眉之急,二来嘛,据夺江口也能有个安身之处。而且这江口就是海边,我们夺下江口之城后,暂守此处,然后派人从海上去找水师取粮,让他们运粮过来,起码得有一两个月的粮食,我们才好再次出击平壤,否则,无粮而行,太过冒险,一个不好,就有全军覆没之危。”

    于仲文的计划还是比较老成持重的。

    现在全军的粮食就够半个月的,这还是把罗成左五军的粮食算在里面,虽说距离平壤不过五六天路程,可万一路上遇到敌兵拦截呢?

    又或者到达平壤城下,一时攻不下城?

    再水师不能及时汇合提供粮食?

    太多的可能会出现,所以他坚决反对那么冒险继续南下。

    “可是陛下的旨意在,我们若是迟缓不前,那么水师就要孤军作战。”到最后,宇文述依然坚持要立即南下。

    “诸位将军意下如何?”宇文述问其余六位大将。

    六大将你瞧我我瞧你,好一会,最后有三位支持宇文述,三位支持于仲文,基本上左路的支持宇文述,右路的支持于仲文。

    “不如问下罗大将之意。”于仲文见两边意见各一半,便道。

    “不便问那小贼,陛下先前有旨,那么就按计划进行便是,于将军,你说呢?”

    宇文述表面是问他,可实际上却已经拿皇帝旨意压于仲文。

    见此,于仲文也无奈,最后只得同意全军继续过江南下。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