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骨江边乌骨城。

    乌骨城下十万兵。

    乌骨江是鸭绿水的一条大支流,可以迟缓凛凛骑兵飞驰。而建立在乌骨江边的乌骨城,看上去酷似一个大大的簸箕,穿过低矮平坦的簸箕底,乌骨城便在山上。

    平坦的路面翘起。

    层层叠叠的石头墙扑面而至,乌骨城既有内城墙又有外城墙,外城和内城之间还有两个瓮城,可各容兵千人。

    宇文述遥望山城,眉头紧皱。

    此城地处辽东东南交通要道,西南交白岩城,东接鸭绿江水路,可直通鸭绿江上游的高句丽腹地纥升骨城、国内城等要地,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同时也可以顺河抵达鸭绿江,然后过江直抵高句丽王都平壤。

    乌骨城因此规模宏大,全城周长十六里,比起曾经的王都国内城都还要大上许多。

    此城扼住了宇文述兵马前进的道路。

    白日狼烟,夜晚烽火。

    高句丽人防范森严,想要悄然路过是不可能了。

    乌城骨有许多瞭望台,有如一双双眼睛一直注视着山城周边。

    “大将,乌骨山城采用的是石筑,底部用大石块彻,石块打出了尖锐角,互相交插咬合砌成壁心,然后与城墙两面的墙壁石相插,墙壁石也是打制整齐大头小尾的楔形石,尾端与墙内填石交插,固结一起,成一整体石墙。

    城墙砌筑时无需泥浆勾缝,全凭石块插合形成拉力,各个部份的石墙又与整个山体咬合成一体。巧用了山脊,悬崖为壁,依托山体,凹处垒墙,沿山环行,坚固异常。”

    “城墙外部还多筑有马面,马面底部外侧有很大侧角,既加强防御能力,同时也使石筑城墙更为坚固。”

    宇文述哼了一声,“你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说这乌骨城坚固无比,易守难攻?”

    “确实如此。”

    那员将领回道,这乌骨城如一个巨大的簸箕形状,其实就是把一座巨大的山谷整个包了进去,城墙就是建在山谷四周的山坡峰顶上,而谷口还建了城门和瓮城,扼守交通要道,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有其它路绕过去吗?”宇文述问。

    “路肯定有,但得绕很远,我们兵马众多,且携带了大量辎重,有许多车马,若是绕路,只能走大路,这么一来,估计得多绕几倍的路,而且就算绕路,其它路上也一样会有许多山城。”

    宇文述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样的城池可不好攻。

    巨大无比,可四面险要,就算他有三军人马十万之兵,可也无法展开。尤其是这城墙本就为山石垒就十分坚固,这还修建在山坡上,许多地方直接借了断崖、峭壁,一般攻城器械都难以推进到城墙前。

    “这根本就是一座长城啊。”

    宇文述骂道,这山城跟中原修建在北方的长城,确实很像,修建于崇山峻岭之间,十分险要。只是不同的是,高句丽的山城不是连绵不绝的长段,而是一圈圈的山城。

    但险要却是一样的。

    “乌骨城里有多少守军?”

    宇文述问。

    “据侦察,乌骨城城周十六里,平时常驻万人,如今我大隋征讨,各山城都把人口牲畜撤入城中,所以乌骨城中人口应当很多,兵马或许有所增加,我们预计可能有两到三万人。”

    十万对两三万,数量上完全有优势。

    可只要考虑到这山城的险固,宇文述却并没有什么乐观的,十万兵攻两三万兵马守的乌骨城,他并没多少自信。

    尤其是现在他们距离辽河已经足足四百里了。

    这一路上,宇文述带着左一军以及左二左三,三军共十万人马,一路南下,逢城则过,高句丽人倒也没有敢拦截的。

    这一路深入了四百里,现在卡在这乌骨城下,却是有些进退两难了。

    乌骨城不比其它山城,这里首先很大很坚固,兵马也很足,再一个这座山城不是建在山坡山顶上,而是包了一个山谷,把他们的通道也给拦住了。

    “辽东城情况如何?攻下来没有?”宇文述又问。

    一名军官回道,“先前右五左七右七三军渡河,遇辽东城守军半渡而击,我军奋勇争渡,麦铁杖大将军战死,钱世雄亚将战死,损兵近两万。虽背水一战,也歼敌两万,杀到辽东城下,可高句丽人婴城固守,还几次诈降,获得喘息之机,虽然此后陛下不再相信辽东城诈降,令制作飞楼、云梯、冲车攻城,并地道四面俱进,昼夜不息,可高句丽人反抗十分顽强,如今已经二十余日依然不得拔。”

    “伤亡呢?”宇文述又问。

    “据说,辽东城内高句丽守军伤亡近两万,我军则伤亡倍之。”

    这下宇文述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口了,皇帝亲自指挥,八万人围攻辽东城,结果打了二十多天了,却死伤近半,依然没破辽东城。

    沉默了一会。

    宇文述缓缓开口道,“传令三军,乌骨城下十里安营立寨,休整待命。”

    一众将校不解。

    “大将,我们距离鸭绿江西岸不过百里路程了。”

    “我说等。”

    “可是,陛下令我等务必于五月底前于鸭绿江西岸与诸军汇合,一起渡河进攻平壤。”

    “我说了先等等。”

    宇文述依然是冰冷的道。

    “大将在担忧什么?”一人问。

    宇文述冷哼一声,“右五左七右七三军,三军十万人马渡河攻打辽东城,费时近一月,到现在折损了六万人马,却依然没攻下辽东城,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后方不稳,攻不下辽东城,那么那七个军就无法继续推进到辽东腹地,更无法为他们提供可靠的支援。

    “可是陛下已经急调御营六军过河,现在御营二十万已经在渡河,正往辽东城下集结。辽东城顽抗多日,但也伤亡四万,城中也是山穷水尽了。”

    可宇文述却不相信辽东城中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只看到了辽东城依然未下,辽东城下大隋三个军实际已经折了两个,就算御营六军过河,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攻下。

    也许能攻下吧,但他宇文述却不想冒险在这个时候强攻乌骨城。

    等辽东城攻破的捷报传来,他才会考虑攻打乌骨城,否则,他不会硬攻强打乌骨城的。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