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箭,不准他们靠近城下一步。”

    杨万春挥着独臂怒吼。

    一名幢主有些犹豫的道,“可是城主,他们都是我们高句丽的子民啊。”

    “子民个屁,既然他们已经开始为隋军填土负石,那他们就早已经背叛了我们高句丽,他们不再是高句丽的子民,还是我们的敌人,放箭,杀了他们。”

    命令传下。

    城头上的高句丽人开始张弓搭箭,有些士兵还犹豫,可很快被军官大声训斥。

    最终,箭支一支接一支的射下。

    那些高句丽人纷纷倒在新城城下,远处,罗成冷眼看着这一切。

    虽然这十分残酷,不仁,可战争本就是如此。尤其是两国之战,还是这种与异族的战争,更没有仁慈可言。

    吴三宝曾经跟他诉说过当年高句丽人从慕容氏手里夺取辽东之后的所作所为,他们对汉人的屠杀,可一点也不仁慈。

    慈不掌兵。

    战争,本就是无所不用极其,就是要全面打击削弱对方的士气和实力。

    “有些可惜,这么多人口,其中还有大半是青壮呢。”

    后厢都将罗存孝站在罗成旁边,不断惋惜。

    “随便一个青壮,弄到襄平或怀远,都起码能值个十贯,若是运来洛阳、大兴,一个青壮能卖到二三十贯,一个美貌的高句丽年轻女奴,甚至能卖到四十贯,这可是一大笔钱啊,就这么浪费了。”

    罗成却只是冷声道,“反正这些人你也带不走。”

    “我们可以通知罗艺或李景啊,让他们派人来接收这些俘虏,到时咱们一起分就是了。”

    罗成用嘴撇了撇远处的宇文士及,这位受降大使现在正一脸铁青。

    “看到他没,有他在,你再多的俘虏也不是你的。”

    “哎,算了,杀就杀吧,反正杀的也是高句丽人,高句丽人杀高句丽人,不干咱们什么事。”

    罗成看着城上纷飞而下的箭支,转头对老四道,“高句丽人射箭也射的寂寞,你也带人陪陪他们。”

    “好的。”

    存孝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城下,老四存孝策马来到军阵前,大声呼喝。

    随即,隋军令旗摇动,鼓声阵阵。

    一个个方阵的隋军纷纷持弓提弩,乱箭攒射,箭如飞云。

    新城城上的高句丽人顿时被箭雨覆盖,只得纷纷躲避,城下的高句丽百姓,倒算是松了口气。

    只是他们脚步一停,后面的弩车却又连发数弩,一连洞穿几十个高句丽人,这些高句丽悲切万分,只得又重新向前。

    “给我顶上去,把那些叛贼杀光!”

    杨万春看到隋军箭阵掩护下,大量高句丽百姓已经拥了上来,正拼命的填壕沟,脸上青筋毕露。

    城上的守军,只得顶着纷飞的箭支重新站到城垛前,对着下面射箭。

    高句丽百姓不断倒下,但高句丽守军也伤亡大增。

    一些简易的投石车也推到了阵前,开始向城头抛射石弹、火球,更让城头守军焦头烂额。

    交战从中午持续到了黄昏。

    新城城下,烽烟阵阵,血腥弥漫。

    新城南面的城墙前的那条十丈宽两丈深的壕沟,硬是被填出了十几条土路通道,濠沟处处尸体,到处鲜血。

    半天。

    城上高句丽人射的腰酸手疼,拿箭硬是把填壕的一万多高句丽百姓全射杀干净。

    他们顶着隋军箭雨硬是杀尽了这些人,自己也伤亡近千。

    隋军阵前。

    宇文士及冲着罗成,手指着他,跳脚大骂。

    在他看来,本来新城有意议和,他有很大机会招降。

    可是现在,再无可能了。

    “你这个屠夫,人屠,你残暴!”

    罗成只是冷眼看着宇文士及,“你说够了没,说够了就走。”

    宇文士及气的浑身发抖,大骂不止。

    骂的罗成恼了,直接伸手一把将他衣襟领口抓住,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八尺开外的罗成,身强体健,拎着宇文士及跟拎只鸡似的。

    他眼睛直视宇文士及,“别得寸进尺,见好就收吧。”

    说完,将他放下,然后还帮他轻轻拍了拍皱了的衣服。

    宇文士及还想再骂,可却张不开口了,刚才那一下,他感觉罗成对他充满杀机,是真的充满杀机。

    一甩衣袖,宇文士及退后数步。

    等离远了些,才大声道,“我一定要向陛下参你,重重的参你,一定!”

    “随便!”

    罗成哼了一声。

    魏征凑过来,“这位宇文二郎好像有点迂腐啊。”

    “坏的坏,迂的迂,宇文家是没的希望了。”

    魏征笑笑,“不过今天大将的手段确实太狠了点,今日过后,新城周边已经是一空,百里无鸡鸣,阡陌无炊烟了。”

    罗成无所谓的道,“反正是群不服王化的蛮子,杀光了也没关系,回头再从中原移民过来就是。我中原缺地不缺人,刚刚好。”

    “壕沟已经填出了十几条土路,不过抓来的高句丽人也死光了,明天还继续攻吗?”

    罗成问魏征,“还攻吗?”

    “我建议是不必攻了,看今天城上守军的反应,高句丽人是真的狠,杀起自己人来眉头都不皱一下,还半天就杀了一万多,这是铁了心要守到底的,真要硬攻,就算没了壕沟,可这城坚墙高,尤其是其它几面城墙多立在山坡之上,更是易守难攻,不好打。”

    罗成道,“我知道,我本就没有打算真的硬攻新城,可既然路过,总不能就这样路过。”

    “那明天?”

    “要不明天我们送宇文士及入城去跟高句丽人谈判招降?”罗成笑问。

    魏征连忙摇头,“这玩笑可不好笑,不管怎么说,再不待见宇文士及,可他毕竟是咱们左五军受降使,地位仅次于你,还不受你节制,万一杨万春把他扣下,或是直接杀了他,到时咱们可就无法跟陛下交待了。”

    “也是,那就射封箭书入城,让杨万春赔款投降,然后我们就可以收兵罢战。”

    杨万春见到罗成的箭书,一面是威吓,一面是招降,犹豫许久,最后冷声下令,让使者送三千两黄金,一万两白银出城,然后还奉上了自己的一封降书。

    不过他的降书上却还有几个附加条件,首先就是说自己担忧隋军入城之后会劫掠屠城,所以不让隋军入城,他说投降之后要率本部继续驻于城内,隋军只能驻于城外,还说最后要听隋朝天子的旨意安排。

    总之,降是降了,但却又不肯交出城。但为表诚意,他还是给了三千两黄金,一万两白银,又美女二百人,粮食三千石,牲畜千余。

    天黑,使者出城面见罗成,双手奉上杨万春的降书。

    “我新城愿降,请勿再造杀孽!”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