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色中。

    张须陀率五千人马昼夜兼行,一路赶到了齐郡与北海郡交界之处。

    社山下,时水边。

    张须陀分派作战任务,“一会本帅带叔宝、务本挥兵突袭贼匪大营,贼多势众,我只有三千,强攻并无太大胜算,所以我的计划是我们先突袭,然后假做不敌,率兵撤退。贼匪必以为我败阵,肯定会追击。到时我引诱贼营主力离开,再由罗老哥你带章丘城的郡兵、乡勇们突袭其贼营,烧其辎重粮草,俘其眷属,则贼匪既失大营又断粮草辎重,再失眷属,必贼心慌慌,无心再战,那时我再率部杀回,两相合击,必能一举大败此数万之贼,除此毒瘤。”

    秦琼和罗贵等都为张须陀的计划拍手叫好。

    “通守,我以为还是应当我们去袭营效果更好,毕竟张通守若亲自去攻,只怕贼人未必会相信你们会败。”罗贵说道。

    “不,这里不是章丘,这里是两郡交界之处,若你们去攻,只怕以王伯当王薄之狡诈,定能料到你们不过是佯攻,所以这战还是得由我亲自出马。”

    秦琼也出声道,“通守,我以为罗录事的话有些道理,如果通守亲自出马,只怕贼匪未必敢战。不如就由末将率本部一千人去攻打贼营,通守在外埋伏,待我引诱贼人出来后,通守再与我反击杀贼,然后由罗录事带人攻入贼营。”

    张须陀想了想,“也好,那就这样决定,叔宝带一千人佯攻贼匪,诈败诱贼出营追击,我率两千郡兵半路埋伏,待敌来与叔宝一起杀贼。而罗老哥带两千郡兵乡勇趁贼主力离营后,再袭敌营,烧其辎重粮草营寨,俘其眷属。”

    任务分布好,各军准备。

    秦琼来到章丘人马这边,老爹正带着两个儿子两个女婿还有两个儿媳等在做战前任务分派。

    “姑父。”

    “叔宝。”

    秦琼看着士气高昂的章丘乡勇,“此战很凶险,你们要多加小心。”

    社山下,王伯当已经聚集了好几支贼兵,拥贼多达五万余人,虽说多是些乌合之众,可毕竟人多势众,他们远道而来,才五千。

    一比十。

    “贼就是贼,成不了气候的,之前裴长才他们两万来袭,我们章丘不过千把人,不也一夜就大破之。”

    秦琼瞧了瞧那边正在跟刘三娘、林良玉姐妹做战前准备的单彬彬,“姑父,有个消息跟你先说下。”

    “什么事情还搞的神神秘秘的?”老爹问。

    “这边说。”

    秦琼拉着罗贵走到一边,然后小声说,“是这么个事情,五郎在辽东,嗯,出了点事情。”

    “怎么了,小五受伤了,伤的重不重?”

    “姑父你别慌,五郎没受伤,他现在好着呢,之前在辽东七战七捷,如今已经被陛下授为左五军大将,将率左五军南下平壤。是出了另外一点问题,先前他破玄菟城,陛下派了位阎郎中去辽东宣旨,并为他画像。然后呢,那位阎郎中带了擅长丹青绘画的女儿阎娘子一同前往,再然后·······”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说来话长,可其实也没多复杂。

    老爹一会就听完了,气的脸色都发青了。

    “这个畜生,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彬彬对他难道还不够好,这才分开多久,居然又在外面做出这种事情来,简直是个畜生,若是现在我面前,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他。”

    “姑父,你先别动怒,如今麻烦的事情不是五郎对不对,而是那位阎娘子已经怀孕在身,而且铁了心要生下来,目前知道这个事情的人还不多,但现在五郎也不知道要如何处理这事,所以请我来问下姑父的意思,毕竟你是一家之主,还请你来拿个主意。”

    “孽畜!”

    老爹气的胡子乱抖,对五儿媳他和妻子都是万分满意的,人家姑娘哪点不好?而且当初两人的婚事,几乎也都他们自己定的。现在这婚后不过半年多点,就出这种事情了,孩子都有了。

    “我不会承认那个孩子是罗家的。”

    秦琼意外。

    “姑父,孩子是无辜的啊,不管怎么说,那孩子也是五郎的,阎姑娘既然一心要生,不管如何,这孩子总还是罗家血脉吧。”

    秦琼也把阎家的身份再细说了一遍,阎毗是起部郎中,妻子宇文氏,那是北周的公主。

    可谁知罗贵却依然摇头。

    “名不正言不顺,无婚无媒,就是不清不白,就算生了孩子,那也连庶子都算不上,这种外室所生私生子,我罗家绝不承认。”

    正室单彬彬还没生,罗成却在外面搞出了私生子,老爹要是承认这个孩子是罗家的,那让单彬彬怎么自处?

    “我们老罗家不能做那样欺负人的事情!”

    “姑父,可是那孩子?”

    “哼。”

    老爹却已经扫袖而走,“有本事就让他罗五养在外面,总之我一天不死,他就一天不能领这孩子进罗家门来。”

    这边的动静有些大,单彬彬看到老爹一脸怒气冲冲的离开,忙过来询问。

    “秦表哥,是怎么回事,爹怎么怒冲冲的走了?”

    秦琼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落荒而逃了,让单彬彬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夜幕降临。

    秦琼顶盔贯甲,率一千齐郡官兵猛然杀至社山脚下贼营前,一千官军突然出现,刀砍枪刺,一路连连突破贼人数道栅栏关卡,贼人慌乱应战。

    王伯当率自带着自己的内营骠骑杀到,激战半天,秦琼假装不支败走。

    “休得放走他们,追!”

    秦君弘刚才激战的时候躲的远,这个时候却跑出来痛打落水狗了,带着手下大喊大叫,一路猛追,王伯当见状,也只得带兵追出营来。

    秦琼带着人马且战且退,贼匪却越追越来劲。

    不知不觉,已经追出十里地之外。

    罗老爹脸色一直不快,单彬彬过来请令。

    “贼人主力已经远去,是否出击!”

    老爹提起锤子,咬牙切齿的喊道,“杀!”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