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赏加更,今晚还有第四更!

    烈烈寒风之中。

    左先锋军一万人马却顶风冒雪行军,起部郎中阎毗的女儿阎大娘骑着一匹白马,身披白甲也混在白马义从之中。

    她虽年少身娇,可却没有被这冷风冰雪吓到。骑在马上,还拿出了一卷手卷,拿出一支特制炭笔在卷上勾绘做画。

    画上之人,却正是先锋将军罗成。

    她下笔很快,画的是草稿,内容却是罗成如何率兵支援四方堡,又如何带白马义从斩将夺旗,救下宇文化及所部,还有现在这风雪中行军的画面。

    每幅草图都只了了几笔,可却极为传神。

    画中的那个年轻小将,银甲白马,恍如战神降世。

    画着画着,阎娘子突然看着自己笔下的人画痴了,脑子里不由的浮现起他那赤果的样子,那贲起的肌肉,流畅的线条········

    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

    提起炭笔,在迎风顶雪前进的罗成像边写下一行字,四方台一战,歼高句丽前锋三千,大东沟一战,再斩首五千。罗成亲率精骑,冲锋破阵,生擒新城城主,夺高句丽帅旗。经此一战,新城方向高句丽诸城兵马元气大伤,已无力反击玄菟城,被迫转攻为守也。”

    末了,她又加了一句,“罗成真年少骁勇,英雄了得,盖世无双!”

    阎娘子收起炭笔,对着画像感叹道,“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宇文化及豪门勋贵子,可跟罗成一比,却连提鞋都不配了。他这番抢功追击,虽斩首两千,可自损三千余,倒是白白给罗成又做了嫁衣,否则罗成还不能再得一大捷!”

    先锋将旗之下。

    罗成扭头看着盖牟城上,见城上始终没有半点动静,便回头对魏征道,“果然如老道你所猜的一样,盖牟城上虽有兵万余,却并不会出城来战。”

    “为何要来战呢?我们要过,他们放行便是。这山城最大的杀招,便是断我们的后路,截我们的粮道,所以他们还巴不得我们绕过他往东而去呢。”

    魏征笑着说道,“他们肯定以为我们是去新城,所以巴不得放我们过去。新城虽兵少,可肯定还有数千守军,以新城之城坚械精粮足,我们要真去打新城,就凭我们这点人肯定无用。盖牟城的守军只要等着,等到我们攻不下,粮草将尽之时,到时再把我们的退路一拦,来个前后夹击,我们就必溃。”

    罗成哼了一声,“这杨万春打的一手好算盘,可老子为何要去打新城,他以为守着盖牟,就是断我后路?岂不知,我也一样可以让盖牟城成为孤城,我也一样能断他后路。”

    “加快行军,天快黑了,我可不想晚上在雪地里过夜。”

    盖牟城上。

    杨万春站在山城上,看着那支隋军从城下经过。

    “他们真过去了?”

    一名将军惊讶。

    “这个罗成还真是处处出人意料啊。”

    “他要过,就让他过,到时必有他后悔之日。”杨万春神色冷漠。

    “他们会去哪?”

    “肯定是冲着新城去的。”

    数名高句丽将领在那议论纷纷。

    只是他们都没料到,罗成过了盖牟并没有去新城,虽然新城距盖牟不过六十里。

    可实际上罗成刚过盖牟不远,便转折向北。

    盖牟往北四十里,为苍岩城。

    苍岩城距盖牟四十里,但距离玄莬城其实也才六十里而已,另外,玄菟城与苍岩城之间,其实有一条道路,并不一定就需要经过盖牟城。只是经盖牟城走,路宽阔好行而已。

    “这苍岩城依临薄河右岸而建,距离盖牟四十里,距玄菟城六十里,距新城也只四十里。这是一座山城,借助山势修筑,南北略长,山势则西高东低,城周四里。整个山城,除东面是借助本有的断崖,其余三面皆为人工用山石垒城,十分险要。”

    说话的是原玄菟城主温山,他现在被罗成授了个参军之职,充当带路党。温山转变的挺快,心态很好,或许也是破罐子破摔了。

    “守军多少?”

    玄菟代县令吴三宝在一边道,“苍岩城的原有守军三千,不过上次抽调了些过河增援武逻厉,一去不返。这次又抽调了些来反攻玄菟,如今就算没死光也都还在盖牟城中,所以苍岩城中最多只有一千守军。”

    “别看只有一千,真要死守,借山城之险,可也不好打的。”温山在一边道。“不过苍岩城中与我交好,关系不错,我或许可以劝降他。”

    “真要能劝降苍岩城主,我记你大功一件。”罗成笑着对他道。

    黄昏时分。

    罗成率一万人马抵达盖牟北边四十里的苍岩城。

    风雪中的苍岩城建立在一条河流的右岸,依山傍水,确实十分险要,虽然城不算大,只周三里,可地势极险。

    自进入辽东以来,罗成对于辽东的这些山城也有了很深的了解。

    并不是说辽东无平地,就算是在山区,平地也是很多的,可高句丽人却把城建在山上,除非无山无岗,否则他们不建平地城。

    缘由嘛,自然是为了便于防守。

    在鲜卑慕容占据辽东的那些年月里,高句丽和慕容氏也是一直争夺辽东,这些山城可是反复争夺的,有的时候,一座山城的争夺围城战,往往能够打几年。

    可有时,几年都不一定能够夺下一座山城。

    可以说,高句丽人建国七百年,能够一直占据着辽东,这些大大小小的山城,也是功劳不小。

    这些山城处处都体现着高句丽人的猥琐本质,那就是你强你来,你来我就缩在山城里面,你有本事你拿人命来填来硬攻,这种战损比可是极高极划不来的。人少了,你更攻不下山城,人多了,你后勤压力极大。

    你若是敢绕过山城进攻腹心,那到时就断你粮道,截你后路,你一个别想跑。

    说实话,罗成觉得这些高句丽人的山城,很有一种欧洲中世纪时的骑士城堡的感觉,打仗就得争夺这些城堡,打不下,你别谈什么攻夺占领。

    以隋军强悍,要打,这些山城当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高句丽在辽东有几百座这样的山城,随便一座都可以用少量兵马拖住不少隋军,强攻的话,每拔一座山城,都得付出几倍于守军的伤亡,这一路流血过去,可就非常惨痛了。

    “将军,我愿入城劝降!”

    温山在马前道。

    赵贵盯着温山,“谁知道你这一进去,是不是就不出来了?”

    “将军说笑了,我老婆儿女都还在玄菟城,岂敢跑。”

    罗成却笑着道,“不如还是由你先手书一封劝降信,然后让令郎替你入城送信,如何?”

    温山尴尬的笑笑,“也好。”

    罗成却不理会他的真正心思是什么,温山很快写好信,然后让也跟着随军的长子温仁去叫门送信。

    “温参军,你说一会城上究竟是扔下令郎的首级,还是城主出城来降呢?”

    温山咳嗽了几声,“肯定会降的,我跟苍岩城主乌羽是好友,并且他也一直被渊建土排挤打压,一直郁郁不得志,如今形势,有我劝降,肯定愿来归队。”

    风雪中,等了大约半个时辰。

    苍岩山城的城门,终于缓缓的打开来了。

    温山的长子温仁策马在前,并没有被砍掉首级,而他后面跟着一队高句丽人。

    “降了,他们降了。”温山欣喜的道,他虽然说的好听,可实际上心里也一直没什么底气的。

    刚才一直担心儿子被砍了脑袋呢。

    出城来的人马大约十来骑,来到阵前百步停下。

    温仁先策马回来。

    “禀报先锋将军,温仁回来覆命,苍岩城主乌羽愿降,亲自出城来迎,请将军召见。”

    罗成拍了拍温仁的肩膀,“很好,表现不错,可记大功一件,本先锋现在就授你白马义从队正之职。”

    那位苍岩城主乌羽跟温仁一般年纪,他得到允许后,下马小跑着过来,在罗成马前直接拜伏。

    罗成下马将他扶起。

    “城主高义,弃暗投明,本将非常欣喜,多谢城主识大体明时务。”

    乌羽有些紧张的笑笑,其实倒不是他有多高义,只是城主实在是无人。温山说城中还有千人,可实际上现在城中确实有千人,可都是些老弱。

    面对着一万隋军杀过来,乌羽这个本就没有带兵打仗经验的城主,早就六神无主了。等见到温仁,听他把罗成过河之后的几场战绩一说,更慌了。而等听到渊建土都被俘投降,两万反攻大军死伤的差不多后,他再没有死守的决心了。

    “还请将军能够体恤民情,善待苍岩城中百姓。”

    罗成哈哈大笑,“这个你放心,既然苍岩城是归附的,那么本将绝不乱杀城中一人。”

    “入城!”

    一万兵马风雪中整齐开进苍岩城,城中数千人口,无一人反抗。

    进入城主府,罗成直接让乌羽写封求援信,让人送去盖牟城杨万春。

    “将军莫非是想引杨万春率兵出城,来个引蛇出洞,然后打他个埋伏?”

    “有何不可呢,就看他会不会上当了。”罗成笑道。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