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渊建土!”

    罗成战甲染血,手持着六叶锤从马上跳下来,看着捂着肩膀伤口坐在地上的高句丽新城城主。

    渊建土脸如土灰。

    他抬头看着这个刚才将他一槊洞穿,挑上天空的隋军年轻骁将,神色复杂。

    “你是何人?”

    罗成笑了笑。

    “我是罗成,大隋襄阳侯,右翊卫虎牙郎将,第八军玄菟军亚将,皇帝亲授征辽左先锋将军,统领第八军和左先锋军,奉命先锋过河,征讨高句丽!”

    一长串的头衔报出,渊建土满脸震惊。

    “你就是罗成?”

    “没错。”

    渊建土咽了咽口水,怎么也没料到,隋军那个勇猛的先锋居然如此年轻,更料不到这人如此疯狂,居然刚在四方堡歼灭他的前锋部队,又马不停蹄的带着一千轻骑杀到这来。

    而刚才他三千步骑都没能拦住罗成。

    这个年轻隋军先锋大将,简直就是战神转世。

    “你运气挺好,若不是杨万春那狗贼,此刻你只怕已经成了我的俘虏了。”

    慕容长生一脚踹在渊建土的身上,“放肆,你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还敢如此狂妄?”

    被踹的在地上打了个滚的渊建土却哈哈大笑。

    “老子说的并没错,成王败寇,本也没什么。不过你别以为抓到了我,就真是赢家。”

    慕容长生哈哈笑道,“这还不算赢家,那怎么才算赢家?”

    渊建土狠狠的朝地上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冷笑,“此战,我们也不过折损万人,杨万春此贼虽然可恨,但本事却还是有几分的。我敢料定,他回去后,肯定能够号令新城及周边其余各部兵马,他依然能够掌握三万余兵马,有盖牟、白岩、新城诸位在,你们想要再这般轻松,休想。”

    说着,他又道,“我是新城城主,父亲是高句丽莫离支、东部大人,我兄长渊盖苏文是辽东城城主,说吧,你要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放我回去。要钱,要女人,还是要什么?”

    一边的罗成掀下自己的头盔,抹了把脸上的血沫汗水。

    他对渊建土的话无动于衷。

    “管你爹是渊太祚,还是你兄长是渊盖苏文,不论他们是莫离支还是辽东城主,这些都跟我无关,我现在只知道,我打败了你。我不但夺了玄菟城,现在还把你的反击给击碎了。经此一战,不管你说那杨万春多厉害,他最多只敢龟缩据守,不敢再出城来战了。我可以安心的在玄菟城里呆到春天过去。”

    “放我走,要多少钱我渊氏家族都给的起。”

    罗成淡淡道,“我像是缺钱的人吗?”

    慕容长生抬脚又踹了渊建土一脚,“直接把你献给皇帝陛下,我们先锋将军和先锋军将士得到的赏赐肯定超过你渊家给的。”

    罗成也懒得再跟这个废物多说话。

    赵贵过来,“将军,宇文化及那个废物带着败兵撤了,回三叉河营地去了。来时四千轻骑,眼下还不到一千回去。”

    罗成点了点头。

    白马义从团偏将慕容亮道,“那狗日的贪功追敌冒进,结果中高句丽人埋伏,白白折扣了右先锋军轻骑的三个团,现在不到八百人撤回。他们中伏,自损三千,杀敌不过两千余,可刚才还想过来抢我们的功。”

    罗成把六叶锤在渊建土的衣服上擦了擦,擦去上面的血污碎肉。

    “就剩八百骑,他也敢来跟我们抢?”

    赵贵点头,“他是想,可他手下也不全是蠢人,将军带着千骑先到,我们来的虽晚了一步,可也来了三千人马,他要真敢上来抢功,那我们就敢把他们全干趴下。”

    “打扫战场吧。”罗成道。

    嗣业问,“要不要趁胜追击,顺势攻取盖牟城。”

    此处离盖牟也不过二十余里了。

    高句丽新败,而左先锋军却是挟新胜之威,将士们士气正高昂呢。

    “渊建土说盖牟城主杨万春是个狠人,我观此人临阵丢弃主帅而逃,本以为是个无能之辈,不过听渊建土的话,似乎有些内情,不过渊建土的话也不能全信,打扫战场后,我们去盖牟城下看看,若有机会就打,没机会就走。”

    前厢都将赵贵便立即道,“好,我带斥候营先过去探探情况。”

    “去吧。”

    罗成不可能仅凭渊建土一句话,就不去盖牟城下看看。

    之前四方堡一战后,罗成没有追击的打算,是因为后面还有新城城主带的大部队,可如今这战过后,高句丽反击的两万军,不但前锋五千人尽没,而且大东沟一战,他们还又折损了五千。

    可以说,现在退回去的只剩下一万了。

    他们还是大败而归,罗成当然得要去瞧瞧。

    白马义从一战损失百余,但那股气势不减半分,他们从容的在一边休整。而嗣业和赵贵带来的前厢四方堡两千人马,负责打扫战场。

    “不要俘虏。”

    罗成交待了一句。

    此战,宇文化及部做困兽之斗杀敌约两千余,罗成白马义从杀敌千余,然后嗣业和赵贵带来的人杀了几百,然后就是没来的及逃亡的渊建土手下被俘投降。

    大约有两千左右的俘虏,罗成嫌如今大雪封路,押往后方不便,也懒得留,一句话直接杀了。

    负责动手的便是契丹、奚、靺鞨、突厥等部落兵,他们砍起人来十分凶恶,提着刀一个个的砍过去,管你求饶还是哭叫。

    这些部落兵一开始在隋和高句丽之间或许还有些摇摆,可是看到罗成几次打仗,都如此凶悍勇猛,每次都是大胜,便也终于完全倒向隋军了,现在拿着高句丽人的人头做投名状,积极的很。

    这便是大隋帝国强兵悍将带来的好处,说什么仁义王化都不如铁甲长枪来的管用。管你是彪悍的契丹人,又或是骄狂的突厥人,又或者是野蛮的靺鞨人,面对着罗成这样一支无往不利的铁血之师,都有一种无比的敬畏。

    “宇文化及真是个废物。”

    一边等着打扫战场,一边等着玄菟城和十里岗两边派兵过来,嗣业不屑的评价,“四千轻骑杀敌两千,自损三千二。而我们出兵三千,杀获三千,折损才三百。什么将门子弟,门阀勋贵,不过如此而已。”

    罗成也是摇头,这种草包废物,真是一将无能,累死三军,白白折损了三千轻骑了。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