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八年。

    十月十五,上元佳节。

    西京大兴城和东都洛阳今年的灯市依然亮眼,虽然皇帝已经远在涿郡,大量两京贵族高官随驾河北,可依然不减今年的灯市热闹。

    只是在遥远的辽河东岸,玄菟城。

    大隋征辽先锋将军,年轻的襄阳侯罗成却在玄菟城中遭遇到了不明身份刺客的袭击。

    刺客是几个契丹人,他们是此前城破时已经归顺的胡人,这几天一直很安份的在帮忙修筑工事。然后十五这天晚上,却突然结队潜入罗成在城中的将军府。

    这伙契丹人身手敏捷,携带着刀和弩,当罗成晚饭后例行出府去巡视城中防御时,他们突然发动。

    悍不畏死的发动了自杀式的袭击,这些人根本就没想着全身而退。

    罗成的卫队反应迅速。

    在牺牲了七名亲兵后,那队契丹人也死的只剩下三人,他们也全身是血,依然还不肯退,而是拼尽全力的闯到了罗成面前。

    然后,这三名受伤的刺客,便被罗成亲自出手,他拔出了自己佩带的那把尚方斩马剑,连续挥刀,三名受伤刺客的三只持刃手掌被砍落。

    刺客被擒。

    可出人意料的是,这些被擒住的刺客很快咬破了嘴里的毒囊,自杀而死。

    面对着十七具契丹尸体,罗成脸很黑。

    闻讯赶到的老四罗存孝亲自查看过契丹人尸体后,转身就去了契丹人营地,一声令下,大队士兵把总数上千的契丹族人赶到一起。

    这些契丹人有些是早已经成为高句丽人的契丹人,还有些则是依然还是契丹人的契丹胡商。

    “把尸体扔过来!”

    老四一声冷哼。

    顿时一队士兵把那十七具契丹尸体拖了过来,扔在了那一千契丹人面前。

    “插到木桩上,让他们认。”

    尸体被插在尖桩上,然后树起来。

    大群契丹人看着这些秃发的族人,都惶恐不安。

    “有认识的吗?”罗存孝问。

    没有回答。

    罗存孝哈哈大笑几声,“老子就不信,这十七个人会没人认识。”说完,老四随手往人群里连点,每点一下,便有府兵冲进去把人拖出来。

    “我再问你们一句,认识这些死人吗?”

    还是没有人回答。

    罗存孝一挥手,于是刀光连闪。

    刚才被拖出来的十七个契丹人,全都成了刀下之鬼。

    “我现在心情不好,那十七个死人,想要刺杀我兄弟,虽然没得手,可我很愤怒,我现在想杀人,你们若是不回答我,那我就继续杀。一次十七个,杀到你们光为止。”他再次挥手连点,府兵再次冲入人群中,又拖出十七个,然后一顿乱砍,十七个又没了。

    回去换了身衣服,把溅上契丹杀手血的衣服换掉的罗成闻讯赶来。

    他扫了眼那些瑟瑟发抖的契丹人。

    “老四,住手。”

    罗存孝冷眼看着那些人,“这些该死的契丹人,就该杀光。”

    “杀光也没用。”罗成摇了摇头。“那些刺客虽然是契丹人,可这些契丹人未必能认识他们,你就算把人杀光又有什么用呢。”

    “都是契丹人,怎么可能没人认识。”老四还不想收手。

    可罗成瞧契丹人的样子,却已经猜到了几分事实真相。

    “你说契丹人不是奉高句丽人的命令来刺杀的,那是奉谁之令?”

    将军府里,老四疑惑不解。

    魏征笑呵呵的道,“四将军,你说难道除了高句丽人,就没人想要罗将军的命了吗?”

    “除了高句丽人?还有谁?”

    老三嗣业眉毛一挑,“难道说那些契丹杀手却是来自我们背后的人授意?”

    “有什么不可能呢?”

    “可这些人是契丹人。”

    “那又如何,以某些人的能力,还有他们的品性,就算他们买通一队高句丽人来刺杀罗将军,我都不觉得奇怪。”

    “宇文化及!”老四怒吼一声,“草他娘的王八蛋,背后下刀子。”

    罗成没否认魏征的猜测,其实刚才老四杀人后契丹人都无人供出认识这些杀手,罗成就已经自己怀疑起宇文化及了。

    他深知自己得罪宇文化及有多深,这狗贼纨绔为了要自己命,都帮自己升官,让自己孤军过河入辽了。

    现在他出乎宇文化及的预料,反而打了个大胜仗,夺下了玄菟城,只怕宇文化及知道这消息后,已经烦的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了吧。

    他可不是要来帮自己立功升官的,他是要借刀杀人,如今赔了夫人又折兵,岂会甘心。

    这种下三烂的手段,他会用罗成丝毫不以为奇。

    “老五,咱们不守这鬼玄菟城了,咱们杀回辽河西岸,直接把宇文化及给点天灯。”

    ‘有证据吗?”罗成问老四,“你看那些契丹人的狠辣,就知道这事多难了。他们没留下半点线索,我们根本无法指责宇文化及。”

    “那咱们也派人去暗杀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罗成还是摇头。

    “以宇文化及那种小人心性,他出这种阴暗手段来对付我们,自己岂会没防备?说不定,他早就已经张网以待,就等我们这样干了。万一到时能抓到一两个我们的兄弟,那时我们兄弟可就要被他反将一军,那时谁能保我们?”

    “那咱们就这样算了?”

    “当然不能算,这笔账记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让弟兄们加强警戒,都加几个心眼,如今我们不但要小心防备随时出现的高句丽军,还得小时从背后射来的冷枪暗箭。”

    “光小心有什么?”

    老四依然不满,以他的性子,既然人家拿刀子捅过来,那就一定得捅回去,还得捅两刀。

    “老五,要掀桌子,首先你得有掀桌子的实力。在你没有足够掀桌子的实力时,你便要先压下自己的怒火。我们现在心里有数就好,守好玄菟城,等打完这一仗,我们慢慢再来回宇文化及算这账,相信我,总会有机会的。”罗成咬牙道,他向来不是怕事的人,但不怕事不等于鲁莽。

    魏征赞赏的看着罗成,觉得这位年轻的将军真是冷静的可怕,宇文化及找上这样的对手,还真是失了智了。

    “老道,你笑什么?”

    “老道是觉得要报仇也未必要等,其实将军如今也不必过于妄自菲薄,罗艺、李景、宋老生可都是将军的后援,将军何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请这几位将军向皇帝上书,就说如今先锋军攻下玄菟,为守住这块辽河东岸阵地,请皇帝派通定镇将宇文化及率兵过河接应增援?”

    罗成听了不由一笑,宇文化及别看是左屯卫将军、通定镇镇将、辽东郡尉,但这里面有多少水份谁又不知道,真要是让他过河,估计不用罗成坑他,他也顶不住高句丽人。

    借高句丽人之手,也来个借刀杀人,挺好。

    “好,那就有劳魏记室替我给几位将军去信一封,让他们帮宇文公子吹捧吹捧,好让皇帝把这位左屯卫将军派来增援我们!”

    帐中一片哈哈大笑,都对此期待万分起来。

    “还是魏老道阴险,他娘的,杀人不用刀,杀人不见血啊。”老四夸赞道。

    魏征翻了翻白眼,什么话到了老四嘴里,怎么都这么难听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