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得胜。

    县令杜如晦亲自到城门迎接,看着那几百贼匪尸体,还有上百伤亡的乡勇等,是既喜且惊。

    “想不到贼匪居然都已经窜到我章丘县来了,幸好有你们杀退贼匪。”

    “希望县里能够抚恤这些战死者的家属,让他们不要白流血。”单彬彬道。

    杜如晦点头,“放心吧,不会让他们白流血的。先入城吧,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士诚老弟在辽东大破高句丽贼,陛下年前论功,特旨赏赐士诚兄弟为长白鹰扬郎将,并赐爵襄阳侯。恭喜贺喜啊!”

    单彬彬愣了下。

    “不可能吧?”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可是朝廷过来的消息。我们章丘县已经接到公文,要帮士诚老弟修建牌楼、门第。”

    单彬彬等入城到了家门口时,发现这座丈夫之前置办的宅子正有许多人在改建。

    老爹罗贵很欢喜的在指挥,看到彬彬等人的样子,很是惊讶。他还不知道路上的事情,继祖解释了几句,老爹仔细询问一番得知家人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

    “爹,这是做什么呢?”

    罗贵兴奋的告诉大家,“小五在辽东屡立战功,陛下特旨封他为襄阳侯,还晋他为鹰扬郎将,对了,他现在还官升辽东郡丞兼通定县令一职。”

    那些在罗家宅子忙碌的人是来替罗家修门头的。

    正所谓,三品以上,门内列戟。

    公侯高爵,街巷赐修牌坊。

    而官升一级,门进一尺。

    所谓的侯门深似海,说的便是那些高官贵族们的家宅门很深。普通人家,宅门是不能修的很深的,但官员们的宅门能修的很高大很深。

    每官升一级,宅门就修深一尺。

    现在一群匠人,就把罗家宅子大改造。

    原来门后有两根柱子,离门很近,而现在罗成封了侯,就已经不止升了一级官,而成了正三品侯爵,于是按品级规格,把门后这两根柱子往后移了很远。

    柱子定好位后,便从原来门口到这柱子新位置之间,全要包起来,于是这门就跟城门洞一样很深了。

    门洞深了,门头也要提高。

    甚至连门的宽度都加宽了许多。

    门前还特意立起了狮子,并且门内还一边放了一个架子,各摆六把门戟。

    门前列戟,这是三品以上高官贵族才能享受的规格礼仪。

    县里还派人在罗家这条巷子的两头,各列了一座牌坊,上面写着御敕修建襄阳侯府牌坊。

    “到此宰相落轿,将军下马。”

    这就是礼仪,这就是荣耀。

    身为襄阳侯,罗家门前这段路,被牌坊围起来的这段,宰相经过都要落轿,将军路过都要下马,以示尊荣。

    “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继祖没想到他出门一趟,这五弟居然就封爵了,而且这爵位襄阳侯好像还有些奇怪,他祖父罗荣以前可就是封过襄阳侯,后来晋升襄阳县公、再襄阳郡公的。

    “一门两爵,罗家尊贵啊。”杜如晦笑着恭喜。

    老爹见一家人都疑惑不解,于是简单的解释了几句,于是大家才知道,原来罗艺现在晋封燕国公,而罗成封襄阳侯。罗成还被皇帝下旨,成为罗艺的继子。

    “爹,罗艺太过份了。”

    老爹却摇了摇头,“算了,这事对小五是好事。”

    “可是罗艺却让小五认他做爹。”

    “继子,很正常,罗艺无子嗣,选小五做嗣子也是常情。当年的事情我也已经放开了,如今这样也挺好。

    当爹的委屈点没关系,只要对儿子好的事情,他都愿意接受。反正就算做了罗艺嗣子也没什么,难道就不是他儿子了?

    “爹,王义那畜生把咱们南山村一把火烧了,咱们家七座宅子也被烧了。”老大继祖道。

    老爹却无所谓道,“烧就烧吧,这把火只会把我们罗家越烧越旺。你五弟现在是襄阳侯了,你三弟四弟六弟现在也俱为将军,咱们罗成兴旺起来了。你看这门深,你看这门头,你看这门内戟,他们是烧不败我们罗家的。”

    “只要你们记住一点,不管如何,兄弟同心就好。不管小五现在做没做罗艺的嗣子,都不重要。你们六个,永远都是兄弟。”

    ·······

    河北,清河郡。

    漳南县里,窦建德兄弟五个已经原路返回了乡里。

    刚回乡,孙安祖便接到了一个坏消息,他父亲在他入辽时病逝了,妻子后来也生病,无钱医治,家中无钱无粮,最后病饿而死。

    家中无人,父亲和妻子都是被草草安葬,如今回来,他只能在父亲坟前痛哭不孝,在妻子坟前流泪。

    窦建德兄弟几个也过来坟前拜祭一番。

    上坟回来,家里冷冷清清。

    回想起入辽这一年来,感觉似一场梦。

    拼杀,流血,授职,最后却因为一时糊涂逃跑,而毁了一切心血努力,甚至还牵连了几个兄弟。

    几名县里衙役过来。

    “孙安祖,你不是应当在辽东服夫役吗,怎么却跑回来了,难道你当了逃夫?”

    孙安祖现在最讨厌听到逃夫两字。

    他红着面皮道,“谁说我是逃夫?”

    “不是逃夫,你可有完役的文书证明?”

    孙安祖当然拿不出这证明文书,他本就是逃兵,罗成最后放他一马,没直接斩了他就算不错的了,放他走时,也不可能还给他什么完役文书。

    孙安祖拿不出文书,于是他便是一个逃夫。

    这还是县里不知道他在辽东已经入过战兵营,否则便是逃兵,罪责更重。

    “既然拿不出文书,那就是逃夫,如今征辽事重,王法不能逃役。现在跟我们回去,明日送你再回辽东。”

    “家父去世,临终前我未能在跟前送终,如今我要在家守孝。”孙安祖拒绝再次服役。

    几个衙役可不管这些,直接拿链子就锁人。

    窦建德几人来劝,结果衙役一问姓名,才知道这几位也是从辽东回来的,于是向他们索要完役证明。

    窦建德和王伏宝、刘黑闼三人身上有罗成开的文书,证明三人是完役,可高士达没有。

    于是最后,孙安祖和高士达两人被锁拿到县衙。

    漳南县令询问情况后,下令杖责二人各四十,然后令二人再次入辽服役。

    孙安祖不服。

    坚决不肯再次服役。

    “岂有此理,安敢抗拒朝廷法令,不怕死吗?”县令怒斥孙安祖。

    “死也不入辽!”

    “那我就斩了你。”县令走过来,直接拔刀。

    结果孙安祖也发起狠来,一把夺了刀反手一刀把县令砍了。

    这下所有人愣了。

    孙安祖手持着滴血的刀,“是你们逼我的,宇文化及逼我,罗成逼我,如今你一个小小县令也敢逼我!”

    “老子反了!

    衙役们大声喊叫召人。

    窦建德猛给他打眼色。

    孙安祖回过神来,不再大喊,拿刀一刀砍断高士达手上的锁链,拉上这个难兄难弟一起冲出衙门,逃出了县城。

    衙役们远远喊叫追赶,却并没几个敢真冲上前去,最后眼睁睁看着二人逃出城外去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