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业八年。

    正月初五的早上,章丘县令杜如晦紧急下令,召县郡兵营和五个乡的乡团赶到县城集结。

    “泰山贼裴长才、石子河率万余贼人,已经越过泰山进入我齐郡之地,贼势浩大,我们章丘虽不首当其冲,可也必须聚兵早做防备。”

    章丘县郡兵营校尉如今是罗成的大哥罗继祖,他现在接管县郡兵营,不过先前县郡兵营在罗成手里时是兵强马壮,可后来县郡兵营直接转为长白鹰扬府,县郡兵营重新招募人手,却是大不如前了。

    而现在,因为征辽之役,章丘县青壮都没多少。县郡兵营原本倒也有五百之数,可好多都被召去服役了,现在能召起来一半都难。

    不但是县郡兵营如此,五个乡的乡团乡兵,情况还更差。一团乡兵五百,可估计三成都不剩。

    各乡乡团本来有守乡护土的责任,可是现在也管不了乡下了,只能先集中守好县城。如今贼匪四处流窜,虽然齐郡有张须陀这位猛将在,但郡兵数量少,也左右难支。

    长白山还驻有一个鹰扬府,但罗成带走了大半人,留下二百府兵还要分驻长白山各堡,要不然,长白山随时就可能成为积聚贼匪的大本营。

    杜如晦把城防的任务交给了罗贵、罗继祖父子俩。

    本来要去乡下接人的罗继祖,便只好派了一个郡兵回去,让他找老二承宗,让他带着长白乡的乡团顺路接上罗家人来县城。

    罗承宗是在午后的时候接到的信,他在南山村对面的长白乡营里训练手下。乡营五百人,现在缺员严重,营里只有几十人,承宗派人四下通知还在乡里的乡兵们回营。

    可也不过凑齐了一百五十多人。

    另一边,义儿营中,此时罗成让兄弟代为收养的义儿却已经达到三百之数。这些少年多是十岁十一二岁的少年,多是些乞丐孤儿,被收养过来,做为罗成麾下那些阵亡弟兄的继嗣子,因此被称为义儿。

    他们每天一起生活,学习武艺,读书算数,能吃饱穿暖,比起以前的生活自然是好的多。

    罗承宗带上一百余乡兵,也把这三百义儿带上了。

    过得河来,南山村里,村民们也已经家家户户都在收拾行李,都听说了贼匪消息,又见隔壁的乡营都要拔营,自然也不收再呆。

    大嫂二嫂四嫂都是产后不久,生产还不满百日,这个时候头上包着毛巾,抱着哭闹的孩子手忙脚乱。

    罗母和小妹以及王慧娘则收拾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恨不得把家都搬走。

    倒是罗成的妻子单彬彬,却跟好姐妹张红线,一人牵了马匹,做了男人装束,背弓负刀。尤其是单彬彬,牵着高头大马,居然还持了杆单家枣槊出来。虽然这把槊不是罗成那种二十三斤重的重槊,这只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十二斤马槊,可一个女人,持槊也非常吓人了。

    老四媳妇刘三娘道,“我要不是还没满百天,肯定也跟五弟妹一样,骑马提刀,看哪个贼匪不开眼敢来。”

    承宗看着乱糟糟的家里,叹声道,“收拾好些细软带上就好,其余的就不用带了。杜婶,你看这几口大箱子没必要带,到了县城,都有现成的家具等。”承宗看到杜如晦的母亲跟妹子,正在费力的搬着一口大箱子,只好笑着劝道。

    “这箱子里是伏威从辽东让人送回来的赏赐,都是上好的绸子。”

    承宗只好让人帮忙搬上车。

    最后罗家女人们收拾了几大马车的东西,要不是承宗拦着,她们还能再装上几大车。

    罗承宗一把大锁把家里院子门锁上,然后带着全家一起往县城赶。

    百余乡兵,三百义儿营少年,护着罗家家眷十余人,后面还跟着南山村以及附近几个村子的几百号民众,大家携老扶幼的跟着走。

    有年长些的,说起几十年前大隋还未统一天下之时,这齐鲁之地也是经常混战,又是兵来又是匪,经常得背井离乡逃命。

    好在这次有承宗带着乡营和义儿营护着,大家便都跟着往县城去,不管怎么说,县城的城墙总是很高大,比村墙总强的多。

    上次王薄王勇也打到章丘城下,可不也被罗五他们兄弟击退了吗。

    乡团的百余乡勇,人人手里一杆长矛,看着倒还整齐。而在他们身后,是三百个义儿营少年,他们个头矮小,尤其显眼的是统一剃着短发,看着倒跟个小和尚似的。虽说这些人还是少年,甚至都没到束发的年纪,可毕竟这短发还是有些显眼的。

    少年们虽小,可却手持长矛,腰佩横刀,背负弓箭,装备居然比乡兵团的还好。

    而且他们虽年幼,但行进之时却整齐有序,有年长高大些的少年在前面带队、举旗,有少年专门喊着号子,他们不苛言笑,表情严肃,每人除了自己的武器,还背了一个大包袱,里面装了自己的衣物毯子等,另外还背了一个干粮袋,装着够七天的干粮以及一个小盐包。

    “这些孩子真精神。”

    有乡亲们道。

    “可不,之前看着一个个都是又黑又瘦的小乞丐,蓬头垢面,还面黄饥瘦,怎么现在都跟变了批人一样。你看这精神的,大变样了。”

    “别看他们以前是乞丐,可现在是罗成的义儿营,每天吃好穿好,据说顿顿都有肉食,罗成对他们可好了。你看他们这装备,长矛横刀弓箭的,还有统一样式的衣物,不说乡兵营比不上,郡兵营都比不上呢。”

    “这些人看着真有几分老郡营的气势。”有人想起罗成带着的那支队伍。

    “可不怎的。”

    单彬彬和红线骑着马跟在罗母的马车边上,听着大家对义儿营的议论,不由的想念起远在辽东的丈夫来了。

    新婚洞房第二天丈夫就远征辽东去了,一别就是一年多。

    她都还没有体会到跟喜欢的人生活的感觉,就分离了。

    平时看着三个嫂嫂们带着小侄子小侄女,她心里不知道多么的羡慕。若是五郎不走,说不定她也怀上了,甚至也生了个是可爱的孩子吧。

    不知道他在辽东冷不冷,听说那里十分寒冷。

    打仗很危险吧,高句丽人听说很野蛮凶悍,丈夫七月入辽,都已经打了几仗了,每次收到丈夫从遥远边关寄回来的信,她都要贴身收藏,经常拿出来读。

    看到丈夫寄信回来说又打了胜仗,她都要替他高兴。看他说又升职了,她也为他欢喜,可又总担心,怕官越高,要打的仗越多。

    不久前,丈夫说他们打了个大胜仗,把辽河西的高句丽人全歼了,城池也夺回来了,还说接下来估计会休整一段时间。

    听说带去的章丘弟兄都死了一百多,她担心了好久。

    已经好长时间没接到新的家书了,不知道那仗过后丈夫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又得了什么奖赏没。

    道路另一端,突然传来阵阵马蹄之声。

    烟尘四起,突然数骑奔来。

    却是继宗手下的乡兵骑手,他们狂奔而来,高声大叫。

    “校尉,贼人,前面出现大伙贼人,为首的我认识,是那狗日的王老鬼的侄子王义。”

    乡亲们听说出现了贼人,顿时大乱起来,有人慌乱的奔跑,有孩子哭叫。

    罗承宗扫了一下左右。

    他们刚出南山村不远,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距离县城还有将近二十里之遥。

    “大家不要慌,我们就在这里迎敌,让大家把车子都推到外面围成一个圈,乡亲们呆在里面,乡兵们守在车后。”

    王义是王勇的堂弟,以前在乡里就名声不太好,仗着王家势力也是个小霸王。后来王勇做贼,连累了王家。王家被抄,王义却逃了。

    如今带着几百贼匪,却是做了王勇的先锋,杀回齐郡章丘长白乡,他本来是要去找罗家报仇的。

    结果来迟了一步,罗家已经跑了。

    他下令一把火烧了南山村罗家,然后带人一路追来。

    百姓还在混乱,后面的马蹄声却越来越近。

    那边义儿营的几个老兵过来,“等这些乡亲们安定下来,估计黄花菜都等凉了。贼匪马上就到了,咱们不能等了,只能先把这些百姓扔在这里,我们到前面去列阵迎敌。”

    承宗看了看混乱无序的百姓,“可这里无险可守,若我们不依靠车阵,怕守不住。”

    “那就推车上前。”一个老兵喝道。

    他是以前张须陀的老兵,后来跟着罗成,再后来罗成去辽东,特意留了几个老兵做为义儿营的教头。

    承宗忙点头应下,喝令起明显有些慌乱的乡勇们。

    不过半刻钟左右,贼匪出现了。

    王义带着大约三百人左右冲到,约有五十来骑,其余的没马。这些人提着刀枪,身上还背着抢来的钱财,看到以车辆拦路,然后在车后列阵的乡勇们,只是不屑的耻笑。

    他们虽然人不多,可一路过来,穿郡过县,几乎如入无人之境,并没有官兵敢主动拦截,都是能躲则躲,能避则避。

    “罗老二,还认得我不?”王义坐在马上高声喊道,

    罗承宗打量着双方人马数量,不由的皱眉。

    这时单彬彬策马过来,“二哥,那是谁?”

    “王义,以前隔壁王老鬼的侄子,就是王伯当的堂弟。”

    单彬彬点了点头,“他就是这伙贼人的首领了?”

    “看样子是的。”

    彬彬点头,“二哥你上前去与他说话,我找个机会把他射下来,这样群贼无首。”

    承宗虽知道这五弟妹武艺不错,可还是不太相信她有这本事。

    “二哥,你听我的。”

    “那好吧。”

    承宗不太情愿的骑马上前。

    “王义,你既然逃了,又何必再回来呢,就不怕官府抓你吗?”

    “抓我,我就在这里,有本事你们来抓啊!”王义嚣张的道。

    结果他话音刚落,单彬彬已经一箭射出,箭突如其来,一箭从他嘴中射入,透脑而出。

    王义坠落马下,倒地身亡。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