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智及匆匆进来,直接跳上火炕,抓起炕桌上的茶杯就往嘴里灌,结果刚灌了一口就又全喷了出来。

    “这么烫。”

    宇文化及无语的对这个老三道,“我刚倒的热茶,什么事这么着急忙慌的?”

    “是罗老五,那小王八蛋居然直接过河了。”

    “过河了?”宇文化及惊的坐了起来,“过了多少?”

    “两万人马,全过河了,一个没留。”

    “不应该啊,不应该啊。”宇文化及摸着下巴,想不明白。罗成难道真的这么傻,还是说他狂到没边,以为带着两万人过河,就能无敌不成。

    两万人,一万二战兵,八千辅兵。不说辅兵其实就是带了点武器的步兵,就说他一万二战兵,可也大半都是新兵,还有大半是刚从民夫里补充进去的。就这么点人马,罗成也敢直接过河?

    “说不定他们过河后就在河对岸扎营了呢。”宇文化及这样安慰自己。

    宇文智及就跟宇文化及一个德性,说话宇文述生了三个儿子,结果除了老二宇文士及稍好点,多读了点圣贤书,懂些道理外,老大化及和老三智及便是十足的纨绔。而老三智及比老大化及,更多了几分狠戾乖张。

    一言不合,弄死的人可不少。而且最喜欢就是抢夺良家妇女,经常带着狗腿子出去游猎,若是看中了哪家民女小娘子长的好看,便要强抢。狗腿子便会威吓女子的家人,然后扔下点钱了事,若有那些不开眼的,弄火了甚至有直接打死的。

    正因此,宇文化及在京城有个轻薄公子的名头,而宇文智及则更是被百姓直接称为花花太岁。

    宇文智及吐着被烫的舌头,含混不清的说道,“我看着他们好像信心十足的样子,过河速度极快,这才多大会功夫,两万人马从过到河边二十里路不过小半天,过河更快,没带半点停留的。我派人远远的盯着,他们过河后也没有在河对岸扎营,更没停留,已经一路风驰电掣似的往东直奔而去了。”

    “这是赶着去投胎啊。”宇文化及骂道。本来说罗成这奔着往东去,他应当高兴啊,这不正好借高句丽人之手灭了这家伙,可不知道为何,他心里总隐隐有些不畅快。他总觉得罗成又不是傻子,这般奔往东边,肯定有把握,否则,他的手下这么多人,也不可能这么乐意的跟着去送死啊。

    他想了想,“让承都带一百轻骑也跟过河去,给我盯着这王八蛋,但凡有丁点动静,都马上回报给我。老子就不信,他罗成还真他娘的能上天!”

    宇文智及有些担心的道,“据说这罗成出道以来,还未偿败绩呢。他之前,两千步卒就敢硬战三千轻骑,还能大获全胜,不简单。你说,这万一他过河后再打几个胜仗,那他这虎牙郎将的位置,岂不是就坐稳了?”

    兄弟俩面面相觑。

    若不是想借刀杀人,宇文化及哪会动用老爹来帮罗成升职。可不升职,他又哪有资格过河为先锋呢。

    这下好了,万一他真没死,还能赢几仗,哪怕是赢一仗,这王八蛋的虎牙郎将也能坐稳了啊。

    而且本来罗成是郡丞,麾下只六千兵。这下好了,他做先锋将军,左弄右弄,麾下倒马上有了一万二千人,这已经是跟罗艺、宋老生麾下的一军兵马数量一样了。

    他这个郡尉镇将,却依然还是三千,倒是相距越来越大了。

    直娘贼的,总感觉这次又赔了。

    只能寄希望于辽河对岸的高句丽人能够猛点了,否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偷鸡不成蚀把米。

    通定城西二十里,襄平城已经初见模样,简陋的临时太守府中。李景听到吕玉的禀报,说罗成已经过河后,只是笑了笑。

    “罗成有好几个选择,可他却偏偏选了风险最大的一条。”

    “傻吗?”吕玉问。

    “当然不傻,这是聪明且胆大,风险虽大,可却也更有主动,而且弄好了,收益也是最高的。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反正我相信罗成这回是栽不了的。对了,让你派人跟着后面,派了吗?”

    “派了,会一直盯着他们,万一有什么不对的情况,会立马回报,我们手里虽然人马不多了,可还是会第一时间过河去支援,接他回来的。”

    “嗯,虽然可能会用不上,但以防万一嘛。罗成这样的好苗子可不多了,不能轻易折了。”

    而在辽河岸边,第一军大营中军帐里,亚将罗艺更是直接叫来都将刘宝,让他率三千前厢渡河,在河对岸扎营,以随时准备策应支援罗成。

    辽河东岸。

    风雪越来越大。

    漫天鹅毛大雪,纷纷洒洒。

    地上已经是厚厚的一层雪,天地之间白茫茫一片。

    若非有熟悉地形位置的本地向导带路,两万大军可能会迷失在这片平原之上。

    白色的雪。

    白色的披风。

    远处看,根本不易发觉这支行进中的大军。

    天很冷,雪很大。

    可先锋军却在迅速行进,将士们做着雪橇,物资装在爬犁上,似雪中行舟。

    罗嗣业与赵贵率领前厢三千步骑,更是轻装前进,他们没有携带辎重,也没有带着辅兵,风雪中风驰电掣。

    冰雪打在嗣业的脸上,冻僵了他的脸,雪在胡须眉毛上融化凝结成冰。

    可嗣业却还在喝令,加速加速,再快一点。

    奔驰十里。

    赵贵下令全军稍停。

    让马缓一缓马力,给马喂饮一点水。

    继续前行,奔驰三十里后,给马喂饲料,人吃干粮补充体力。

    玄莬城,风雪中显得很渺小。

    新年初一,这座城虽然已经被高句丽人占据近二百年,自北燕亡后,辽东便从此就是高句丽人天下。曾经的汉人,也渐渐的习惯了高句丽国民的身份。

    只不过,那些汉人子民后代虽然也习惯了高句丽人身份,可有些传统习惯却还延续了下来。比如,使用汉人的节气日历,过传统的节日。

    新年,万象更新。

    城中也依然家家换桃符,挂灯笼。

    一家人团聚,吃扁食过新年。

    就连城上的守卫,都放松了些警惕,毕竟听说隋人更重视新春大年,而且风雪又这么大,更不可能会过来了。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