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守府。

    李景手指敲打着桌面。

    “这位年轻的襄阳侯做事,还真是让人难以捉摸,完全看不懂。”

    冯孝慈笑着道,“我倒觉得罗郡丞行事挺合我老冯胃口的,有担当,不怕惹事,关键是还能护短。”

    护短对于将领们来说,其实不是一个贬义词。

    相反,护短是一个褒义词,对于军中将士们来说,山头派系无处不在,每个将士都希望自己的上司能够护短。护短,并不完全是包庇手下,有时更多还是指保护手下。

    对于一个将领来说,走向高位,便多少会形成山头。唯有山头,有一支嫡系人马,才能让他走的更远,而唯有能够护短,才能够得到手下拥护,拉起山头来。

    就比如李景这位大将军,便也有自己的山头。冯孝慈、吕玉、侯莫陈乂便是这个山头的核心嫡系。

    “小小年纪,便能坐到如今位置,看来确实不仅是幸运。”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侯莫陈乂以足智多谋而著称,是李景这个山头里的军师智囊。“我这些天仔细研究过罗成,他确实是罗艺的侄子,但其父早年因故被逐出罗家,逐出京师,后来流落到齐郡章丘,隐姓埋名,做了一个普通人。这么多年,罗成都不曾知道过自己父亲的隐秘身世,所以他打小其实就是个普通农家子,他甚至以前都没学过骑射。”

    “以前没练过骑射?可我见这小子骑射本领很强啊。”吕玉惊叹道。

    “确实是没练过,只是打小随他父亲练习打铁,因此两膀子力气倒是极强,章丘四虎,其实都是这样。后来罗成因擒贼认得了齐郡丞张须陀,还做了他门生,跟随他学习骑射马槊,短短两年,骑射马槊倒是已经小成,十分了得。”

    侯莫陈乂对李景笑着道,“我知道太守也很欣赏这小子呢,若非他是罗艺嗣子,只怕太守早就拉拢他了,不过我倒是打听到其实罗成虽得罗艺帮助而得封襄阳侯爵,可实际上罗成对罗艺并不怎么领情,这对叔侄之间关系不算好。”

    罗艺是李景的老部下了,但李景跟罗艺之间却关系并不好。

    李景抚着那副美须,叹声道,“看着如今的罗成,还真如看到了当年的罗艺。十几年前,我镇守幽州,罗艺初到幽州,那时我见此子骁勇敢战,便十分欣赏,格外关照。若非我特别关照,那家伙又岂能在数年时间里就做到了军都关镇将之位?”

    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李景做为镇守边关的大将,很欣赏京师来的贵族子弟罗艺,提拔重用他,二人还曾一度差点成为师生。

    奈何后来罗艺做了军都关镇将之后,便屡屡无令而出关,深入塞北,经常主动去袭击胡人部族,甚至搞屠杀抢夺的事情。

    这种事情一开始的时候,李景还只是劝诫罗艺,让他不要过火。

    可罗艺根本不听,我行为素,李景便也恼怒。毕竟罗艺的行为,也是过线了的,这样做容易引发边战,李景做为幽州镇守大将,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的。

    可罗艺屡劝不改,最后李景无奈之下亲自参奏了罗艺一本。

    罗艺那次被罚俸降职,好不容易才保住了军都关的镇将之位,可也因为这事,此后十年都不得升迁调离,为此罗艺对李景可是十分恼恨,于是原本师徒一样的二人,便反目成仇。

    现在的罗成,不但长的跟罗艺很像,而且都是那般的骁勇敢战。

    侯莫陈乂劝李景拉拢罗成。

    毕竟罗成这样的年轻人,骁勇能战,加之性格不错,这种年轻人虽然不成熟,可直性子,不虚伪。

    “太守此次复出,出守辽东,接下来东征大战,肯定还有机会出战的。若是能把罗成这样的猛将拉拢过来,那么他那几千精锐敢战之兵,也就到了手下。那时,建功立业的机会肯定大大增加。”

    “就怕又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吕玉道。说的却是那罗艺,当年罗艺也极得李景看重,结果呢,这家伙就不是个感恩之人。

    李景却哈哈一笑,“侯莫陈说的倒是不错,眼下罗成得罪了宇文化及和李建成,今后日子只怕不会好过,就算罗艺要罩他,也未必罩的住。这个时候,我若伸手,确实能拉罗成一把。这小子只要是个感恩的,就得念我这个人情。”

    李景毕竟曾经做过大将军的人,他又是关陇贵族将门出身,家族底蕴不是罗家能比的。他出手,那么现在处境危险的罗成,便能大大化解危机。

    “我特别想看到罗艺看到罗成拜到我门下之后,会是如何表情的。”

    李景说不介意罗艺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用心培养的年轻人,视如弟子,结果这人最后的行为,却等于是背叛了他。

    侯莫陈乂又对李景建议,“不如由我去见罗成,向他说明太守的心思,就说欣赏罗成的骁勇及品性,愿意收他为弟子。到时摆几桌酒宴,请来宇文化及、李建成等,当着大家的面宣布收罗成为弟子,然后再出面替罗成跟宇文化及他们化解这点怨气。”

    “嗯,侯莫陈你办事,我向来放心。那这个事情就交给你去,你顺便让大郎跟你一起去。他们都是年轻人,让大郎多与罗成亲近亲近。”

    李景说的大郎却是他儿子李世谟的长子李真,年纪与罗成相仿,也是勇武过人。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第二天一早。

    侯莫陈乂便来到了罗成的郡丞公廨,一进门就笑呵呵的拱手向罗成道贺。

    “恭喜郡丞,贺喜郡丞。”

    罗成放下手中笔,“敢问侯莫陈参军,这喜从何来啊?”

    侯莫乂义却故意卖了个关子,笑问,“郡丞可知道,先帝在时,曾经亲口夸赞说,大隋开国有四大元帅,为韩擒虎、贺若弼、史万岁、杨素。又有五大猛将,为罗睺、法尚、世雄、慕容三藏五人,说五人并以骁武之姿,为不世出之猛将。”

    “还有一人是?”罗成只听他说了四人名字,罗睺为周罗睺,法尚则是周法尚,世雄便是薛世雄,前两人都曾经是南陈大将,骁勇无比。薛世雄和慕容三藏都是隋将,俱骁勇善战。

    他们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十五六岁时就已经骁勇强悍。

    “还有一人便是李太守了。”

    “哦,某也早闻太守骁勇之名,确实能够当的上五大将之名。”

    侯莫陈乂笑道,“其实太守少年骁勇成名,一生征战沙场,百战扬名。所谓英雄惜英雄,太守很欣赏罗郡丞,认为你年少而骁勇,果毅而坚决,一见便想到了年轻时的自己,觉得十分合胃口。太守有意想要收郡丞为弟子,将自己征战沙场的毕生所得传授,此事可是喜事?”

    罗成愣了下。

    李景要收他做门下弟子,传授他兵法战阵之策?

    “郡丞,难道不愿意?”

    罗成回过神来,“固所愿,不敢请尔,罗成求之不得。”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