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败了。”

    “不,还没。”

    第一军的中军大纛下,罗艺依然还在喝茶。

    前方的惨死厮杀,好像与他无关。他的中军五千人马,两翼还各有两千五人马,手握着一万重兵,他却在看戏。

    “可罗成的前队已经败了,几乎全军覆没,他早不派人救援,这个时候却鸣金撤兵,难道不知道败兵一撤,极易成溃败之势,甚至波及后阵吗?万一这些败兵冲击本阵,那罗成就无力回天了。”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只是寻常情况下。而很明显不是眼前这种情况,罗成是故意派出一团人马打头阵,且故意让他们单独撑这么久的,你难道还看不出他那么明显的用意?”

    “末将知道罗成是想用这一团人马引高句丽阵形混乱,可就怕他聪明反被聪明误了。战场之上,瞬息万变,并不是纸上谈兵的。”

    “哈哈哈,究竟他是纸上谈兵,还是早有谋划,马上不就能见分晓了吗,急什么?”

    阵前。

    罗嗣业闻令。

    大声应下,率步二团建立阵线。

    “陌刀营!”

    嗣业策马奔至陌刀营前,“到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了,机会就在眼前,能不能抓住机会,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就看你们手里的陌刀快不快了!”

    二百陌刀手,三百朴刀兵,这就是步二团的核心武力,他们拥有一个陌刀营。

    秋风猎猎。

    鸣金之声下,步二团正狼狈万分的奔逃。

    想从容的撤退,根本不可能。

    折损过半人马后,步二团已经伤筋动骨,好在团旗营旗队旗基本都在,旗在军心便在。罗存孝护着团旗,率领着手下自重围之中杀出,虽然撤的狼狈,可好歹还没崩溃。

    步二团两千步卒列阵在前。

    步二团的团旗高高飘扬。

    而在步二团的阵前,是陌刀营的营旗,他们的营旗很简单,一把巨大的陌刀。

    步二团的两翼,罗成把两个骑兵团也都派了上来,一边一千骑。而士信的那个重骑兵营,已经在都将旗下披甲。

    嗣业在阵前奔走呼喊,越说越激动。

    到了后面,干脆把自己身上的甲衣脱去,露出了精赤的上身。

    他跨下一匹枣红骏马,手中一杆丈八陌刀,就那样奔驰在阵前。

    本来两军交战,刀枪无眼,更别说有无数的流矢暗箭,谁都恨不得多披两件甲衣,可罗嗣业却脱了衣赤身上阵。

    陌刀营二百陌刀手,大都是章丘来的老兄弟们,见状也都疯狂的呐喊。

    “建功立业,就在今日!”

    两军阵前,打着赤膊的罗嗣业是那么的显眼。

    已至于连后面中军大纛下半倚着別茶的罗艺都惊的站起来,他几步登上一辆云车远眺,看的目露痴迷之色。

    “果然不愧是我罗家烈虎,有我当年之风范。”

    “哈哈哈!”罗艺哈哈大笑。

    老四护着团旗狼狈的冲到阵前,看着精赤的老三,居然还有心情哈哈大笑起来,“老三,你这是要卖身吗?”

    嗣业手舞陌刀,“少废话,带你的人从两边撤下去,这里交给我们了。”

    “好的,可千万别死了,咱们兄弟四人来辽东,到时还得一起回去,一个不能少。”老四喊道。

    嗣业点头。

    老四也不犹豫,一挥手,带着败兵急急冲了过去。

    “展翅!”

    嗣业等存孝带着败兵冲过,大吼一声。

    于是两翼的骑兵便如大鹏展翅般的伸展开来,封住两翼,以弓射住阵脚。

    正追的起劲的高句丽兵早已经跑没了阵形,不复开战之初的军阵严整,混乱的阵形下,便也没了那么有效的指挥。

    两边的高句丽兵被骑兵封住了去路,便往中间挤去。

    于是,大约三千高句丽步卒便挤到了步一团的正面阵前。

    依旧是弓弩先射。

    连嗣业都把陌刀插在地上,拿着把弓连珠齐射。

    左右两边的轻骑也帮着射,这一轮箭雨,让高句丽人吃了不少苦头,损失许多。但失去了有效指挥的高句丽人,却依然还是按着惯性在冲锋。

    零星的弓箭还击,片刻之后,已经冲到阵前。

    拦在他们面前的,是陌刀营五百刀手。

    二百陌刀兵在中,三百朴刀兵在侧。

    “风!”

    嗣业站在最前面,高喊出一个风字。

    “风。”

    千百道回应跟着响起。

    罗成站在后面观阵,听着这整齐的风吼,恨不得也能够策马扬枪,冲杀过去。

    风萧萧。

    那一声响似一声的风吼,让天地都为之有些失色。

    被风吼之声震的耳朵都有些生疼的罗艺感叹道,“这不是张须陀的八风战阵吗?早有耳闻,想不到居然传给了罗成,还真是舍得。”

    “八风阵加陌刀营,能挡的住吗?”一名校尉问,刚才步二营两千人,可是没挡多久就败下来了。

    “我看能行。”

    陌刀在隋军中并不少见,尤其是在大军团里,陌刀营是必不可少的,有些卫府中可能没有陌刀兵,但是在上万人的大军团里,却绝对有成百上千的陌刀手的。

    而陌刀手的威力,如罗艺这样的骁将,那是十分清楚的。

    “就算陌刀营挡不住,可不是还有重骑营吗?这可是罗成的两大杀招,陌刀营不需要挡太久,只要能够把高句丽这一股脑冲锋的势头挡下来,然后放出重骑营冲阵,则高句丽人必乱,到时再让轻骑自两翼掩杀,步卒跟上反击,那么高句丽这几千人马,还有什么用?”

    “还是亚将高明,罗成的所有布局谋划,全都逃不过你的眼睛。”

    “哼,沙场征战,很多东西其实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但是就算你看的出来,有时也未必有用。”

    就好比高句丽那边的军将,未必就看不出罗成之前派出的那个团的用意,可高句丽人有什么可选择的吗?

    就如他们要出来决战一样,他们不来不行,明知来了寡不敌众,可他们粮草将尽,而辽河浮桥又被毁了,现在虽入秋,可要想等辽河上结冰,以待援军渡河来援,那就等不及了。

    要么饿死在山里,要么出来拼一把,他们是没的选择的选择。

    他们来了,那么不管隋军怎么布阵怎么打,他们都只有接下的份。

    “吹角,为嗣业助威!”

    中军,响起接天牛角号声,威武而雄壮。

    前厢。

    罗成听到那接天号角声,看着高句丽人已经涌到嗣业阵前,便来到前厢旗下的战鼓前。

    他解开衣甲,跟嗣业一样赤着上手,推开鼓手,接过双槌。

    奋力的开始擂鼓。

    号角悠悠,鼓声隆隆。

    嗣业扭头。

    然后回头,大吼道,“听到没有,亚将在为我们吹角,都将在为我们擂鼓,我等唯有杀敌以报!”

    百步距离,临敌不过三发。

    三发箭矢过后。

    陌刀手们都抄起了两刃陌刀和长柄朴刀。

    罗嗣业丢下弓,抄起陌刀更是直接单骑冲向数千高句丽军。

    二十步,奔马瞬间而至,嗣业挥起陌刀,挡者皆碎,转眼就连杀十几人。

    在他的陌刀之下,几乎无人可挡一下。

    后面的陌刀手们已经喊出了第八个风字。

    八声风吼过后,所有的陌刀手们纷纷排成散兵线,挥着陌刀如墙而进。

    罗嗣业精赤上身,策马冲锋在前。

    五百陌刀营刀兵跟随在后。

    他们迎着几千高句丽兵发起了反冲锋。

    一柄柄刀头挥起,一片片刀光闪过。

    陌刀手们扭转身体,挥刀而断,一片刀光下去,就是一排的高句丽人倒下。

    罗成奋力的挥动双臂,使劲的擂鼓。

    鼓声如雷。

    嗣业带着陌刀营不要命似的反击前进,而另三个营的步兵则还有机会不断的开弓射箭,这样一来,高句丽人更加承受不住了。

    前排的高句丽兵被陌刀手砍的胆寒,后排的高句丽兵被弓手射的心惊。

    两边的轻骑想要冲阵,可他们发现,在如墙推进的陌刀手面前,他们这些轻骑毫无优势。尤其是赤膊的李嗣业,陌刀挥舞,那是人马俱碎,连人带马都被他砍碎。

    “将军,高句丽人的攻势滞阻了,他们冲不动了。”

    擂鼓的罗成听到魏征的话后,果断的下令,“让士信率黑光铁骑营马上反击冲锋。”

    “让贾润蒲和齐国远各率本团轻骑,从两翼掩杀。”

    令旗摇动,传令兵奔走。

    罗士信在两个步兵的帮助下,登上马背。

    总共一百一十一骑,黑光铁骑静静矗立。

    “铁骑营,出击!”

    士信放下面罩,马槊放下斜指向前。

    重骑加速,慢走、小跑、轻驰、疾奔。

    一百一十一骑,犹如一把重剑,狠狠的劈出。

    一剑光寒十九州。

    重骑所过之处,前厢战士纷纷让开一条路来。

    罗成一边擂着鼓,一边目光追随着这把黑剑望向尽头。

    重骑终于撞入敌阵。

    马撞人飞。

    马踏成泥。

    一片黑鸦鸦的敌阵。被猛然撞开一道口子,然后就再也止不住了。重骑如同是一把烧红的铁剑,一剑刺中了那牛油之中。

    一路人仰马翻。

    重骑轻松的洞穿了高句丽人本就已经混乱的人马,,连个像样的防御枪阵盾阵都没有,士信他们更加无人可敌。

    数千人马,被这一百一十一骑直接从中穿透,斩为两半。

    而贾润蒲和齐国远各率一千骑也从两翼杀到,疾驰的战马,带着彪悍的骑士,挥刀刺矛,冲阵砍杀。

    远处。

    站在云车之上的罗艺,十分清楚的看见庞大的高句丽军,被陌刀营、重骑营、轻骑团冲杀的支离破碎。

    他们如雪崩一样。

    高句丽人溃了,他们连重新稳住阵脚的机会都没了,后面的两面战旗正掩杀上来,冲在最前面的,正是刚才被打的差点团旗都丢了的罗存孝。

    仅仅不过半个时辰,罗存孝就带着步二团的一千残兵,卷土重来。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