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边。

    罗成率领一千骑兵,一千骑马步兵离开。

    阚棱高举着耀眼的红色罗字将旗,赵贵率一营斥候轻骑三百前出探路,贾润蒲率一营轻骑三百前面开道,齐国远率一营轻骑三百殿后。

    罗士信的一百重骑这回没马车坐了,他们身着轻甲骑在备马上,而他们的重骑战马也是一身轻的跟在后面,罗成甚至专门给这重骑营每人准备了一匹驮马,专门负责驮他们的人甲马甲。

    一千步兵,也分成了四个营,分别是老三嗣业的先登营、老四存孝的陷阵营、杜伏威的跳荡营,还有就是由罗成亲率的亲卫营。

    骑兵四营也各授营号,赵贵的斥候营号为先锋,贾润蒲的轻骑营号为冲锋,齐国远的营号为破锋,士信的营为无畏。

    罗成的亲卫营和士信的重骑营各百人,其余六营各三百人。

    每营各授一旗,上书营号。

    老贾、齐胖子等人各领一营后,便也有了自己的将旗,虽然依然还是校尉之衔,可他们的营也能称为贾字营或者蒲字营,这可是极威风的表现,对他们来说相当于那些大将开府一样的荣耀了。

    辅公祏有些羡慕的看着结义的两个兄弟罗士信和杜伏威,他们两个现在都各统一营了。他本也是旅帅,但这次却没能得到自己的营号,只能暂时在罗成的亲卫营担任营副一职。

    “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也能有自己的营号和人马。”

    看着杜伏威身后旗手高举的杜字旗,辅公祏无比羡慕。

    杜伏威笑了笑,跟随罗成两年,他已经不复当初那个一家人快饿死的喂猪娃。两年的训练、征战,尤其是做为军官,时常统带人马,使得他虽还只是十四岁的年轻人,可身上却已经有一股子锐气,还有一种领袖的气质,虽然这气质只是他刻意模仿罗成得来的,但确实很不一般。

    加上他这两年来营养补充的好,长的也高大起来,曾经瘦骨嶙峋的杜伏威,如今是高大的青年校尉。

    “只要跟着五哥,咱们多打几个胜仗,我等自然也就水涨船高了。”

    罗成当初带他们入乡兵团,他们跟着罗成,从乡兵团,一步步到如今的征辽第一军第一团,那确实是水涨船高。罗成一步步升,他们也跟着一步步升。

    “你们说咱们上次打了那么大一个胜仗,这报功文书送到涿郡临朔宫后,五哥能升到什么官职?”

    杜伏威想了想,罗成原职是长白鹰扬府的七品司马,这次东征使钱得了个团偏将职,但这只是个战时职务,并不是正式职官。战后若无功绩,便依然是官回原职。不过这次立这么大一个功,两千人上阵上获,俘斩两千高句丽轻骑,这可是大功一件。

    “怎么的,也能升个鹰击郎将吧。”

    鹰击郎将那是从五品了。

    “应当升不了这么高吧,正七直升从五?”

    中军大纛下的罗成倒没想这样,他现在也没空想那些。

    荒原一战,虽然赢的侥幸,却也让罗成胆子大了起来。出征前,他是不想参加东征的,觉得东征必败,而且隋军史上损失了几十万军队,他不想做那个炮灰。

    但是现在来都来了,总得掌握些主动。

    那一战,本非自己想打,可结果还是打了。

    现在他也想清楚了,反正他也改变不了历史大势,而自己又偏偏被卷入了这场东征之中,那总得努力一点,不能随波逐流。

    罗艺说了,只要他接下来表现的好,那就再给他把一千骑马步兵也变成骑兵,这样一来,到时他就有两千骑兵了,这对于他来说,很有诱惑力。

    在这辽东大战里,手底下多一个人,强一份力量,也能多一分自保之力。

    两千人马离开武厉逻城下,向西北行了大约十里,便有一处堡寨挡在前面,这是一处建在丘陵山岗之上的堡寨,没有武厉逻城那么险要,也没有那么大,周长也就一里左右,每边不过百余米,实在小的可怜。

    而且堡墙夯土筑成,城高只不过两丈余。

    “这里面大约驻兵五百。”

    赵贵策马来到罗成面前禀报,“约摸是一百轻骑,加上四百步卒。城外原本还有高句丽人的一些田庄,眼下那些农夫百姓都撤入了堡中。因此堡中虽不大,但得有两千人左右。”

    罗成笑了笑,这个堡,也就大约一座普通的小学校那么大,却要容纳两千人马,估计里面很挤。

    “这下倒是攻守易势了。”齐胖子笑呵呵道。不打仗的时候,这死胖子总是一副谄媚的样子围在罗成身边拍马屁,不过打起仗来,却是悍猛无比。

    “怎么打?”老四倒是比较干脆直接。

    记室参军魏征献策,“还能怎么打,只能是硬打。让人伐树造梯,制攻城槌,硬打进去。“

    罗成左观右看,发现堡墙上高句丽人探头探脑,可就没有一个敢露头的。很明显,别指望他们会出城来战。

    “按魏记室的话,伐木砍树,造些简易攻城器械吧。”

    虽然没带民壮工匠,但府兵砍树打造点简易器械倒是不难的。

    接下来罗成率部驻于这座狼山堡下,用了两天时间打造了一批简易的云梯和攻城槌、大盾等物。

    然后第三天早上便发起了攻城。

    一切中规中矩,毫无特色。

    弓弩手两边放箭压制城头,然后大队步兵举着大盾抬头云梯往前冲。

    一千多把弓弩齐射,营造出了密集的箭雨,把要进攻的那段城墙完全覆盖,压的城头上抬不起头来。

    杜伏威带着自己的跳荡营承担此次先登破城的任务,他们手挽盾牌,口衔横刀,几人一组,抬着云梯就往前冲。

    城里的高句丽人被压制,只有零星的箭支射出来,这让他们压力大减。

    很快,一架架云梯立起来,架到了两丈来高的城墙之上。

    杜伏威一马当先,左手盾牌,口衔大刀,然后奋力向上攀爬。城上的高句丽人也急了,不顾如雨的箭矢,拼命的向下放箭,还搬起石滚木等砸下来,又有人倒下烧沸的热油,还有把粪便煮成沸腾的金汁往下淋。

    跳荡营伤亡在增加,可他们依然十分顽强的在攀爬。

    这是最简单也最有效的一种攻城方式,称为蚁附攻城。

    不时有府兵从梯子上摔落,罗成一直紧盯着城墙,始终没有叫停。蚁附攻城必然会有伤亡,而且不会小,但这是如今最简单最快捷的一种破城之法,眼下的伤亡还在承受范围之内。

    士信也在旁边紧盯着那边,他紧握着拳头,还念念有词,“大郎快冲,冲上去就好了。”

    杜伏威眼看着就要冲上城头,却被一块擂木砸中,掉落城下。

    “伏威!”小六惊呼。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