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四兄弟没了逛街的兴趣,一路沉默着回到了军营。

    没多久,罗艺便派人来招他们兄弟四个过去。

    “你们没事怎么去惹那破野头?”

    破野头便是宇文家的本姓,说起这破野头罗艺也很忌惮,皆因宇文化及的父亲宇文述那是有拥立当今天子的从龙之功,本身又是关陇核心家族之一,当年也是武川镇里走出来的军头。

    “这个宇文化及别看他平时笑嘻嘻的,可此人最是阴狠,贪婪又暴戾。今天你们得罪了他,不管是什么原因暂时无事,可都不能大意。我看你们不能继续呆在怀远了,明天一早你们就先北上,充当先锋。”

    末了,罗艺又说了一句话,“我看宇文化及可能真是喜欢上小六了,若小六真愿认他做义父,以后倒是前程无限量的。”

    罗成翻了翻白眼,“我们兄弟几个不喜欢乱认爹!”

    “哈哈哈。”罗艺哈哈一笑而过,罗成放着襄阳郡公的爵位和偌大的家业不想继承,如今罗士信也不愿意认煊赫一时的宇文化及为义父,还真是亲兄弟。

    “哎,你们明早就走,自己路上小心,也别急着赶路,慢点走,总之不要留在这怀远就好,我这边还要呆些日子,等处理好了便带大军北上跟你汇合。切记小心,这出了怀远镇,便是边境,辽河西岸,也会有许多高句丽人的探马游骑。”

    兄弟几个走的时候,罗艺还特别拔给了他们一批弩机,擘张弩三百张,马弩二百张,绞车弩一百张。

    擘张弩射程三百步、马弩射程二百步,而绞车弩射程达七百步。

    当然,这个射程其实也就是最远射程,而实际有效射程肯定达不到这么远,而杀伤射程,肯定又要短的多。

    但绞车弩依然是十分强大的,这属于重型远程武器。

    就算擘张弩和马弩射程较近,一般敌人若冲锋,临阵也只能两发,毕竟弩比弓拉弦时间长,可弩的优点在于不需要什么长时间训练,甚至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再一个,弩的杀伤力最强之处在于乱箭攒射,弩兵野战列阵齐射,则前无立兵,对无横阵。

    比如隋军一个标准的野战军团,一万二千战兵,其中就配弓一万二千把,另配弩两千五百张,弓弩手占总体数量的一成,弓的配备更是百分百。

    绞车弩,便是把把弩搭载在弩车之上,采用的弩枪更是如长矛杆,一弩射数百步,一弩穿数人。

    不但能用来远程射杀敌军,甚至能把弩枪射向城墙中,为登城做战提供帮助。这种载在车上的车弩,使用绞盘上弩,一次可放三到七支弩枪,自动上弦,堪称古代版自动武器。

    不过这种弩重量大,射速低,得搭在专门的弩车上。

    罗艺一次给了他们一百架弩,等于是给一团配了一百辆自行火炮。

    “看来这出了怀化镇还真会很凶险,要不然也不会把这样的大杀器都拔给了我们。”

    老四摸着那一辆辆弩车,和车上的车弩,如摸一个漂亮娘们。

    “咱们步一团虽然说是步兵团,可咱们有一百黑光铁骑,还有三百轻骑,六百骑马步兵,一千装备齐全的步卒,不说如今还有这么多弩,就算真有不开眼的高句丽蛮子敢来找咱们,那还真是求之不得呢。”

    论装备,高句丽那种蛮荒之地,肯定不及中原大隋。就算他们渔猎耕战,骑射了得,可隋军的装备能大大弥补这方面的不足。不说其它,就那明光甲,就能让这些高句丽蛮子引以自豪的骑箭大大打折扣,想当年连纵横草原的突厥人铁骑,其弓射在明光甲面前都要碰壁,更别说高句丽蛮子了。

    罗成没理会老四这种闻战则喜的兴奋,既然罗艺都要他们出城避让,那还是先早为上。在宇文化及这种顶级二代面前,罗成兄弟几个实在是没有半点底气。

    好汉也不吃眼前亏。

    老三老四他们总幻想着什么马踏辽河,攻破平壤,生擒高句丽王什么的,但他却不想。在这场旷世之战中,他们就算有两千人马,可也不过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点力量。

    一不小心,可能就会成为炮灰。

    他不想着什么建功立业,只想着能够尽量自保,最好是能捱过这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然后能带着兄弟们全须全尾的回到齐郡家乡就足够了。

    真以为一个小小的偏将,还能改变历史大势不成?

    杨广那样的人,别说他只是个偏将,他就算是宰相,估计也改变不了他什么。

    好不容易成为了偏将,在这百万大军中,起码也有了一点自保能力,现在还搞到了这么多装备,罗成心想着是等回去的时候,要是能把这些装备一起带回去就好了。

    两千人马的第一团,放在辽东真算不得什么,但若是带回齐郡,那就是很不错的力量了。

    第二天。

    四更起床,五更造饭。

    天微微亮,怀远城外的第一军营地,罗成骑着马,阚棱举着他的将旗,第一团两千战兵鱼贯出营。

    还有两团四千民夫跟在后面随行,赶着许多车马,运载着许多军械粮草。

    罗艺站在营中一座望楼上,远眺着这支离去的兵马。

    “将军既然这般看中罗成,为何却又要让他们单独北上?此去武厉逻城三百里,皆是边境,这区区两千人马,只怕就是块诱人的肥肉啊。”

    老王是跟随罗艺多年的老兵,他年纪比罗艺还要大许多,苍白的头发,像是在述说当年他曾追随罗家老家主南征北战的岁月。

    “我不相信,郡公真只是让他们躲避宇文化及。”

    “可别小瞧那纨绔,那人不是一般的纨绔,许多人都被他的表面所蒙蔽,其实·······”罗艺摇了摇头,却没说下去。

    “将军,大郎的这几个儿子,还真是十分了得,各各都有几分当年老郡公的风采。”老王说道,想当年罗荣也不过是襄阳一农夫而已,可后来也硬生生的凭着手中刀剑,挣了个郡公爵位,封妻荫子,若不是罗艺当年那档子事,其实以他的功绩早就够封国公了。

    “鲤鱼若要化龙,便还要跃过龙门那一关,跃不过便永远是条鲤鱼,可是跃过了,便是龙了。”罗艺没把心里的这话说出来,却又想到,若是我那几个儿子没夭折,现在怕也都这么大一个了。

    罗家四虎,他最看中的还是老五罗成,他也确实是想收这罗成做继嗣子,可惜的是这小子脾气有点拗,根本不为所动。

    “替我传令下去,加紧准备。十日后我要准时率军北上,我要率第一军攻下武厉逻。当年,我们罗家的国公爵位被我弄丢了,如今我要亲手把他挣回来。”

    只是,将来这爵位这家业要传给谁呢?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