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过,黑光铁骑依然矗立不动。

    罗成打马穿过战场,五十余贼还有十余鹿角关镇兵,横七竖八的躺倒在地上。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惊骇,尸体却大多残缺不全。

    一个豆子岗贼躺在地上,脑袋以奇怪的角度扭向一边,他手里还紧握着一把横刀,可上好的横刀却只剩下了半截,另半截断在一边。

    那是被铁蹄踏断的。

    穿过这些战死的兵匪尸身,另一端便是黑光铁骑。

    “士信。”

    手持长槊直指天际的罗士信闻言,伸手掀开了铁盔上的面罩。

    “哥。”

    “干的漂亮。”

    阚棱带着一队人马过来,两人一组,帮着把重装骑士从马上扶下来。罗士信披着双层甲,重达百斤,身上的马槊、弓刀等加起来还有三十余斤,他却推开阚棱,自己撑着马鞍跳了下来。

    “给我马儿卸甲。”士信说了句,然后就把自己的头盔摘下。

    披甲不过短短功夫,冲锋不过一阵,可寒风里他头盔下的脑袋却是已经热汽升腾,脸上全是汗水。

    身上两层厚甲卸下,士信里面的衣服更是已经汗湿。

    “拿布幔过来围起来,别吹了冷风。”

    罗成想起来古时很多大将得的卸甲风而死的例子,忙叫喊道。

    “哥,我没事。”士信道。

    “以后这个可得小心,这么厚的盔甲还是两层,闷的时间一久,里面便十分的热,刚卸甲时外面风冷,那风一吹,极易伤身,以后得注意了。”

    卸甲风其实就是一种突然的温度差,尤其是打仗时剧烈运动,人身上的体热闷在盔甲里散不出去,盔甲中能达到一个极高的温度,跟蒸桑拿一样。而一卸甲,内外温度相差巨大,尤其是冷风一吹,便有可能引起中风,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据说明朝开国大将常遇春,就是这样死的。

    老四骑马驰来,从马上漂亮的动作跳下。

    过来拍着士信,“我滴个娘咧,士信你们刚才那冲阵的样子太牛了,那气势看的老子在后面都热血沸腾啊,把我的风头全抢光了。”他说着转头对罗成道,“老五,这黑光铁骑要是凑够一百,那就算面对上千人马,亦可以直往无前,摧锋陷阵啊。”

    “那是自然,重甲骑兵,可是杀招,越是大军团作战,重甲骑兵能起到的作用越大。”

    罗成记得历史上的李世民,为大唐开国东征西讨,其麾下就有一支极为精锐的玄甲铁骑,据说这支穿着黑色明光甲的重骑兵,其规模不过千人而已。可就是这支重骑,却能屡屡在关键时候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娘咧,老子看的都要流口水了,我都想要带这黑光铁骑了。就算才十骑,也威风滴很。”老四叹气连连。

    罗成可不管老四的话,士信虽年轻,平时也憨厚些,可士信却有股子一往无前的勇悍劲头,他就是一根筋,这样的人来带重骑,那是极适合的。

    反正重骑兵也不需要决策,就是在关键时候派上去冲锋就是。

    这就是一锤子买卖的骑兵,派出去锤下去,然后就够了。

    嗣业也提着陌刀过来,刚才士信他们冲过后,剩下的贼匪就完全没了抵抗力了,他们几下就砍光了。

    “要想办法,多弄点重骑,怎么也得先凑够一百骑。”嗣业对士信他们刚才的首战非常称赞。

    罗成也只能苦笑,重装骑兵的厉害谁都知道,可哪这么好弄。他这十骑,还是张须陀送了五套甲,段钟葵送了五套甲。这不光是得有钱,还得有路子才行。哪怕他们现在是卫府兵,没点关系,兵部和卫尉寺那块,也难弄来这些装备。

    鹿角关的王旅帅远远的看着这边,却不敢过来。之前罗成给他的命令是让他们打头阵,结果他们还没交战就跑了,虽说他不是罗成手下,可刘镇将已经把他们暂时交给罗成指挥,这罗成要是个狠的,这会直接砍人都可以的。

    “娘的,这长白府兵怎么这么的骠悍,居然重装骑兵都有。”

    “是啊,他娘的,有这么牛的重骑,怎的还叫我们来打头阵。”

    几个镇兵军官缩在那里埋怨着,却也只管私下嘀咕,根本不敢过去。

    府兵们帮十骑重装人马卸甲,给他们用布幔围着,又递给他们干毛巾擦汗,还给他们把卸下来的铠甲全都装上了马车,照顾大爷一样。

    “好了,打扫下战场,把那个盐坊给清理了。”

    这是一场不出意料的胜仗,牛刀初试,效果极佳。虽然用杀牛刀杀了只鸡,但效果还是非常明显的。

    更喜人的是,这场交火,长白府一兵未伤,只折了鹿角关十余人。

    不过没人关心他们,只要死的不是长白府的兄弟就行了,府兵们高高兴兴的把那些贼匪的脑袋全砍了下来,然后他们身上也被搜光,管他是破烂刀兵,还是随身的银铜,都没放过。

    最让远处镇兵们看的羡慕是,这些人动作麻利,各有分工。然后不解的则是,他们搜出来的东西,不管是什么,居然还都老实的一一上交。

    关键是这些人还没有一个有不满表情。

    “这长白府处处透着邪门啊。”王旅帅道。

    “可不,谁家新置军府里居然还有重装骑兵啊?咱们鹿角关镇戍此处多年,都没这等装备呢。”

    盐坊。

    官军去而复返,不过短短时间,攻守却易势。之前是坊中贼人高喊着追出去,现在却是官军大摇大摆的围过来,而贼匪却一个不见了。

    刚冲过阵的士信带着手下九个重骑,此刻全都坐在马车上,他们的马也是没有半点负重的跟在边上,继续享受着大爷待遇。

    老贾和齐胖子带着轻骑把盐坊围了,然后嗣业和存孝兄弟俩便带着步卒大摇大摆的闯进去。

    一百余盐民于是全成了罗成的战果俘虏,还包括坊里已经煮好的几百石盐,也全都成了罗成的战利品。

    还有十几口大铁釜,也成了战利品。

    罗成叫来一个盐头,询问了番煮盐之法,得知,这里利于盐泽里的卤水煮盐,把盐水入铁釜,用木柴以传统方法煮盐,经过一天时间的煎熬、翻搅,卤水飞散,最后成盐。

    千斤盐水大概能得盐三四十斤。

    不过煮盐也需要技术,制盐方法不同,得到的盐味道也不同,并且颜色颗粒也不同。而他们这里煮的盐,品相已经是极好的,能够畅销关东地区。

    不过罗成瞧了瞧缴获的盐,却只觉得这些盐颗粒极大,而且一点也不白,黄中还带着黑,甚至很潮。

    可这样的盐,却被称为精品,畅销关东。

    “几百石盐呢,看来这坊里积攒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刚好我们一扫而尽,赚了。”老四看着那一筐筐的盐,哈哈大笑。几百石盐,能值十倍的粮呢,当然赚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