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

    六百壮士齐唱军歌起程,这首从军歌是长白府的军歌,也是罗成所写,共十四句。其实原作是后世的一首抗战军歌,罗成很喜欢这首歌,便拿来做了长白府的军歌。

    六百健儿齐声高唱,气势雄浑。

    城楼上。

    张仪臣、房玄龄、杜如晦三人站在那里目送着这支军伍远行。

    三人站在那里,听着这雄浑的军歌,不由作主的甚至手指轻轻在城墙上打起了拍子。

    “都说罗成只是个武夫,可你们听这歌,让我辈都汗颜啊。”

    房玄龄点头,“你们听听这句,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这罗五郎却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儒冠了,哈哈哈。”

    杜如晦道,“这句倒不是瞧不起我等书生之意,此处应是激将之语。”

    三人都不由的叹声。

    “但愿罗成能够凯旋,只是我可能要等不到这天了。”张仪臣拍了拍栏杆,“马上要走了,可还真舍不得这章丘城呢。”

    “使君是高升,这是喜事。”

    章丘这两年可谓是大事不断,几次都捅到了朝堂上去了,不过虽然惹的事多,但每次处理的都不错。尤其是房玄龄和杜如晦到任后,这个小地方就更发引得朝堂大佬们关注了。

    做为在章丘任职满三年的张仪臣,最终上面的评语是虽有小过,但功比过高,算是瑕不掩瑜,因此直接给他升官了。

    张仪臣家族也打点了下,于是这次升任司隶台的正六品司隶刺史之职。

    大隋有十四个司隶刺史,不过这个刺史跟文帝时的州刺史不同。文帝时全国实行州县二级制,刺史是州的长官,但如今实行的是郡县二级制,已经废除了州一级。

    不过大业天子朝却有十四个司隶刺史,这十四个刺史,实际上是隶属于司隶台的官员,六品官职。

    大隋有五省六部,九寺五监,还有十二卫四府,另外还有个三台。

    这三台就是御史台、司隶台和谒者台。

    杨广继位之初,便罢御史直入禁中之制,于是御史台就成为相对独立的中央专职监察机构,御史也从天子监察官转为国家监察官。

    御史们职掌纠察弹劾。

    而杨广又设立了谒者台和司隶台,做为巡察机构。

    其中谒者台的职掌就是奉诏出使,慰抚劳问,并持节察按,遇有冤狱则受而奏之,长官为谒者大夫。

    司隶台职掌则是巡察京畿内外,长官为司隶大夫,副职为司隶从事,司隶台置司隶刺史十四员,负责分部巡察、监察京畿、东都及郡县官吏。

    其实这个司隶刺史,其实就是杨广把汉魏以来的分巡地方的巡查官司隶大夫和刺史分二为一,设司隶刺史,职责便是激浊扬清,有权罢免贪黩的郡守,上报有功的地方官,加以旌勉。

    不过虽然十四个司隶刺史分道巡察,比如有专门负责河南道的司隶刺史,但刺史每年定期巡逻地方,并没有固定的治所。

    这其实是相当于中央巡查组。

    房玄龄的父亲房彦谦以前便做过司隶刺史,这是一个品级虽不算高,但绝对权重,且清贵之官。

    从七品县令,直升为六品司隶刺史,这可绝对是高升。

    “以后张刺史分巡河南,我们可还要多仰仗你啊。”杜如晦笑着道。

    张仪臣高升司隶刺史,所分巡的正是河南一道。而他一走,空出来的县令之位,却是由县尉杜如晦接任,至于县丞房玄龄,这次也调入齐郡,任七品齐郡主簿。

    三人目送着远去的罗成,都清楚,章丘这块地方,过去这两年,若不是有罗成搅动这池子水,还真不会有如今这般大好政绩,可以说三人升官,都算是傍了罗成一些功劳了。

    罗成骑着马一路狂奔,远远的将章丘城甩在身后,他知道大家还在目送他,他怕这牵挂,于是干脆奔走一点。

    队伍北上,往黄河渡口而行。

    他们这次北上的线路,是直接往北行,而不是沿济水先往西行,到达运河后再北上。运河坐船虽有便利,可如今是冬季,黄河结冰,往北的运河更是结冰,船不能行。况且他们还带了许多骡马物资,便干脆直接过河北上。

    此时新年刚过,离兵部限定到达的日期还有好几个月,虽然到达日期从之前的七月前,改到了四月前,可依然还有近三个月时间可以赶路,倒不是很急。

    罗成的队伍很庞大,六百府兵,另带了大约三百匹坐骑战马,此外还有四百匹马骡。二百骑兵每人一匹战马,不论步骑每火十人还备了六匹驮马或骡子,而队头以上军官都有坐骑,罗成的直属队,也都是轻骑。

    这么多人马,还带着三十辆大车。

    可谓是浩浩荡荡,幸好是大隋境内行军,大家只须携带少量的粮草,其余的可在沿途的官府取用粮草。

    第一天,走了四十里路,罗成便干脆下令安营休息。

    第二天,多走了二十里路,走了六十里。

    每走个十里路,罗成便要让队伍停一下整顿,走二十里便要休息小半个时辰。每天下午还很早,便开始停止行军,准备安营。

    虽然是境内行军,但兵部却也有要求,是禁止他们入城的。一路上,他们只能在野外扎营,哪怕沿途都是城镇村庄,也不得入城入村,只能野外扎营,还不能毁坏了庄稼之类的。

    好在这是冬季,虽然野外有点冷,但扎营的地方较多。

    几天下来,大家倒是迅速习惯了这种行军节奏。

    早上天不亮,听着牛角号起床,洗漱吃饭喂马,然后把东西装车装马起程,到了半晌,就开始择地方安营,做饭休息。

    如果旁边有村镇城池,还会派人入城采购肉蔬,遇大城则还要入城领取粮草。

    出来的时候,每个士兵都带了九斗粮食,不过走了多天,却一点没动用,每过一城都就近取粮补充。

    而且大家吃的都还不错,伙食挺好,新鲜的蔬菜没断过,还经常能吃点鱼啊肉之类的,就算有时采买不便,可也有军府里带来的腊肉香肠这些,蒸饭的时候里面放点,又咸又香。

    用了四天时间,罗成一行才到达黄河边上,租用了许多船只,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渡过黄河。

    过了黄河,便进入了河北地界。

    北岸,渡口边有座关城,鹿角关。

    鹿角关镇将看着罗成这支卫府兵装备齐全,精神抖擞的样子,不由的点头,“这些兵看样子很精悍的样子,或许我们可以找他们帮忙。”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