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七天月票翻倍,有月票的兄弟来一张嘛!

    一夜过后。

    分手的时刻还是到来。

    罗成不忍心她不舍难过,便没有叫醒她,只是轻轻的把她的脑袋从自己已经发麻的手臂上轻轻移开,替她掖好被角,然后悄悄起床了。

    这丫头昨晚一夜没睡,一刻钟前还坚持着不睡,说要送自己走。结果这会终于还是没撑住,睡着了。

    起身,抱着衣服来到外面。

    在外值夜的义子阚棱立马就站了起来。

    罗成示意他不要说话,“不要吵醒她。”

    站在外面穿好衣服,罗成又回头看了眼安静的卧室,他对站在旁边的王慧娘道,“你在这里守着你义母,等她醒了,就说我已经走了,不用再来送我。”

    有些心不在焉的随便洗漱过后,罗成出门。

    结果走过几条街巷,却猛然发现,在街口立着一个身影。她气喘吁吁,甚至头发都没有怎么梳好,不禁哑然,不是彬彬那丫头又是谁呢。

    罗成看她这样子,肯定是抄了近道赶过来的。

    他笑笑,走上前。

    “怎么就醒了。”

    “说好了我送你的。”

    “看你睡的正香,没舍得叫你,想让你多睡会的。”

    丫头抬着脸,“带上我一起吧,就算天涯海角我也想跟着你。”

    “可我是出征打仗,军中不能带女人。”

    “上次大野泽剿匪,我不也跟着你,我还和以前一样,做你的传令兵。”

    “这次不一样,是去涿郡,去辽东,到时兵马无数,军规严格。要是被发现你在军中,说不得要砍掉你脑袋,我可舍不得。”

    哄了半天,罗成最后又送单彬彬回去,亲自看着她脱去外衣躺到床上,还替她盖好被子才走。

    出了城,军营门口。

    罗成看到了大舅哥单雄信,还有结义兄弟徐世绩等,连还在守孝中的表哥叔宝这次也来送行了。

    “我之前还一直想把你介绍给来大将军,说让你来我东莱军营,谁成想,如今你都已经成为七品军府司马,而且带着六百府兵要上辽东前线了,我却只能呆在家里。”秦琼有些遗憾的道。

    母亲去世,他要在家守孝二十七个月。

    程咬金倒是无所谓的道,“我倒不愿意去打那劳什子仗,还是呆在家逍遥快活。”

    一边的徐世绩则笑了几声,“你倒是想的好,可你以为缩在乡团里就真不用去辽东了吗?我看这次东征,搞不好谁都逃不过。七弟只不过是第一批而已,我们早晚也要去的。”

    翟让道,“徐六弟说的没错,这次东征规模空前强大,诸卫府不论南北,几乎是倾巢而出了。就算是各地的郡兵乡团,肯定也要承担些押运粮草军械的任务的。”

    程咬金撇嘴。

    “这仗也没有这么打的,调动上百万大军?这是打仗还是炫耀?”

    “我朝出兵,向来兵强马壮。”黄君汉笑着说了句,当年平南陈,可是发兵五十二万,倾国之力南下。

    后来北讨突厥,也是每次都出兵二三十万。开皇十八年的征辽,不也发兵三十万。

    不过他说话的语气,其实跟程咬金他们是一样的,都觉得皇帝这东征过于荒谬,他们倒不是反对东征,可是却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动用这么多兵力。

    当年征南陈,发兵五十二万,那都是长江千里战线诸路兵马,而且毕竟是在中原打仗,补给等都方便,就算打入南陈,更是能够获得补给。

    而征辽?

    一百万大军只能挤在辽西那个小地方,一条极漫长的补给线,虽然皇帝意图很明显,是要凭百万大军,一路催枯拉朽的攻入平壤,直接灭亡高句丽。

    可他们却不以为会这么容易。

    罗成对于这次东征,自然也是很悲观的,毕竟历史早已证明了这次的失败。但他的地位,又能如何呢?

    除非他想做那了头的鸟,否则他现在是不敢舍了身家来造反的,时机未到啊。

    上次大野泽一战后,罗成凭功升了七品司马。

    而单雄信等协剿的诸人,结果却完全相反,他们不但没授官升职,反而都退出了郡兵系统,如今全各自拉着一支乡团。

    对于其中的缘由,其实也很简单,徐程单诸家,都是一郡豪强,但又都是北齐贵族高官之后,对于这些人,朝廷还是比较忌惮的。兼之,上次剿匪之后,他们并没有如罗成一样花钱打点,疏通关系。

    于是乎,就有了这结果。

    这些人也干脆,直接就从郡兵中退出来了,他们反正家财雄厚,在地方上还是有些影响力的。花点钱财,便弄到了乡团校尉的头衔,然后自己出钱出人,自己拉了支队伍起来。

    地方县上,却也很愿意看到这些本地豪强们能够自己出钱弄乡团,省了县里很多钱财,有需要的时候还能用上。

    “你们还真打算以后就呆乡下自己玩啊?”

    罗成笑问。

    “老子算是看透了,如今当道的都是些什么人,他们是根本不愿意看到我等出头的。”老程不岔道。

    秦琼倒觉得事情未必如此,“其实我觉得你们可能有些误会。”

    “误会个鸟,事情就是如此,二哥,你莫以为你在来护儿帐下能授个旅帅,就真以为得了重用了,那不过是你现在官低位卑,等你想再往上升,到时就会发现,处处限制打压了。说白了,咱们都是当年北齐这边的,当权的都是关陇那边的。我们在他们眼里,甚至都还比不得罗七弟,毕竟他虽也是山东的,可过去几代都只是寻常百姓。”

    秦琼只能笑笑,虽有一定偏见,可却也有一定理由。

    “可惜你去的是涿郡,若是去东莱郡,我还可以给来大帅写封信,推荐一下你。不过我回头可以给来帅写封信,他在涿郡那边肯定也有不少关系,到时看能不能安排照顾一下。”

    “多谢二哥了。”罗成也没有客套,他知道到了涿郡,上百万的大军中,他这个七品司马,其实就是个小卒子。若没人照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做了炮灰。

    “哥,帮我照顾彬彬。”罗成最后委托单雄信。

    “我不在家的时候,也请大家帮忙照看一下章丘这边。”

    “放心吧,一定替你看好家。”众人纷纷道。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