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家院里。

    局势僵持下来。

    谁也不知道这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直到房玄龄和杜如晦及张仪臣三人骑马赶到,房家是齐郡士族,而且房玄龄的母亲是陇西李氏女。而张仪臣是南阳张氏,同样是百年士族。至于杜家,那更不得了,京兆杜氏,论起富贵来,那其实还压郑氏一头的。

    杜如晦温言道,“都是一场误会,要不大家还是先喝杯茶消消气?”

    罗成打起哈哈,“嗯,确实是场误会。”

    已经不再呕吐的郑观音见了房杜张三人,却没半点好气,反而又拿捏起了名门之女的气势来,“想不到章丘县令、县丞、县尉都这么闲,一起跑到这乡下来了。”

    “些许误会,就此撇过吧。”房玄龄道。他母亲陇西李氏,而陇西李氏也是五姓七家之一,李氏跟荥阳郑氏也没少联姻,因此说来说去,其实房玄龄跟这郑观音也还是亲戚。

    “小娘子,喝杯茶,然后我们送你回县城,我让人给郑家去信,让他们来接你。”房玄龄道。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不过还是谢谢房县丞的这份情,我记下了。”

    老四有些煞风景的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罗成呵呵一笑,他还能把这郑观音强留在这不成?这不说她是荥阳郑氏嫡女,就说她未婚夫那可是荥阳太守李渊的长子。而李渊,可不仅是个太守这么简单,他还是唐国公,是当今皇帝杨广姨母的儿子,是皇帝表哥。李渊的祖父李虎,正是西魏八柱国之一,可以说李渊那是关陇集团里最核心的贵族之一了。

    李渊母亲独孤氏,同是八柱国独孤信之女,独孤信一女是北周皇后,还有一女正是隋文帝杨坚的皇后。李渊的妻子窦氏,是北周襄阳长公主和北周神武郡公窦毅之女。

    窦氏家族,也同样是关陇豪门。

    郑观音的这门亲事,可以说是荥阳郑家极看重的,同样李渊也很看重。荥阳郑家需要的是李家在关陇集团中的地位,而李渊需要的是荥阳郑氏在关东的士族名望。

    现在,这位荥阳郑氏女,李家未来大儿媳,却刚刚被罗成在大庭广众之下,给非礼了。

    刚才罗成瞧不惯这女人的骄傲,一时冲动亲了她,本是想恶心下她,可谁能想到她会是李渊的准儿媳呢。

    不管怎么样,他也不可能把人留在这,或是杀了,这么多人看着。

    现在房杜等人过来缓和下,便只能放人了。

    至于回头会有什么麻烦,这就是后面的事情了。

    “郑姑娘,以后没事莫要随意出来,外面的坏人很多,可不安全的。你说这次幸好是碰到我罗成,你要是遇到伙山贼强盗什么的,只怕不但要被劫财还会被劫色啊。若是万一惹到个亡命,劫完财劫完色,再把人给杀了,那多可惜啊。”

    郑观音气的直咬牙,这辈子长这么大,还从没有人敢如此对她无礼。本来是随家里两个兄长出来游玩,结果说到最近家里一位族兄找济阴单家联姻,结果还被拒,听说单家宁愿把妹妹嫁给章丘一个土狗,也不肯嫁给郑家,大家便气愤非常。

    有人提议说要来瞧瞧这章丘土狗什么样,最好是教训下他,让他乖乖提出拒绝那门亲事。谁能想到呢,这土狗居然如此凶残。

    “好好好,多谢你提醒,我一定会牢牢记得你今天的这些话的。罗成,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知恩图报是好事,可千万别以身相许。”罗成笑呵呵的道,一句话气的郑观音差点又要拔剑。

    她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呆在这里只会让她想到受到的侮辱。

    “走!”

    一群人便要离开,家丁们还不忘地上的钱帛。

    结果老四上前,“人可以走,东西得留下,这是你们闯入我罗家应有的道歉赔偿。”

    罗成没好气的瞪了老四一眼,这千把贯钱的东西,有什么好贪的。

    谁知郑观音却是手一挥,“留给你们。”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房杜三人对着罗成直摇头,“你啊,也太能惹事闯祸了。”

    “是她们欺上门来在先。”

    “那你也不能那样胡来啊,他们上门闹事,你派人来通知下我们,我们来帮你出面调解不就行了。现在你这样一弄,这荥阳郑家的脸面往哪搁,这陇西李家的脸面往哪搁?这事,只怕后患无穷。”

    “管他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既然做下了,也没什么可后悔的。我就算现在腆着脸去给他们道歉陪罪,他们也不会答应啊,我就干脆懒得做这无用功了。”

    杜如晦摇了摇头,“回头再说吧,我跟玄龄看看能不能帮你调解调解。”

    一行人离去。

    郑观音出了南山村,一路骑马狂奔,她的骑术不错,一口气跑了二十里也没停歇,也没有听房玄龄的去章丘县休息,而是直接往荥阳奔。

    等跑了二十里后,她停下来,两条腿都已经磨的火辣生疼,甚至破皮了。

    她蹲在地上痛哭。

    荥阳郑家的两个庶子远远站着,也不敢上来安慰,至于其它的家丁们,更是有多远站多远。他们都知道,这次算是惹大祸了,本来说带这位嫡女出来玩下,谁能料到会出这么大乱子呢。

    哭了半天。

    眼睛也哭肿了,泪水都哭干了,郑观音才擦去泪痕。

    她把众人叫来。

    “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对外透露半个字,谁要是敢泄露半个字,休怪我无情。”

    两庶兄便小声道,“真的不跟家里说吗?”

    “谁敢?”

    “那咱们就白被那罗成侮辱了?”

    ‘当然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不能提今天的事情,更不能提半句我被罗成狗贼轻簿非礼之事。你们找个其它的理由,总之就是要想办法教训这个狗贼,最好是让他家破人亡,否则难雪今日之耻,难消我心头之恨。”

    说到罗成,她还是觉得气愤难平,甚至脑子里总是不时浮现出他那条湿滑如蛇的恶心舌头,在她嘴里乱钻的景象来,一想就恶心。

    “记住,今天的事情谁也不许说,我郑观音丢不起这个脸,我们荥阳郑氏也丢不起这个脸。”

    “好,要不要先在这附近休息一下?”

    “不,现在就走,我一刻也不想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不过你们去给我找辆马车来,我不想骑马了。”腿上还火辣辣的疼,郑观音只得让他们去找辆马车。

    “要不我们回头找几个人,去把这罗狗贼杀了,然后把他尸体扔去喂狗?”

    郑观音想了想道,“那狗贼武艺挺厉害的,一般人只怕得不了手。况且,只是杀了他,如何能解我心头之恨?回头想办法,让家里出手对付他,把他整的家破人亡才好。”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