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白衣公子装的女子厉声道,不过罗成怎么看怎么觉得她的样子倒更像是气极败坏了。

    罗成上前几步,走到这女人面前,微笑着道,“小娘子,你倒是说说看,你是哪路神仙,看看能不能把我罗成吓到。”

    那女子被罗成逼近,甚至能闻到罗成身上发出的男子气息,面色胀红,“我是荥阳郑氏女。”

    罗成哈哈一笑,然后突然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并且捏住了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

    “看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女子拼命挣开,不停的拿手去擦脸,尖声惊叫道,“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旁边那两公子甚至比这女人还疯狂大声尖叫,似乎刚才罗成当众侮辱了他们的老母一样,“该死的,竟敢亵渎郑氏女,你是找死!”

    只不过三人虽然叫的凶狠,但他们带来的家丁全都被打倒在地,根本没人起来响应。一个家伙还想爬起来,结果老四一脚跺下去,那人的腿骨卡嚓一声断了,痛的那人满地打滚,这下,再无一人敢动,全都老实趴在地上了。

    罗成嫌那两个家伙声音难听,一拳一个把两人打的鼻血横流。

    “闭嘴,要不然把你们的满口牙全打光。”

    两人一听,忙捂住了嘴,再不敢声了,生怕罗成真的会将他们那一口好白牙给打落。

    “这也就挺好的嘛。”说完,罗成转向那个女人,“姑娘,能先不要叫了吗,你要是再叫,那我可能真忍不住要把你给拖到那边柴房去给那啥了。”

    那女人满面通红,却是要拔身上带的剑。

    那把剑极其华丽,镶金嵌玉,还镶着多颗宝石,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不过真正用来杀人的剑,是不会有人这样装饰的。

    罗成伸手按住她的手,这手还挺嫩滑的。

    女子拼命的甩,却怎么也甩不开如钳子一样的那只大手。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荥阳郑氏女,你敢欺我?”女人气极败坏。

    “荥阳郑氏?好大的名头哦,那又怎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罗成刚才就听到了荥阳郑氏的名头,但他却没停手。皆因不管他荥阳郑氏不郑氏,别人打上门来了,他没有理由退让。

    这是他罗成的家,他绝不允许有人欺上门来。

    “五姓七家的荥阳郑氏你难道没听过,土狗?”女子大叫。

    “听过,五姓七家嘛,名头是不小,可那又如何?”

    “你就不怕灭门?”

    “就凭你一句话,你当自己是谁?大隋皇家的公主吗?荥阳郑氏说好听点几百年的大士族,说难听点,也不过是落魄狗一只。”

    “凭我荥阳郑氏的能力,灭你家满门轻而易举。”

    “可在你灭我家满门之前,我能先把你们统统杀光。”

    “你敢?”

    “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我罗成不敢的,只有我想不想做而已。”罗成是真的怒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限,他来到这里,这里就是他的家,罗家人就是他的亲人。他不允许有人,敢这样欺上门来。

    那自称荥阳郑氏女的女人不再狂叫乱喊了,她咬牙切齿,却不敢再骂了。罗成那冰凉的眼神,充满着杀气,让她明白这个男人可能真的什么大胆的事情都敢做出来。

    “说吧,所来何事?我可不相信你们是来登门拜访做客的。”

    “我听说济阴二贤庄的单雄信居然敢拒绝我们郑家的提亲,却把妹妹许给了章丘的一只土狗,我过来瞧一瞧这土狗长什么样,让他识趣一点,莫要与我郑氏为敌。”

    听着她一口一个土狗的叫唤,罗成只觉得有些厌烦。

    荥阳郑氏的名头当然大,可再大的名头,也不能这样仗势欺人。

    “单二哥把妹子许给我,那是单家的自由,单家又不是你郑家的狗,人家自己的妹子愿意许给我,他妹子也同意,那干你屁事,你是吃饱了撑着吗,跑到这里来胡搅蛮缠?”

    “单家不过一个小豪强,居然敢拒绝我郑家,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我郑家脸面何在?”

    “你郑家脸面干人家屁事,干我屁事?”罗成毫不留情的骂她,这种女人就是从小生活在郑家,然后被无数的自吹和别人的拍马屁迷失了,还真以为荥阳郑氏这四个字多么多么的了不起。

    “我郑家名声,不容欺辱!”

    “我呸?你郑家名声不容欺辱,难道单家和罗家就容得你们随意欺辱?老子还真就不惯你这臭毛病,既然来了,也惹了我罗成,今天别想善了。”

    女子瞪着罗成,“你真想跟郑氏为敌,先惦量惦量自己份量再说。”

    “你也别跟我嘴硬,先考虑下自己的处境再说话吧。”

    “好,我都记住了,全都记下了。”

    “罗成,你等着便是。”

    说完,她便要走。

    罗成往前一步,挡住她的去路,“我说过让你走了吗?”

    “你真要惹荥阳郑氏?”

    “我不是已经惹了吗?难道我刚才表达的不够清楚,好吧,那我就再表达一遍。”说着,罗成伸手,再次捏住了那女子的下巴,并将她的脸抬起,然后在她的愤怒、惊谔之中,俯身、低头,直接将嘴唇印在了她的嘴唇上,甚至还在她惊呆僵硬之际,伸出了舌头。

    等她反应过来,罗成的舌头已经在她嘴里游走一遍,还缠绕了她的香舌几下,然后才带着两人的口水退出。

    “呕!”

    回过神来的女人一下子就蹲下去干呕起来,呕的苦胆水都出来了,眼泪汪汪的。

    “至于吗?不就是亲一下而已。”罗成笑眯眯的道。

    老爹在旁边看的都不由的皱眉,觉得儿子这就有点过份了。你这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轻簿人家姑娘,这姑娘以后清白名声就全毁了。听说五姓七家,最喜欢联姻,你这么一亲,这让人家姑娘以后还如何能嫁的出去啊。

    而那两个一直捂着嘴巴不敢吭声,生怕牙齿打掉的公子哥,早就被罗成的这举动惊的下巴快掉了,天啊,堂堂荥阳郑氏女,居然被一个乡下土狗轻簿了。

    一人忍不住出声喝道,“罗成,你完了,你不但侮辱了荥阳郑氏,你还污辱了关陇李家,你可知道我们小娘子已经跟荥阳太守李渊长子订亲?”

    罗成愣了下,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名字。

    荥阳太守李渊?

    应当就是那位长了三只乳的唐高祖了,那眼前这个小娘子居然是他大儿媳,那么说她岂不就是李建成的太子妃,荥阳郑氏的郑观音?

    我去!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