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月票加更,谢谢大家的月票和推荐票!)

    隋大业六年,仲秋八月。

    济阴郡,大野泽。

    午后时分,一群群头裹红布的大野泽群盗跪在地上,双手抱头,一声不敢吭。在他们周围,是一个个手提着滴血横刀的府兵乡勇们。

    跪地的群盗们士气低落,静默无言。

    而他们边上那些府兵乡勇们,却一个个十分的兴奋,脸上泛着红光。

    本想围网打鱼,结果自己反被一网包了。

    一场激战下来,本就是群乌合之众的大野泽群盗,反被数量远少于他们的官军给打的崩溃。

    两千来袭贼匪,加上之前救出来的几百俘虏,对上五百官军,他们一战被杀死三百余人,其余的皆被俘,这战差不多被俘了两千,只有极少数的才逃了出去。

    “司马。”

    罗成带着一众军官们过来,所过之处,官兵们纷纷恭声行礼。这一仗,罗成亲自指挥,打出了令人难以想象的战绩。

    罗成对众人点头,一直往里走,来到了最里面,那里正有一群郡兵乡勇坐在那,与外面兄弟们兴奋之色相比,他们却有些黯然。

    他们就是那留守的三百人。

    此时还剩下大约二百左右,罗成让他们守营,这些人根本没有怎么在意,他们完全想不到还有人敢来袭营。

    结果嘛,就是被人打了个措手不及,虽想反抗,可两千贼匪多路来袭,还没打两下,这些人便士气皆无,直接投降了。

    好在贼匪们也没怎么滥杀,夺了他们的武器,然后绑了手脚,塞了嘴巴,扔在一角帐中。不过若不是罗成杀回来,这些人的下场估计也不会好太多。

    外面的兄弟刚打了胜仗,个个高兴,毕竟打了胜仗就会有赏钱。可他们不但无功,却还失了营地。

    外面的兄弟们在吃鱼吃肉,他们的午餐却只有简单的稀粥。

    罗成皱了皱眉,“兄弟们也挺不容易的,给弄些肉食来。”

    单雄信道,“这些直娘贼的,连个营地都守不住,还想有肉食?有粥喝都算不错了!”那三百人里,也有单雄信的手下,所以他觉得非常没面子。

    “贼以两千来袭,弟兄们也是拼死抵抗才寡不敌众的,又非直接降贼。”罗成替这些人开脱了几句,毕竟这些人其实又不是他的手下。再说那些人也都是些郡兵乡勇,不能以自己军营的严格来要求他们。

    反正这仗赢了,安慰安慰他们吧。

    若是他自己的兵这怂样,罗成肯定要惩罚的。

    但既然是友军,就不能伤了友军的情面。否则,以后他罗成再出郡做战剿匪,谁还愿意来帮忙。

    安慰了下那些被俘的乡勇,然后巡视完一遍营地后,罗成回到自己帐中。

    王子明带着一干书吏已经把战果统治出来了。

    总共杀敌三百余,俘虏两千余,跑了大概百余,可以说这几乎是一场全歼战,战果相当之丰盛。

    “司马,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那些贼匪之中,拥有数量极多的横刀。虽非军中制式,但也完全仿制军刀,用料极足,是上等横刀。二千来袭贼匪,几乎人手一把这样的横刀。另外还有不少的长矛大盾,都是崭新的。”

    “还有不少的弓。”

    不用王子明说,其实罗成刚才查看战利品的时候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光有刀盾枪矛,甚至还有不少的甲。

    甲的数量不多,也就百来件,但一群盗匪,居然出现了上百件的甲,哪怕是最差等的皮甲,也足以让人震惊了。

    “存孝,问出什么来了吗?”罗成问老四,他战后负责审讯。

    老四笑着道,“你猜我问出什么来了,说出来可能要吓你一跳了。怪不得这次贼匪们敢如此胆大,原来他们得到高人指点,还得了高人的装备支援。”

    “什么高人?”

    “你也认识的,咱们的老朋友了,王薄和王勇二人。”

    “是他们?跑到这来了?王薄年前在京中逃脱,想不到又回到河南来了,而且还跟王勇又搅合到了一起。那些装备也是他们弄来的?”

    “没错,这王薄王勇不久前来到这大野泽,见了各寨里的头目们。他说明这些人联合起来,立了个盟,尊了王薄做瓢把子,王勇做军师。然后他们又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大批军械,然后还抽调贼匪组了个什么锐营,下辖六团,共三千人马。”

    “这锐营的贼匪都装备了许多横刀长矛,甚至还有弓弩皮甲。”

    “难怪了!”罗成道。

    他现在心里差不多有点数了,他早就知道王伯当是那个李密的门生,因此他差不多能猜测到,王勇其实就是李密的一个门徒,替他在台前奔走。王薄,则是被他拉拢过去的。

    李密这人在历史书中早有记载,是个很不安份的主。

    而李密其实不过是个谋主,真正幕后之人另有其人,史载这人是开国四大名将杨素的儿子,杨素本是文臣,可统兵极厉害,号能出将入相,一生统兵征战未偿败绩。他最厉害的还不是打仗,而是帮忙杨广夺嫡继位,只不过帮杨广当上皇帝后,杨素也没什么好下场,虽然当了几天尚书令,可最后还是得了病药都不敢吃就死了。

    杨素之子杨玄感,人称小霸王,勇猛无比,号称项羽再世,他力大无比,一般的马槊都用的不称手,用的是一把霸王戟,据说又长又重。靠着父亲的功劳,他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封了公爵,后来年纪轻轻又外放当了刺史,再后来他父亲死后,他丁忧三年。如今在朝中为礼部侍郎,史载,杨玄感好几次都想杀了杨广,他叔叔一直劝说,才一直隐忍不发。但等到大业九年,杨广二征高句丽时,在后方督运粮草的杨玄感终于起兵叛乱了。

    结合这些历史书上的记载,罗成推测,这王勇后面,八成就是这李密和杨玄感了。

    尤其是现在王勇不但能把这些大野泽贼匪联合起来,还能弄来这么多军械,可知手眼是如何的通天。

    “可惜让王当仁、周文举、李公逸三个贼匪逃了。”

    “王薄王勇二贼既是这伙贼匪新首领,为何这次他们去没来?”

    “据说是另有要事,另带兵马走了。”

    “可惜了,若是老友能相见,多好。”

    老四却道,“早晚还会再见的,这次咱们不光擒的贼多,这缴获的军械更是出人意料啊,发财了。”

    “确实发财了,不过还是按老规矩,各家一起分吧。”

    之前早就跟各家约好了,这次出兵,长白鹰扬府虽只出了二百兵,但战利品却要分一半的,剩下一半,则归其它各家的六百人均分。

    “这么多贼匪,分一半也有一千多了,押回长白山,正好做屯田奴。”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