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泽。

    泽中一座小岛上。

    王薄和王伯当在下棋。

    “三郎,你如果早点通知孟海公,他便能避过此劫,你为何不呢?”

    王伯当一颗棋子放下,面带微笑。这棋是他在京师时跟老师李密学的,很有几分真传。跟王薄下,他不过是拿出了三分棋力而已,就已经能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了。

    对王薄的问题,他很平淡的道,“现在这样的结果不是很好吗?孟海公不识趣,我们找他谈了几次,他都不愿意加入我们,既然如此,那就随他好了。现在他被罗五灭了,倒反而能让泽中好汉们生出唇亡齿寒之感,这才有利于我们的联盟。再说了,借孟海公钓出罗成精锐,咱们抄他后路,一战败他三百兵,然后再埋伏他一波,这多好?”

    王薄摇了摇头,笑道,“这只怕又是跟你那位老师学的吧,其实我倒更喜欢打打杀杀,这种算计的事情我不喜欢。这次的事情,其实我觉得另有一个解决之法。比如说我们提前通知孟海公,让他早做准备,然后在孟海公那里设伏埋伏罗成,岂不更好?”

    “各有各的考虑吧。’王勇笑着道。

    “我们联盟新立,最迫切需要的还是一场胜仗,抄罗成后路打他那三百留守兵,比硬拼他五百精锐要容易的多。”

    王伯当要先挑软的捏,王薄却觉得应当先跟罗成的精锐拼。

    不过王薄虽是联盟瓢把子,但真正做主的是军师王伯当,所以这些事情他也做不了决定。

    但他心里明白,王伯当做出这选择,最关键的还应当是孟海公不肯加入联盟,王伯当需要孟海公去死,反正对他来说不加入的就不是自己人。死了一个孟海公,还能让现在松散的联盟捏拢起来。

    况且,孟海公虽败,但他手下还有半数人马,此刻却已经加入到了联盟中来。

    “那罗五,倒是越来越厉害了,如今都已经出县跨郡,都杀到这大野泽来了。”王薄感叹道。

    “那又如何,他拉起一个乡团联盟,我们也有一个联盟,现在便在这大野泽里,摆开阵势,咱们兵对兵将对将,好好的干一仗,看看究竟谁才是英雄!”王伯当冷笑道。

    罗成对他有破家之仇,如果罗成还呆在长白山,那他王伯当暂时没有办法,可他既然跑来大野泽,那就真是送上门来了。

    “这刻,想必罗成正在回营,已经踏入埋伏了吧?”

    “嗯,估计差不多了,三郎你对王当仁他们那么有信心吗?”

    “两千对五百,怎么打都能赢啊,况且还是埋伏突袭!”王勇一脸自信,“若不是要来收拢孟啖鬼孟义的那几百人马,我倒更愿意留在那边。”

    “下一步呢?”

    “明天一早,我们便带着这边的人马赶回那边营地,汇合王当仁几家,咱们杀到济阴城去,破城开仓,招兵买马。”

    王勇已经一切计划好了,他在这边收拢孟海公的余部,扩大自己的人马。然后明天过去跟王当仁等汇合,挟破官军余威,一鼓杀到济阴城,破城开仓,夺取钱粮,打出这大野泽好汉们的威名来。

    ········

    泽边营地。

    船队缓缓靠岸。

    一切如常。

    得胜而归的府兵乡勇们大呼小叫着,他们从船上押下一队队的俘虏,搬下一箱箱的战利品。

    “先把俘虏的贼匪押到营里去,跟之前的俘虏关一起。”

    岸边,传来命令声。

    然后是一队官军,便押着一群群绑缚的贼匪过来。

    营里,王当仁躲在一顶帐篷之中,透过一点点缝隙看着过来的那队人。

    “只有百把人,不要管他们,先放他们进来,咱们等罗成进来后再关门打狗。”

    岸边。

    罗成假意在聊天,实则一直在暗暗盯着营里。

    他们都已经上岸,可营里却无人出来迎接,营门口站岗的兵也依然只是站在那里,这些都完全证明了他们先前的猜测,营地果然被人占了。

    “这些贼匪怎么还不冲出来,不是应当趁我们刚靠岸,然后突然杀出,这样我们就无路可退吗?”嗣业有些不解的问。

    “正常情况下应当是趁我们刚靠岸时杀过来,但现在看来,估计这营里的贼人想要把我们全灭了,所以想等我们全都下岸再动手,这样便来不及再上船了。”

    “可这些人绝想不到,我们早识破了一切,此刻进营的不止是一百兄弟,连那几百俘虏,都全是我们的弟兄。”

    进营的不止一百,而是四百。

    此刻,罗士信和罗存孝兄弟俩个亲自带队,长白府的二百精锐,加上程单黄徐四人的二百,可谓是一把尖刀。

    “进去了!”嗣业道。

    岸边只留有罗成等一百人,他们一直在搬东西,而真正的俘虏其实还在船上没下来。

    营地里,王当仁还在等着罗成他们入营,可结果罗成却一直在岸边逗留。

    四百人马全都进入了营地。

    齐国远和李如珪目光对视一眼,一齐点头。

    “动手!”

    一声大吼,各队队官们纷纷高喊动手。

    于是,人人抽出刀枪,本来被捆着的那几百俘虏,这时却突然一起扯开了绳子,原来都是虚绑的,他们的衣服之下,也一样藏着刀。

    旁边本来押着他们的那些兵勇,也纷纷把手里早备好的武器扔给他们。

    不大的营地里,四百人突然发难,中心开花。

    还在等着大鱼上钩的贼匪们,大多躲藏在帐中。

    结果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罗士信手里一把绳钩一甩,钩住一顶帐篷用力一拉,帐篷倒下,里面的贼人惊叫着跳出来,结果刚一露面,就被士信一刀砍掉了脑袋。

    岸边。

    罗成也提起了自己的锤子。

    “开始了,招呼兄弟们,守好外面,不要让贼人跑了。”

    大野泽边,一片混乱。

    到处都是喊杀之声,本来埋伏的人,反而成了被埋伏的。

    王当仁等四个当家的各率一营,足有两千之众,之前攻破营地时折损了百多人,但放出了黑白二夫人的手下,人数不减反增。

    可面对着冲入营中突起发难的四百人,他们反而被打懵了。

    罗士信一把大刀,左劈右砍,如人可挡。

    而单雄信、徐世绩、程咬金、黄君汉、杜伏威、辅公祏等人也差不多,他们各带一队人马,就如同一把把尖刀,在营里反复的穿插捅扎,面对着这些凶悍的家伙,贼人虽多,却被分割、屠杀。

    而罗成则和嗣业带着百人,守在营外,无情的收割着那些逃散出来的败兵。

    “大野泽的贼匪,真是一伙不如一伙。”嗣业一刀把一个冲过来的贼匪砍成两半,一边不屑的道。

    “能抄了我们营地的贼匪,这还是头一回遇到,可见也不简单!”罗成倒是没怎么轻敌。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