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如雨下。

    划着小船冲出来的贼匪,措不及防。

    不少人中箭,

    后有火海,前有箭雨。

    有人开始跳水,试图潜入水中躲避箭支,可人又能在水下潜多久,一冒头便又被射杀。还有人直接把小船翻过来扣在头上,以此为盾。

    罗成对这些小聪明的家伙,暂时放过,反正顶着个龟壳他们那么明显,根本跑不远也跑不掉,先收拾那些下了饺子的贼人。

    徐世绩拿着一支长弓,几乎是一箭一个,箭无虚发,这箭术好的让人羡慕。

    “别全杀了,能捉的就捉了,这些可都很值钱的。”

    罗成赶紧喊话,一个青壮俘虏能值两三匹马,五六头牛,死了可就真不值几个钱了。

    ·······

    “没找到孟海公!”

    冲出来的贼人很快覆没,被射死射伤许多,余人纷纷只能投降。

    “估计还在岛上。”罗成指着被火围着的小岛。

    “这家伙倒挺聪明的,估计料到外面有埋伏。”

    湖面上,一片狼籍。

    破损的小船,浮起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血腥气与灰烬燃烧的气息。

    火慢慢的小了。

    成片的芦苇留下了黑秃秃的根部。

    船队抵近小岛,罗成跳下船。

    他没有带战马来,连马槊也用不上,便提起了自己那把六叶锤。

    “上!”

    他率先跃上岛岸。

    岛上一处空地,孟海公聚集着大约百来人,有些狼狈,烟熏火燎的,他最喜欢的那套绿色官袍也烧了几个破洞,胡子也烧卷了许多。

    林家姐妹脸色惨白,她们眼看着罗成使用诡计突袭孟海公,一把火就将原本还有几百人马的孟海公烧的毫无抵抗之心。

    现在,就剩这百来个惊惧不已的败兵,如何面对刚得胜后的罗成所部?

    孟海公看到阚棱高举着一杆长白鹰扬府的旗帜,面容阴鸷。

    当他看到西门君仪举着的那面司马罗成的旗帜时,更是嘴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再看到罗成身后跟着的黑白二夫人,他的眼睛则充满怒火。

    他一看到二人,就认定是两人带着官军来袭的。

    “林娘子,若是你愿意亲手上前斩下孟海公,我可以为你们请功,也许将功赎罪,能够重获自由。”他笑呵呵的道。

    黑白姐妹怔怔的望着罗成,又看着对面咬牙切齿的孟海公,冷着脸不说话。

    “哎,机会给了你们,既然不肯珍惜,那就罢了。”

    罗成长呼一口气,这岛上充满了各种混合的气味,闻的有些恶心。

    他挥了挥手里的锤子,虽然这锤子看似不大,但在这小岛上,近身步战那绝对是利器。锤头的重心,能让锤子拥有极强的打击力,更别说他这锤头还是六叶锤,杀伤能力更是翻了几倍。

    挥动锤子时,罗成的气势为之一变。

    不再是嬉皮笑脸,也不再是轻松惬意,浑身都是杀气,无比专注。

    林良玉也是使锤的,用的是流星锤,她只看了一眼罗成的锤子,就知道这家伙有多猛。

    “孟海公,我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弃械跪地抱首投降,不杀!”

    孟海公挥着手里的刀,咬牙切齿,“呸,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自当初逃入水泽起,这位曾经的县录事,便很清楚一旦自己落入官府手里的下场。所以他散尽家财,招兵买马,在水泽里也是四处吞并其它的小伙势力,为的就是自保。

    可料不到,上千的人马啊,居然一下子就被人围在了这个荒岛上。

    “跟他讲个鸟啊,杀就是了。”徐世绩虽然很年轻,可却杀气极重,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孟海公咬牙,“弟兄们,杀一个官兵,我赏钱二十贯,若是谁杀了罗成,我赏他二百贯。谁若是擒下林家姐妹,我把这两女人赏给他。”

    黑白二夫人的美名,那是在大野泽里广为流传的,大家都知道,连孟海公其实都一直垂涎这两娘们呢,只是一直不得机会。

    现在有机会上这两女人,这些人真是少活十年都愿意。

    数名贼人发声喊,直接提刀冲了过来,都想拿罗成的二百贯赏钱。

    “他娘的,老子才值二百贯?”罗成笑了。

    舞起锤子,迎上前去,一锤轮圆,直接砸中一个家伙的胸脯,只听的一声闷响,那人胸腔塌陷,立时毙命。

    一脚抬起踹开死尸,罗成提起锤子再次挥向另一人,那人举刀来砍,罗成的锤子直接锤飞了他的刀,然后还砸在他面门上,把半个脑袋都砸没了。

    这就是使锤的威力,普通的刀剑一刀砍过去,顶多砍开一道口子,未必就能致命。但是被锤子砸中,几乎就没有活命的可能了。

    脚不停歇,罗成挥锤而进。

    一把六叶锤舞的呼呼作响,左挥右砸,冲向他的那群贼人,转瞬之间就被杀光了。

    只见地上一片尸体,横七竖八,每个尸体都惨不忍睹,有天灵盖被砸碎的,有半边脑袋被砸没的,有胸腔都塌了的,还有半边肩膀垮碎的·······

    一锤之下,没有活命,没有完整的尸体。

    片刻功夫,他就杀了十余人。

    都不需要后面的众人出手,冲上来的这群人就死光了。

    罗成杀完了人,却还有力气甩了甩锤,把沾在上面的血肉甩干净。

    “还有想来拿二百贯钱的吗?”

    “还有吗?”

    再无一人上前。

    罗成上前一步。

    孟海公身后剩下的那百余人,不由的齐齐退后的两三步。

    那一顿乱锤,已经把贼匪们的那点血气全砸光了,二百贯钱虽多,黑白二夫人虽美,可也不及命珍贵。

    罗成长呼一口气。

    用锤就讲究的是一个猛字,就要一气呵气,一锤就得决定生死,没时间来锤个三五百回合的,每一锤下去,都是全力。

    连锤倒十几人,这瞬间的爆发,也确实考验本事。

    这一口气正好用尽,虽然力气还有,但气息却无法持久了。

    黑白二夫人看的心中颤抖,本以为罗成只是个嘻皮笑脸的朝廷鹰犬,谁也想不到他能眨眼之间,拿锤子直接锤死这么多人。

    罗成转身回来,“嗣业、存孝,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

    老四长挝地上一顿,“哈哈哈,老子早等的不耐烦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