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酒,罗成本想找单彬彬聊聊,结果发现找一圈也找不见人了。

    阚棱告诉他,单彬彬已经知道单罗两家订亲之事,所以跑了。

    “跑了?为何要跑,跑哪去了?”

    阚棱这些天可被单彬彬折腾惨了,对这丫头心有余悸,无奈的道,“红线姐姐说彬彬姐回单校尉那边去了,说你们现在订了亲,不适合再呆一起了。”

    罗成有种风中凌乱的感觉,这啥意思。没订亲的时候,天天赖在他身边不走,现在这订亲了,她倒跑了。

    “义父别误会,彬彬姐很高兴,她只是说要在家等你去迎娶呢。”

    “什么辈份啊。”罗成对阚棱叫他义父,叫单彬彬姐有些无语。不过走了就走了吧,还省的她到处乱窜,总担心她。

    谈心谈不成了,罢了。

    罗成径直去了那边的俘虏营里。

    “这里呆的还习惯吗?”

    罗成进营,看见黑白二夫人正坐在那里晒着太阳,便笑眯眯的问道,他此时刚喝的半醉,衣襟半解,浑身散发酒气,双手叉腰,显得十分痞气。

    林家姐妹只是白了他一眼,便继续无视他。

    “姑娘,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你们告诉我孟海公藏在哪,并给我带路,那么等我拿下孟海公之后,我回报你们些好处,如何?”

    黑夫人林良玉冷笑道,“你以为我们是那种卖主求荣的人吗?”

    “难道你们把孟海公当成自己的主子了?”罗成反问。

    白夫人林红玉道,“孟海公不是我们的主公,但他救过我们寨子,对我们有恩,我们不会出卖他的。”

    罗成啧啧道,“看来你们姐妹俩还挺讲义气的,只是孟海公怎么不来救你们呢?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们这份义气的,真的,虽然说其实挺没必要。”

    林良玉没耐心跟罗成在这里闲聊磨嘴皮子,被擒下关在这里,她心情糟糕的很,恨声道,“滚!”

    罗成从阚棱手里接过林良玉用的那支流星锤,轻轻的左挥右舞的,“这锤子挺重的,看来姑娘是个暴脾气。姑娘们不肯出卖孟海公,但是呢,我相信会有人愿意的。一会你们不如跟我一起去瞧瞧?”

    “我手下没有那种人!”

    “你们一起瞧瞧不就知道有没有了。”

    罗成打趣着道。

    他说完,让王雄诞把俘虏营里那些人赶过来,然后向他们当众宣布,若是谁愿意说出孟海公躲藏之地,并带路的话,他就赦其罪行还他自由,只要事成,到时还给他的家人自由,并赏钱百贯。

    话音一落,便有许多人争着喊着愿意说出孟海公的下落。

    罗成笑着扭头与林家姐妹对视,两姐妹一张脸都黑了。

    “好,机会难得,可别说假话哦,来人,把这些愿意带路的人带下去分开询问。谁若是敢乱说话说假话,下场会很惨。当然,若是说真话,我也会重重有赏!”

    一群想要自由的人被带下去分开讯问,一会后,各人的口供收到一起验证核对。很明显,有人说假话了。

    罗成问林良玉。

    “黑夫人,你说这些人里谁说的是真话谁说的是假话呢?”

    林良玉居然破天荒的道,“你不要为难他们。”

    “可我有言在先,他们却骗我?”罗成笑着转头,然后脸上换成了冷酷之色,“把那几个敢欺骗我的,拉下去,砍掉双手大拇指,给他们长点教训。”

    回过头来,他又成了笑脸。

    “走吧。”

    “去哪?”

    “自然是去找你们的老朋友孟海公了,我答应过刚才那些人,谁给了我真情报,我回头要赏赐的,我总得去验证下真假。”

    通过俘虏口供得知,孟海公其实就隐藏在距此不远之处,他把人马分散隐藏,自己只带着一股大约三百人的贼匪藏在一处芦苇荡中,另外的人马则由他的兄弟和儿子统带。

    这家伙抱定主意是不与罗成交手,想要苟到罗成自己退兵。

    黑白二夫人的行动,完全就是擅自行动。

    最终,五百人马出营。

    三百人马守营,余皆乘坐船只入泽。

    林家姐妹就随在罗成的身边,罗成也没有绑她们,不过有小六等人一直在盯着她们,却也不用担心什么。

    数十条大小船只,如一群鲨鱼奔腾。

    游向泽中深处。

    “罗成,你为何就不能放过这泽中逃民们一条生路?”

    罗成转头道,“这已经不止是逃民的事情了,这大野泽中,汇集了多少贼匪乱民,你知道这些是什么?是火星,一旦燃起,便将形成漫天大火,到时候,会殃及无数人。你看过城池失火吗?城里房屋密集,火势一起,难以阻挡,尤其是在秋冬之季时,天干物燥,更是难以救援。所以如果有房子着火,最好的办法不是去救火,而是把这着火房子边上的几栋房子给拉倒,隔离之源,然后再去灭火,避免让他蔓延开来,殃及无辜!”

    谁都想过安稳的日子,如果只是一群避世的逃民,罗成当然愿意不管他们。可现在问题是,那些逃入泽中的贼匪就是火星,而那些逃民,便是火星边上的干柴稻草,他们聚在一起,这火一起,就将难以控制。

    “我们只是一群逃民而已,为何要这样赶尽杀绝?”

    逃民?罗成摇摇头,这个时代放弃户籍,逃入山林之中当个逃民,绝不是什么隐士。这种行为,其实就跟后世你放弃国籍,加入他国是一样的行为。甚至比这个还要严重的多,比如你只是加入别国,是你自由。但若是你加入别国,你还来给别国收集情报搞破坏,那就没人能容忍了。

    至于你不做大隋子民,大隋自然也就不会把你当子民。

    几十里水路。

    其实也就半天不到的功夫路程。

    天近黄昏,远处一片起伏的芦苇荡,似连绵不绝。

    这里就是孟海公藏身之所了。

    躲在这里面,想找个人确实挺难的。

    罗成让阚棱取来一个火把,然后点着,他将火把递向林良玉。

    “姑娘,不如你来放把火,看看这芦苇里究竟有没有藏着老鼠,又藏了多少?”

    林良玉不吭声,他知道罗成这计划的阴狠。

    再深的芦苇荡,可一把火也能把里面的人都逼出来。

    “既然你不愿意,那这火还是由我来放吧!”

    罗成笑着将火把投向芦苇荡里。

    秋季,芦苇渐枯,加之天干物燥,芦苇一点就着。火光燃起,迅速蔓延开来。

    “我们退后,等老鼠出来!”罗成下令。

    数十条船便分成几队,远远散开,将这片小岛外围的芦苇荡给围了起来。

    火起,烟起。

    很快,从芦苇荡里就钻出一条条的船,他们拼命的划着想要逃离。

    罗成从阚棱手里接过一把步弓,两石的强弓,配上长箭。

    各条船上,一个个的府兵乡勇,也都拉开了弓。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