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泽中,半淹没的巨野旧城一角。

    秋红染红了几片树叶。

    一阵风吹来,将一片红叶吹落。红叶飘零,飘忽落入树下的一汪清水之中。

    叶落水面,荡起一圈涟漪。

    波纹散开,一直荡到一对正在出浴的美人身边。

    一对美人,一个白,一个黑。

    白如羊脂美玉,黑如珍珠闪亮。

    两个美人头发散开,身上只着了一件围肚,轻松惬意的在水中游泳。水泊里长大的姑娘,打小就会游水,她们对水极亲切,在水里就跟那水鸟一样自由。

    “啊,好舒服。”

    黑夫人一口气在水底下潜游许远,从水下抬起头来,便跟出水的芙蓉般美丽。每有烦心之事,她总喜欢下到水里游上一会,自由自在,无拘无束,那烦恼便也都抛在了水中。

    “是啊,水里游一会,感觉一身轻松。”白夫人也在水中露出头来,“只是这巨野泽虽大,只怕以后也再难有我们的立身之处了。”

    黑夫人叹了声气,感觉人离了水,便跟鱼儿到了地上。

    “那些官府的鹰犬有动静吗?”

    白夫人回了一句,“他们在西南扎营,好像在休整,听说好像没急着入泽来。士兵在伐木,似准备造船,而那个什么白虎罗成等人则天天在山林打猎,水泽中钓鱼,倒像是来秋游的。”

    黑夫人精神一振。

    “你说那些狗狼天天在游猎钓鱼?”

    黑夫人点头,“嗯,每天就在游山玩水,打猎钓鱼。昨天都跑到龟山岛来了,就不过几十人,胆子可真不小。”

    龟山岛在巨野泽的西南边,距离泽对岸不近,但也不算远,已经有大约二三十里的距离了,隔着浩浩水面,这个距离其实已经很让黑夫人心动了。

    “他们还会再来吗?”

    白夫人看姐姐激动的样子,一下子反应过来,“姐,你想动手?”

    黑夫人在这水泊里长生大的,对这里有感情,也早习惯了三百里水泊是治外之地,大家是自由的人,不受官府统治。

    以前官府也常来泊中,想要编户迁民,但都遇到她们的激烈反抗。

    “孟海公那个胆小鬼,只知道躲藏,做缩头乌龟。可越是这样,越会让那些鹰犬得寸进尺,我们必须得让他们知道水泊的厉害,否则别想安生。若是能围杀了那伙家伙,则那几百兵勇将不战自溃。”

    “孟海公那老家伙,肯定不会同意的。”

    黑夫人却是有些忍不住了,她是个急性子,想到就要做,“他不肯,那咱们就自己干。不就是几十人马吗,龟山岛离对岸近三十里,只要我们悄悄的潜上岛,杀他们个措手不及,那些家伙就算有大军在对岸,也救援不及。”

    “可如何偷偷潜入?”

    “我们今夜就趁夜划小船潜上岛埋伏,等明天他们上岛后再动手。”

    黑夫人伸展双臂游向岸边,她自水中站起,步步上登,浑身湿漉,体态丰腴,有着让人惊叹的肌肉线条,一双腿更是无比的结实。

    上岸,她披上一件长袍,然后拧干头上的水。

    “我去准备安排,你自己一人再游会吧。”黑夫人匆匆的走了。

    “姐,你总是这么的性子急。”白夫人捧起一把水,泼向岸上,可黑夫人却已经背影远去了。

    夜幕降临。

    官军营地隔水相望二十余里远,水中一座小岛,形似一只巨龟浮在水面。

    岛上原本也有一处寨子,一群逃民在上面生活。不过自从官军到来后,这岛上只余一座空寨,岛上的人全都逃了。

    这几天白天,罗成都会与单雄信等一伙人过来岛上钓鱼打猎,欣赏一下巨野泽的风光。

    黄昏之时,几条船便载人返回了对岸营地。

    岛上一片寂静。

    只是那寂静漆黑的岛上,却还隐伏着一支人马。

    罗成嚼着一根草茎,草茎已经干枯,嚼着也没什么味道,但实在是有些等人的无聊。

    “已经三天了,真会有鱼上钩吗?”

    齐国远也嚼着一根草茎,问。

    “钓鱼得有耐心。”

    “你前天这样说,然后昨天也这样说,今天是第三天了。虽然现在入秋了,没有什么蚊虫叮咬,可是趴在这里很无聊啊,而且天气也有点冷。”齐胖子道。

    “放心,该来的总会来的,我们已经投下了这么肥的饵,没理由鱼不上钩的。”罗成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那你怎么就确定他们一定会晚上来呢,就不能是白天杀过来吗?”

    “因为晚上来的话,便可悄无声息,突袭总比强攻要容易的,没有人会特意舍易求难,这不符合逻辑,逻辑明白吗?”

    “不懂。”

    “就是人正常的思维方式,思考东西总会有条理性的,这个条理性能大大提升你的效率,但是也最容易被人所把握规律,反以有时候兵法上会说,要反其道而行之。不过我们现在对付的只是一群贼匪而已,所以没必要搞太复杂,否则到时迷茫的反而是我们自己。我们只要顺着这个条理,寻找到他们的选择可能性,然后在这里等就行了。”

    三天,每天早上几条船上岛,运来几十人。到了黄昏,船又载人回去。可实际上,每天早上船都载着几十人上岛,但每天黄昏其实都是空船返回。

    到现在,岛上已经布下了罗成的二百兵马,张网以待了。

    又等了大约一个时辰,齐胖子觉得今晚可能又没戏了。

    这时岛上响起了兵戈交击之声,然后是火亮亮起。

    齐胖子一双眼睛立即睁大了,他往那边瞧了瞧,然后转向罗成,目光已经充满了佩服。

    “鱼果然上钩了。”

    罗成哈哈一笑,干脆翻了个身躺着。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罗成三义子中年纪最大的阚棱去而复返,他翻身下马,向罗成禀报。

    “义父,得手了。”

    “战果如何,大鱼小鱼?”齐国远忙问。

    “四叔说抓了两条美人鱼,收效不小。”阚棱道。

    “走,瞧瞧收获去。”

    罗成起身,翻身上马,带着齐胖子等人往那边赶去。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