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隋唐大猛士 天涯 隋唐大猛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仿佛一夜之间,春天就来了。

    草木逢春,天地间忽然就罩上了一层绿色的纱衣。

    青草绿绿,桃花朵朵。

    大业六年的春天,章丘也一片欣欣向荣,经历了去冬的匪乱以及剿匪后,章丘县境内似乎已经没有匪贼,贼匪都对章丘避而远之,销声匿迹了。

    就连章丘的长白山里,如今都是一片播种忙。

    大半年的时间过去,如今的罗成已经不再是当初刚来时那高瘦样子,每天练武,如今骑射技艺大进,五十步远,步下开弓十箭能够有七八中。就算是马上开弓,十中也能中五。

    自得了单雄信送来的两把枣钉槊,这两把槊让他如虎添翼,使的是得心称手,槊法突飞猛进。

    现在他已经是一身的肌肉,八尺个头有一百八十多斤。体重起码增加了五十斤,但却不是大肚肥肠,而是打熬出了一身的肌肉。

    手掌更粗糙了,也更有力了。

    他甚至连毛笔字现在都写的有模有样了,起码不再会被人鄙夷不通书法。

    新年过后,郡兵营五百人满员,土地也分下去了,每个营兵山里分了五十亩口分田,乡里分了十亩永业田。后顾无忧之后,他们安心练兵。

    年后这段时间,罗成也几次率兵越过县境,深入到了长白山其它几县辖下的山区剿匪,以剿代练,效果不错,尤其是每次剿匪总有不少收获。

    杀死的贼匪能请功,俘获的贼匪则干脆都做了郡营的奴隶,负责在郡营的铁作坊打铁,或者在郡营的军屯田里戴着镣铐干活。

    每次还总能缴获一些刀兵武器,或牛马猪羊,以及不少金银细软等物。而山里的一些漏网的逃民,每次发现也会被郡兵围了,然后捉回来当了军屯奴。

    兵越练越勇,匪越剿大家却越富。

    原本贼匪多如毛的长白山里,现在已经很难找到成伙上规模的了,就连以前山里那些逃民,现在也基本难寻踪影。

    匪剿的差不多了,这也差不多要春播了。

    于是罗成便只留了小部份人马值守,其余人干脆都赶春播。

    衙门里甚至也放了春假,让胥吏们回家种地。

    新的县丞已经到任了,果然就是房玄龄,今年三十出头,比杜如晦更沉稳些,没那么多的书生气,他自到了之后,县衙运转果然更高效,胥吏们也没有人敢偷奸耍懒,更无人敢欺上瞒下。

    新的主簿也到任了,是录事段偃城的兄长段偃师。

    他到任之后,段偃城便被段偃师以避嫌之名,让他辞了录事之职,回家去了。不过段偃城在家倒也没闲着,他成了白水乡的乡团校尉,也不知道他们兄弟是怎么想的,或许是见罗成握着乡勇郡兵,便也想抓点人马在手。

    暂时罗成跟段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段偃师每次见到罗成都还主动打招呼,甚至有天带着儿子段志玄过来向小六陪礼道歉。

    罗成对段家总觉得不怀好意,也表面应付,不过心里暗暗留着意。

    段志玄如今天天呆在他叔父的乡团里,据说带了队人马,也是整天操练,不知道在划算什么。

    张仪臣依然还是县令,他做了秦琼的岳父,因此跟罗成的关系更加亲密,有房玄龄和杜如晦这两位佐官,张仪臣现在日子过的很轻松很惬意。

    文有房杜,武有罗成,章丘县进入了难得的太平阶段。

    不过也有不好的事情开始了。

    开春了,各种都在赶春耕,可郡里已经开始让县里筹备今年的派役。春耕结束后,县里将要应上面要求,派出大量的民夫去服役。多数都是出县甚至是出郡的大役,如往东莱造船,往涿郡打造军械、去洛阳筑城等等。

    好在今年罗家不用担心了,段偃师当了主簿后,让他兄弟回家了,却主动提出让罗成老爹来当录事。

    罗成倒觉得老爹没必要去衙门,但几个兄弟却觉得录事不错,最后老爹也同意了,罗成便没反对。

    如今老爹是县录事,大哥继祖是长白乡里正,二哥是长白乡校尉,三哥是郡兵营的一团校尉,四哥是县司法佐兼二团校尉,他自己是县都尉,而小六则是营直属旅旅帅。

    大姐夫是郡兵营旅帅兼皂班捕头,二姐夫是郡兵营的记室兼县司户佐,三姐夫是郡兵营旅帅兼快班捕头,四妹夫也是县郡兵营的旅帅。

    一家子人现在都有官身或吏职,因此今年并不用担心派役。

    就连县郡兵营的这五百兄弟,县里也同意不派役。

    一切都非常好。

    眼下对罗成来说,就是要把家里的那一千多亩地给播下去就好。

    现在老大老二老四都结了婚,他们的新院子也都盖好了,因为是夯土加木梁柱结构,房子起的很快,如今都已经搬到新院另住。

    罗成他们几兄弟的房子也盖好了,但他暂时还没有搬过去,依然还是住在老院子,老院子也翻新了,换了瓦顶,墙壁也刷过,屋里添置了些新家具。

    另外罗成还在县城里买下了一间大院子,他现在经常在县城里议事,因此干脆花了点钱买下了一座院子,价钱倒也不贵,甚至还买了几个奴仆,现在那院里有管事有厨娘有车夫有门子有丫头,不回家的时候就住那边,一回去就有人侍候,倒也舒适。

    骑马回到家,兄弟几个都回来了,现在都在忙着春耕的事情。

    如今各人都分了家,每人名下都有地,如何安排都由各自说了算。

    “小五,你田庄里也上点心,这一年之季在于春,春耕都不管,哪能行。”罗母现在也富态了不少,脸上有光泽了,如今不需要她再下地干活,就连编纱织布这样的事情也不需要了,家里还有丫头侍候,这人气色一天好似一天。

    她现在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看着家里三个媳妇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老大媳妇年前怀上了,老四媳妇年后迎进的门,进门没多久也怀上了,倒是老二媳妇,反落在老四媳妇之后,赶在这正月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有了喜脉。

    “娘你放心吧,我田庄那边有庄头把式呢,种地他们比我熟,之前已经过来跟我禀报过了,说是今年一半地种水稻,然后再种些小麦,剩下那些缺水的地方种粟谷。”

    也就是一千亩地,但是那边现在有二十多个奴隶,牛马这些耕地的大牲口也不缺,因此根本不用罗成怎么操心。尤其是罗成之前颁下的那个亩产超过一石,多收的就能有分成的悬赏之后,那些人干活很用心。

    特别是他把那一千亩地分成了几份,让四五个奴隶分一组,然后分组分片耕种管理,这样也省的他们吃大锅饭,让他们包干做事更有积极性。

    “你啊,就是心宽,这么重要的事情全扔给下面庄头去了,也不怕他们弄不好。”

    “他们要是弄不好,那我就更弄不好了。”罗成可没精力心神去天天下地盯着呢,就如郡营里的军屯,郡营在山里足划了两万亩地,这些地他也是全交给下面人去管了,具体的就由屯田奴耕种,春耕忙就让郡营兄弟也帮下忙。

    “一会喊老大他们都过来吃饭,难得一家人都在。”老爹道。

    刚说完,阚棱骑马冲进院子,滚鞍下马,急急忙跑了进来。

    “义父,历城秦家派人送信来了,说是····说是···”

    “说是什么?”罗成见被他留在县里的阚棱急急忙跑来报信,估计是出什么大事了。

    果不然,阚棱告诉他,秦叔宝刚派人送来信,说秦母去世了。

    “怎么人说没就没了?过年时去看,不是还十分硬朗健康吗?”罗母惊讶又悲伤的问。

    “说是好好的突然就没的,没病没痛的。”

    老爹叹了声气,“估计也是寿数到了,这样走了也好,没受折磨。收拾收拾一下,准备去郡城奔丧吊唁吧。”

    “我那苦命的嫂子哟。”罗母忍不住泪水下来,“这儿子刚娶了妻,孩子都还没怀上,孙子都没抱到,这就走了,走的也太早了。”

    “起码也看到叔宝长大成人还娶了妻,这走的时候叔宝也在身边守着走的。”老爹劝尉妻子。

    罗成听了也不由的心情有些沉重,老太太是个很不错的人,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她也没有嫌弃过半点罗成乡下小子,每次去都把他看的很重,让叔宝多照顾他。

    如今居然说走就走了。

    存孝和嗣业他们听闻叔宝母亲走了,也都叹息。

    “我这就去安排车马,明早咱们就走。”

    虽然现在家里忙着春耕,但遇到这样的事情,也就只能先扔下了。

    罗成让人去田庄把自家的庄头喊来交待些事情,坐在那里想着,舅母这个时候去世,叔宝做为武官,按规矩要为母丁忧。

    而一般丁忧,是守制三年,实际是二十七个月。

    从丧事这天起,要辞职在家守孝满二十七个月才行,否则就是不孝。这样一来,叔宝暂时不会再回东莱军营了,怕是也参加不了明年的东征高句丽海路进攻了。

    接下来三年,秦琼要吃、住、睡都在父母坟前草庐,不喝酒不洗澡不更衣,停止一切娱乐活动,除非遇到特殊的紧急情况,朝廷特旨夺情方可起复任事。

    有时,担任要职的武将或出征在外的武将不丁忧守制,而是给假一百天。若不许丁忧,称为夺情,若是丁忧未满三年而征召出来则称起复。

    “希望来护儿不会夺情吧,就让叔宝在家好好守孝三年也好。”他心想着。

百度搜索 隋唐大猛士 天涯 隋唐大猛士 天涯在线书库 即可找到本书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