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世绩从地上狼狈的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苦笑着对罗成拱手,“一力降十会,五哥这把马槊当成锤子使的打法,还真是无招胜有招,世绩服了。”

    罗成跳下马,过来帮徐世绩拍打身上灰尘,“让茂公见笑了,我虽然拜师郡丞门下学槊,可时间不长,学艺不精,面对茂公你那一刺胜过一次的犀利刺击,也只能无奈的胡拍乱砸了。”

    程咬金过来盯着罗成,跟看一个怪物一样的。

    “罗五兄弟,你这力气真是神了。本以为单二哥的这槊你顶多是拿的了,却不料还能使的这么妙啊。尤其是刚才这最后一招回马槊,回头一击,堪称绝妙啊。不要说徐大眼刚才没料到,哥哥我们都料不到还有这一招。这要是在两军阵前,你这招一出,大眼落马,这肯定就没了。”

    黄君汉等人也都点头。

    两军交战,这被打落马下,肯定没命。将军没了马,那就只能任人宰割了。不说没有了战马,无法跟敌将再交手,就是敌将身后跟着的步兵,都能把他淹没。

    徐世绩本来觉得罗成只是力气大,因此输的还有些不太服气。现在听程咬金他们一说,倒也觉得刚才罗成最后那一招确实了得。

    “这下我真是心服口服了。”

    单雄信道,“五弟啊,我看你刚才使这槊非常称手啊,要不这槊我就送你了。”

    罗成忙道,“这可不敢要,槊是将军的第三只手,我怎么能让二哥折臂断手呢。”

    “哈哈哈,其实吧,这枣槊我可不止一把。”单雄信得意的告诉罗成,一般将军都会有几套战甲和武器,除了常用的那一套,还会有备甲备兵。他虽不是将军,可平时习练骑射马槊,当然也不止一套。

    “就说这枣槊吧,其实我祖父当年种的可不是一颗枣树,而是一大片枣林。我呢,也不是自己想到用枣木做槊杆的,其实这金钉槊啊早已有之,我不过是仿效前人之法而已。我前后制好多把这个枣槊,有些自用,有些送人,现在手里还有几把,我干脆送你两把,这样你也可以一用一备。”单雄信非常豪爽大方。

    要知道,这枣槊虽是枣木为杆,但并不就比复合杆的简单便宜,一样费工费时。一把好槊,不说多,百贯总得要的。若是那种珍藏级的,几百贯都可能。

    随便就是几百贯送人,那相当于送人百亩田地了。

    罗成连忙挥手,“如此贵重之物,我岂敢收。”

    “你我兄弟投缘,何必这么客气呢,你是叔宝表弟,我们是叔宝兄弟,本就是兄弟伙,更何况二哥跟你投缘,你别再推辞了,再推辞就是瞧不起二哥。你要真念着人情呢,回头就好好的指点下二哥如何带这郡兵营,就算还人情了。”

    秦琼也在一边道,“跟他们你也不用太见外,都是自家兄弟。”

    于是罗成便只好收下,不过这槊他还真是喜欢。

    单雄信输了一把七尺大剑、翟让输了一把犀牛角弓。两人都没食言,说好回头让人取来。结果赢的程咬金和黄君汉却道,“那我们干脆也就借花献佛,都送给罗五兄弟,到时也请罗五兄弟给我们指点指点下郡兵统练之法。”

    两人不但把大剑和角弓拿了出来,还把自己的西域宝马和七星龙渊剑也拿了出来一起要送给罗成,徐世绩输了,更大方的表示,要送罗成二十匹马。

    “你别跟徐大眼见外,这小子就是钱多。他爹可是东郡第一豪强,家中万亩良田,家里还有商队每年往塞外贩马,什么陇右河西马,什么青海龙驹,什么塞北突厥马,什么河套马,什么塞上契丹马,他家都有,多的是。”

    程咬金在一边道,“别跟他客气,他送你多少你收下就是。”

    几人说说笑笑,都又回到厅里喝茶。

    张须陀看完切磋也就要走了,他公务繁忙,刚开年,衙门的事情多。不过走之前,他还是批评了下罗成,说罗成刚才马上比斗,槊使的就跟屎一样差。只知道胡拍硬砸,没有半点的章法,我白教你了。你力气虽大,可也不是那样用槊的,槊最猛之处还是在于击刺,而不是拍打,切记,回去好好练。”

    他一走,众人聊的更轻松了。

    “要我说啊,咱们可以找个机会一起干。”程咬金突然提议。

    “啥一起干,怎么干,干什么?”徐世绩白眼撇他。

    “当然是干贼匪啊,如今这地面不靖,贼匪横行,关键是吧,这些贼匪都喜欢流窜做案。咱们召集人手来剿,他们就跑出地界窜到别处去了。等我们这边一消停,他们马上又窜过来了。整天跟猫捉耗子似的,你说这只有千日做贼的,也没有千日防贼的啊。”

    东郡、济北、济阴、齐郡,全都是在黄河、济水一线,境内有这四渎中的两条大河,便意味着贼匪流动性极强,而他们都是各郡里的郡兵乡勇,平时也各守本境,面对着这些流来窜去的贼匪,有时便很难有办法。

    “咱们几家联合起来,一起干。”程咬金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可是这越境剿匪,怕是不行吧?”徐世绩道。

    翟让做为东郡法曹在之方面倒是比较内行,“倒也不是不行,毕竟你们是郡兵乡团不比府兵,府兵不得轻易越界,必须得有兵符军令才可调动,但郡营乡勇倒没这么多束缚。只要你们能够先打通郡里,几郡之间达成一个协议,那么便没什么问题了。”

    上面通好气,那么越界剿匪就不是事了。

    “这么说就是行了,咱们几家郡营乡团比不过罗五兄弟的章丘营,平时都是些乌合之众,上不得台面,真要搞大动作,还得联合起来。我看各家可以先抽调点精锐,咱们拉出一支精锐队伍来,先找几伙贼匪,干他几票,打出点士气声威来先。”程咬金野心比较大,他甚至计划着,先以在座的几家联合,等以后打出名气来,到时就可以把几郡的各县乡的郡兵乡团都联合起来。

    到时这流窜各郡的贼匪便无处立足安身。

    “咱们这就一方有匪,八方来剿,还怕剿不清这些鸟毛吗?”老程拍着桌子道。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