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郡,历城。

    秦家大宅,翟让、单雄信等人与罗成越聊越投机,真有种相见恨晚之感。

    “小五原来也练槊啊,正好,我们一干兄弟也都习槊,一会正好切磋切磋。”单雄信说道。

    徐世绩指着单雄信对罗成道,“单二哥的槊可不简单,他家庄子前种了颗枣树,还是他祖父种下的,后来二哥便砍了这颗枣树制作槊杆,槊锋下的留节处还特意加粗,并增加了许多突出钉头,制出来的槊全重七十斤!”

    “七十斤?”罗成惊为天人。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拿的动七十斤的槊,这又不是比力气,拿的动舞的起就得,这可是得做战啊。

    “别听大眼开玩笑。”单雄信道。

    “我没开玩笑啊,不都说你那槊叫金钉枣阳槊,槊杆有碗口粗,槊重七十斤,又号称寒骨白吗?”

    徐大眼笑呵呵的道。

    “叫寒骨白没错,金钉枣阳槊也没错,但槊杆可没碗口粗。一般槊都是用桑柘木为杆,还经过层层工序复合而成,但是枣木其实也是质地坚硬密实,材质沉重,耐磨耐腐,是做兵器的上佳材料,只是做出来偏重一些。”

    “恰好我也有两把子力气,所以便取了根好枣木做槊杆,因为槊杆重,所以我也把槊头加重也些,在槊刃下的留情节处特意加了些凸起的钉头。”单雄信跟罗成解释道,“但说七十斤那真是夸大了,实际也才二十三斤重。”

    徐茂公道,“今制一斤合古之三斤,你这二十三斤不正好七十斤嘛。”

    于是大家哈哈大笑。

    二十三斤听起来没那么夸张了,但罗成还是惊叹单雄信的力气,虽说槊是马上兵器,可挥着二十三斤重的马槊,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普通大将拿十五斤马槊,都已经算是膂力强劲了,单雄信却弄了根二十三斤的马槊,而且他这槊杆不是复合杆还是根硬杆,这冲锋刺杀起来更不一般。

    “二哥果然了得。”

    翟让、黄君汉、单雄信、程咬金、徐世绩五人,俱擅马槊,精骑射,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官几代了,家世显赫,官宦世家出身,如今虽然说因为北齐亡国,他们家族都被当权的关陇贵族打压,变成了龟缩在地方上的地方豪强。

    可家族的百年底蕴在那里,没权但也还有财有势,打小便学习骑射,这马槊更是人人练习。

    相比起来,罗成兄弟他们这样的就差的远了。他们兄弟几个因为从小就打铁,抡惯了锤,这才有了一身子力气,可也顶多就是力气大,马和槊接都没接触过。因此老三学陌刀、老四练长挝,他开始也只是捡了把锤学,小六使棍。

    如今有条件了,想学骑射马槊,却得从头练起,起步就差了许多。

    饭后,单雄信几人说要切磋武艺,还让张须陀来指点。

    因为徒弟在,张须陀倒也留了下来。

    于是秦家的演武场上,一群人,各牵了马持了槊过来。

    罗成特意去看了看单雄信的槊,果然不一般,入手极为沉重,尤其是他那槊头,本来槊刃下有个留情节,就是一个突起的地方,为的是防止槊刺入体之后过深,这个突起处便称为留情节。

    一般也只是个突起,可单雄信这把槊的突起处,却比一般的要大的多,不但如此,上面还密布了一圈圈的钉头,弄的有点类似于一个小狼牙棒似的。

    按单雄信的说法,这样是为了配重,因为槊杆太重,不加重槊头便重心不稳,难以持拿。而加了钉头后,这把槊便能刺能拍,比起普通槊来,更具杀伤力,不过也就只有如单雄信这样的猛人能使习惯。

    罗成拿着使了几下,发现以他的力气倒也没什么问题,反而挺趁手的。

    本来大家看着罗成拿着单雄信的寒骨白挥起来,还想看他笑话,毕竟这么重的槊,一般人根本不称手。马上兵器,讲究的并不是越重越好,而是得越适合自己越好。

    过重了,那么影响使用,战斗上,瞬间决定生死,如果兵器太沉,影响到了使用速度和反应,那就是个死字。因此将领们的兵器,不比普通小兵,一般都是量身定制。

    “都说我表弟天生神力,你们还不信,现在相信了吧。这七十斤的重槊,他一样舞的趁手。”秦琼陪完宾客,也过来观看。

    徐世绩有些不服气的道,“舞的起来,可不一定就用的趁手。让我来亲自跟五哥切磋一下,就知道了。”

    ‘好啊,徐大眼一向是谁也不服,今天就让他跟小五试试,我赌他肯定要吃亏!”翟让跟徐世绩关系向来不错,这边起哄着道。

    “赌多少呢?”单雄信问,他跟徐世绩的关系更好,很清楚知道徐世绩虽才十六,可这身武艺却是让他十分佩服的。

    “我有一把角弓,白犀牛角制的,价值数百贯,就拿此为彩头如何?”翟让道。

    “那好,我有一把七尺的双手大剑,稀世罕见,也十分珍贵,我跟你赌了。”单雄信也拿出了彩头。

    程咬金马上道,“这么精彩的赌局怎么能没我呢,我就拿出一匹来自西域的宝马跟你们比。”

    “你看好谁?”翟让问。

    “我当然是看好徐大眼。”程咬金笑着道,“的对手罗五兄弟了。”

    黄君汉道,“你们两个看好罗五兄弟,单二哥看好大眼,他一把剑也不对称,干脆我再凑一把七星龙渊宝剑,这样就对等了。”

    那边。

    徐世绩跃上马,从随从手里接过自己十五斤重的马槊,“五哥,兄弟我来跟你切磋切磋。”

    罗成正要换自己的槊,结果徐世绩说,“你就用单二哥的这把槊如何。”

    “小五你就用我的槊试试。”单雄信在一边道。

    当下,罗成便持了单雄信的金钉枣阳槊。

    两人马上互相行礼,然后各自兜转马头,再调头加速对冲。

    练习马槊也有几个月的时间,罗成现在也算是马槊入门,骑术也不算差,但是比起徐世绩来还是差的远。

    不过比的只是马槊,又不是赛马。

    单雄信的槊极为沉重,虽然比他之前的槊只重了八斤,但实际上却重了一半。不过罗成拿在手里却感觉刚刚好,这份量感极爽。

    两人对驰而来。

    马上各自挥槊,徐世绩直接持槊击刺,罗成侧身让过。第一回合便结束了,二人策马跑过一段,又调头再来。

    这一次徐世绩依然是持槊击刺,罗成早有防备,他挥槊便扫,两槊相击,巨大的力气震的虎口生疼。

    二马再次错过。

    “再来!”那边徐世绩二击不中,却是越发兴奋起来。

    罗成笑着再次抬起了槊。

    再一次对冲而过之际,罗成主动的抢先横扫,徐世绩本来依然要刺,可罗成的槊来的快,只得也挥槊来挡,两槊相交,二马冲过。

    大家本以为这回合又结束了,结果二马交错之际,罗成却扭腰转头,手中的马槊也横扫过来。

    一记回马槊。

    任谁都没有料到这招,徐世绩听到风声想要反应,已是不及,沉重的马槊直接拍了过来,徐世绩只来的及匆匆把槊杆横在面前。

    寒骨白重重拍在他的槊杆上,巨力将徐世绩直接砸下马。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