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上。

    暴雨如柱,似银河崩决。

    无穷尽的雨淹没了天地,也冲毁了道路。

    一车车的粮草被淋湿发霉,运粮的民夫们绝望的坐在雨中。

    一个身影站起来。

    “譬如辽东死,斩头何所伤。上山吃獐鹿,下山吃牛羊。忽闻官军至,提刀向前荡。长槊侵天半,轮刀耀日光。”

    “长白山前罗五郎,纯着红罗绵背裆!”

    那狂暴的叫嚣之声,让麻木绝望的民夫们纷纷抬起头来。

    “昏君杨广、暴隋无义!”

    “天下苦隋已久!”

    “今路毁粮没,无可交差,与其被暴隋责罚,送去辽东填壕沟,不如反了!”

    绝望的民夫们鼓噪着,他们揭竿为旗,斩木为兵,拿装粮的麻袋缝成旗帜和甲衣,削尖了木头做长矛,纷纷拥立罗成为首,反了。

    ·······

    罗成满头大汗的醒了过来,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睡在历城秦家的客房里。

    心跳的还厉害,他心里想着,怎么做了这么一个倒霉的梦呢。

    揭竿而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摇了摇头,倒了一杯凉茶水喝,却是再也睡不着了。

    披衣,起身。

    罗成来到房外院里。

    月亮半边隐没在云里,地上一层白霜,天寒地冻,呼气成霜。

    “怎么,睡不着?”

    一个身影靠过来,罗成望去,却见是秦琼。

    “这马上就要成婚了,你是激动的睡不着?”

    秦琼笑了笑,“感觉有点燥热,出来转转。”

    罗成不由的扑哧一声笑了。

    “热被窝你不要,你偏跑到这外面来吹凉风。”

    “那你怎么也跑出来了?”

    “席上多喝了几杯酒,半夜口苦起来喝点水,便睡不着了。”

    过几天是秦琼大婚的日子,罗成也特意从章丘前来参加婚礼。不但他来了,罗家一家人都来了,罗母也有差不多十几年没回过家,虽说罗成的外祖外祖母也早去世了,那一支已经没人,但如今跟秦琼这边关系好,便也过来走动走动。

    秦琼的婚礼准备的很隆重,邀请了很多人。

    既有历城的许多士族大户,也有许多齐郡诸县豪强们,甚至连附近一些郡的客人朋友也邀请了。

    “自父亲去世后,历城秦家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秦琼感叹道。

    “表哥如今你是八品武官,还这么年轻,早晚能够重振秦氏门楣,光宗耀祖的。”

    “明天客人会很多,到时你要帮我招待客人。”

    “这个不用说,肯定的。”

    秦家曾经也算是齐地名门,可如今终究还是没落了,随着北齐的灭亡,曾经仕于北齐的秦家,也便被掀翻在地。

    “明天会有很多齐地名门豪强过来,你到时记得多结交一下,你现在也是官员,得多交些朋友。说不定哪位到时一眼相中你,还要拉你做个东床快婿呢。”

    罗成笑笑。

    秦琼说的这些还真不是玩笑,地方的士族豪强之间互相往来,甚至常互结姻亲,做为同一个阶层的人,他们自然愿意跟相同身份的人玩。

    联络有亲,也是加强家族实力,守望相助。

    而如秦琼的婚礼,那也是士族豪强们重要的社交场合,到时各家都会来人,许多年轻子弟更不会错过,这正是挑选才俊的好机会。

    罗成年十六就当了官,但毕竟罗家没什么底蕴,不过是乡下农家出身,若要走的远,或说要让罗氏家族崛起,与士族豪强联姻这是必然的。

    “我已经让我娘帮我打听一下,看下哪家有与你年龄合适的小娘。”

    “多谢表兄了,不过我现在可还不急。”

    “十六,也不小了。”

    罗成翻了个白眼,你这还没完婚呢,这马上就一副过来人的口气,也太那啥了。

    兄弟俩聊了会,天冷,便又各自回房。

    一夜无事,睡到天亮。

    天亮,便有客人陆续前来。

    罗成便充当了招待,帮着迎接客人。

    每到一个客人,便奉上请柬,然后便有秦府的管事唱名。

    然后罗成才知道,这个是历城什么崔家,那个是北海郡什么高家。不过大多数的人,他都不认识,也没听过,跟他们互相打个招呼而已。

    “济北郡东阿县程都尉到!”

    管事接过一名随从递来的帖子,看了一眼,便高声唱喝。

    站在门口的罗成便上前迎接,济北郡东阿县程都尉,这个名头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现在是都尉,因此听到别的都尉时便不由的多了几分注意。

    “在下章丘罗成,叔宝的表弟,恭迎贵客。”

    “原来你就是章丘罗五郎,幸会啊。”

    来人一巴掌拍在罗成的肩膀上,这个本来是有点失礼的动作,却让罗成反而觉得这人倒是挺随和的,毕竟刚才迎了那么多的什么士族豪强,都是一脸客套的假笑而已。

    “在下东阿程咬金。”

    罗成望过去,却见站在他对面的汉子八尺开外,虎背熊腰,豹头环首,尤其是还留了一副钢针般的短须,修剪的还挺精致。

    但是阔面大口,第一印象就是那种很自来熟的人。

    “程咬金?”

    “估计兄弟没听过哥哥我名字,不过不打紧,我家跟叔宝家是世家,我们程家以前也是三代在齐为官,我小时常跟叔宝一起玩。”

    程咬金笑着介绍自己,“哥哥现在也在家里带些郡兵乡勇,不过比不得罗成兄弟你,剿匪平贼,这名气都传到我们济北去了。哥哥可是非常佩服你的,有机会,咱哥俩好好切磋一下武艺。”

    程咬金啊,罗成没料到会在这个场合下见到这位猛人。

    老程拉着罗成丝毫不见外,呱拉呱拉就是一通说,按他的话说,他们老程家那也是曾经阔过的。他家是三国著名谋士程昱后人,他程咬金是程昱的第十三代孙。程咬金曾祖在北齐为兖州司马,他祖父为黄州司马,他父亲则曾任过济州大中正。

    说来,程家也是官宦世家,他是不折不扣的官二代。只不过北齐亡后,程家也受了影响。他爹原来是管一州地方官吏选拔的主官,齐后灭就专心在家读书教子。

    当然,程家官宦世家,家里田地众多,不当官了依然是地方豪强大户。

    这不,大业以来,天下开始动荡不安,各郡都派了郡丞专统郡兵,剿匪捕贼。打小就习武练槊,骁勇有名的程咬金便被济北郡丞特意请出来提了东阿县的郡兵都尉,跟罗成一样带着几百号乡勇郡兵。

    “兄弟,听说你们章丘县郡兵营搞的有声有色的,不但装备齐全,而且手下兄弟个顶个的精悍,你也传授哥哥一点要诀,哥哥带那东阿营,要装备没装备,要钱粮没钱粮,还尽是些老弱,可愁死哥哥了。”老程拉着罗成就不放了。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