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琼在南山村呆了一天便又返回了历城,因为马上就要过年,罗成便也只送到村口,但他与秦琼约好,等过完年便会陪母亲一起去秦家省亲。

    秦琼回到家,秦母还闷闷不乐,也不与他说话。

    “娘,你若真喜欢那张家小娘子,那便依你之意,请媒人去提亲吧。”秦琼道。

    秦母一下子欣喜起来,“去趟章丘回来就想通了,你这是见过张家小娘子了?”

    “没有,我去章丘姑母家了。”

    “那定是你表弟罗成劝服你了,看来张郡丞那日说的没错,你跟罗成更合的来些。这小五,年纪比你小,可一张嘴却比你厉害多了。”秦母欣喜的道,“张家小娘子不管是家世还是人品都是好的,连张郡丞都为她说了很多好话,总不会错的。”

    她欣喜的招呼管家,让他去请媒人。

    ·······

    新年刚过,罗家便喜事连连。

    先是老四存孝和刘三娘的亲事选好了好日子,就定在正月初六。过年前就已经完成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这几道仪式,娉礼也早送过了。

    正月初六是个好日子,罗母特意找人选的吉日。

    亲迎的日子还没到,家里又遇上喜事。

    大嫂早上吃饭时恶心不已,结果经验丰富的罗母一下子就看出这多半是怀了,连忙让大哥去请了大夫过来把脉。

    果然,是喜脉。

    一家人高兴不已,尤其是罗母,家里两个儿子都结婚了,老大都成婚两年多了,可老大媳妇肚里没半点动静。偏偏老二成婚也一年了,老二媳妇同样没有动静,这可把她急的不轻。

    甚至村里还传出了些风言风语。

    如今老大媳妇怀上了,这终于能抱上孙子了。

    初五。

    刘屠夫家就派了人过来送嫁妆,并让家里的媳妇过来铺床。

    这是时下的风俗,迎亲前一两天就会把嫁妆送到夫家,并让娘家的嫂子过来铺床。

    刘家的嫁妆很丰盛,是下了血本的。

    毕竟女婿是县衙的司法佐,还有九品散阶在身,女儿能嫁给这样的女婿,那是他们老刘家的荣光,但是也不能让夫家看扁了。

    送嫁妆的队伍足有上百人,一担担的嫁妆挑子。

    从各式家具到各种生活用具,甚至是衣服鞋袜被服脸盆脚盆毛巾,基本上包含了婚后生活需要的一切用品,甚至还陪了十亩地,外加上一匹马。

    更是请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吹鼓手乐班,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刘屠夫还真是舍得啊,居然还送十亩地。”

    “还真大方啊。”

    南山村门口,众人围观热议。

    “那你不看看嫁的是什么人家,女儿嫁给了四郎还会亏本么,现在送的这些,早晚能回本。”

    “可不,要不是罗家,他刘屠夫哪能在县城开饭馆,一年不少赚。”

    “那是,上次私卖牛肉,全多亏了五郎帮忙呢。”

    “是啊,听说现在刘屠借五郎的关系,打通了衙门,如今光明正大的替衙门屠牛,可赚钱了。”

    老四今天一身大红衣服,笑呵呵的端着一盘糕点站门口,见人就发。

    罗成做为新郎家的兄弟,当然也不能闲着,他跟小六等今天都负责招待新娘家的客人。

    一样样的嫁妆送到,娘家人都会特意的高喊报唱,好让人知晓。

    虽说不及那贵族名门嫁女,十里红妆,百家添嫁,但在乡下,刘家这手笔确实很大方了。

    罗家今天请来了十里八乡最有名的厨子,摆开了露天流水大席。

    章丘县,除了张仪臣和杜如晦两个上官不便亲来,其余的胥吏们都来了。甚至不少豪强地主们,今天也都不请自来,纷纷前来祝贺捧场。

    今时今日,南山罗家已经成为章丘县不可小觑的豪强大户了。

    “恭喜恭喜啊!”

    录事段偃城笑眯眯的拱手,让随从送上贺礼。

    八匹名贵丝绸,出手不凡。

    罗成代老四谢过。

    “多谢段录事光临,请一边喝茶休息。”

    “小六,你带段录事和段小郎过去。”

    小六今天也穿戴一新,跟着招待客人,闻声便招呼两人到院里去。

    到了院里,段偃城便过去跟几个相识的豪强打招呼,段志玄则打量着跟他一样年龄的罗士信。

    两人年龄都差不多,过了年都是十三岁了,但罗士信个子矮小,还很黑瘦。段志玄却长的很高大,尤其是面皮白。

    两人站一起,相差极大。

    “听说你也在学马槊?”段志玄问。

    小六嗯了一声。

    “我劝你还是趁早别学了,就你这矮瘦个,马槊都持不平呢。”

    他冷嘲热讽道,“这马槊可不是谁都能学的,你那根马槊是原来刘仁美的吧,要不你卖给我,我给你一百贯钱。”

    “不卖。”小六回道。

    “你留着也没用啊,还浪费一把好槊。”

    “我说了不卖。”

    “嗬,你这人真不识趣,你会用马槊吗,你马都不会骑吧?”

    士信不想理他。

    段志玄却道,“要不咱们比试比试如何?”

    “不想比。”

    “你怕输吧?”

    士信扭头,“你今天是客人,我怕你输了会哭。”

    段志玄恼了,“有种就跟我比,我把你打哭。”说到底,他其实也不过是才十三岁的孩子,平时缺少管教,便跟个霸王似的。上次段家让罗成敲了一笔钱粮,段偃城倒是没太放心上,可段志玄却一直记着,今天便想找个机会教训下罗士信,好让罗家在众宾客面前出丑。

    “那就比。”士信答应。

    段志玄兴奋起来,“好,够种。来人,把小爷的马牵来,马槊拿来。”

    那边士信也叫来阚棱,“去把我的马牵来,马槊也拿来。”

    阚棱看了看段志玄,“六叔,这不太合适吧?”

    “放心,一会就好。”

    很快两人的马牵来了,马槊马取了过来。

    两个少年在院外上马,这动静很快就引来许多人围观。

    “来吧!”罗士信骑在马上,手持着丈八马槊,身材矮小的他确实不如对面高大的段志玄威武,可他却丝毫不让气势。

    “驾!”

    段志玄双腿一夹马腹,持槊策马直冲过来。

    士信一双眼睛微微眯起,紧紧锁定段志玄,腿一踢马腹,同样策马向前。

    罗成听到阚棱禀报赶出来时,两骑已经冲近,喝止都来不及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