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琼来了,罗成亲自下厨房,就着刘家送的材料,做了几道下酒菜。

    “菜来了,冷切牛肉、炒牛肝、煎牛心、卤牛肠、熟牛脸,还有一盘炒黄豆和一个凉拌黄瓜。”

    秦琼看着一桌子的牛肉菜,有点愣,“杀牛了?”

    “放心吧,这个不是私宰的牛肉。四哥的娘子家在县城开了个饭馆,他丈人还是个屠夫。”

    官府禁止私宰耕牛,但牛总会有老病残的,遇到这种的禁私人宰杀,需要报备官府然后由官府派屠夫去杀。一般情况下,其实也就是屠夫跟衙门合作,打点些关系,然后便能取得这个宰杀资格。

    牛宰杀之后,牛皮牛筋牛角得上缴衙门,这是制甲制弓的重要材料,不得私留。可牛肉总不会浪费的,于是便会出售,只不过因为牛杀的少,所以牛肉向来价格高,一斤牛肉能卖到五六十文钱,一般人哪里吃的起。

    “尝尝,虽然都是些下料,可我有独门秘方,味道还不错的。”罗成笑着说道。

    一壶子水酒打开,刚温过的酒还有些浊。

    “确实不错。”秦琼试了一下炒牛肝,发现很入味,外焦里嫩的还带点沙的感觉,“想不到这牛肝也能这么美味啊。”

    “那可不,最好吃的肝其实是鹅肝。”

    “来,一杯浊酒喜相逢,恭贺表哥你升任八品的旅帅。”

    秦琼举起杯子跟罗成碰了一下,“要说恭贺,应当是恭贺你,上次我走的有些匆忙,本以为你受我牵连,估计张郡丞不会重用你了。想不到,这才几个月你都已经成都尉了。”

    “县都尉而已,也就是个乡勇头。”

    秦琼夹了一筷子熟牛脸,觉得这十分有筋道,吃起来很有嚼劲,味道还很好,真想不到牛脸还能这样弄,“小五啊,你如今既然已经是九品职官了,也算是正式进入了仕途,要不我跟来大将军说一声,想办法把你调到右翊卫来,以你剿匪表现的才能,来大将军肯定会很喜欢,到时先过去任个队正。”

    秦琼始终觉得在府兵里,那是比在郡兵里强的。

    罗成想也没有想的就拒绝了,去右翊卫做什么呢。来护儿现在驻军东莱郡,是在为东征做准备。历史上几次东征,来护儿基本上都是率领水路兵马,渡海东征高句丽,有一次甚至都直接打进了高句丽都城平壤了。

    只可惜那次是中了贼人的诡计,结果入城的隋兵四处劫掠,反被人家来了个关门打狗,损失惨重。

    罗成不想去东莱郡,更不愿意去打高句丽,不是他爱好和平,而是这明摆着失败的战役他实在没兴趣参加,几次东征,每次都是损失惨重,无数汉家男儿孤魂流落异乡,他可不想成为那一个。

    “我想不到王薄会刺杀你。”秦琼说到王薄这个老朋友。

    “其实我也不瞒你,这里有些内情。”

    这里也没有其它人,罗成于是把当初王薄行刺他的详细内情说了出来。

    “哦?还有这等事情?”

    “王薄虽说受人蛊惑参与谋反做乱,可是这人本性倒也不坏,只是生不逢时罢。”罗成叹息道。

    杨坚当皇帝的时候,一心休养生息,百姓日子还是可以的。二十余年的积累,大隋国力强盛,百姓也安康。

    可当今继位五年来,各种折腾,虽然国家依然富庶,可百姓却被折腾的很惨。

    大业三年四年修建榆林长城,前后动用了百万民夫,结果工期太赶,据说死了近半。再进行营东都建洛阳、修运河通江南,制军械造战船,几乎家家都有男丁被常年征召。

    大隋帝国的基础正在动摇,可惜皇帝却看不见。

    “表哥,你若是觉得张小娘子人还不错,我倒觉得其实你可以考虑下这段姻缘。你年纪也不小了,舅母想早点抱孙子的心情你也应当理解。反正东征不是还没开始嘛,你这趟回来了,干脆就别急着走了,把亲下定下来,然后等到好日子,便亲迎过门,先在家生个儿子再说。到时你想去东征,舅妈也不会拦着的。”

    罗成想劝秦琼在家结婚,这样说不定到时新婚燕尔的便不会去东征了。

    “再考虑一下吧。”秦琼道。

    兄弟俩喝了会酒,“小五,既然王薄托你照顾好他的妾侍和幼小儿女,你费点心。若是钱不够用,我这有。”

    “我既然答应了,肯定会照顾好她们的,这你放心。既然钱财,其实王薄早给她们备好了。他早就做好了打算,预先埋好了一大笔钱财,上次告诉了我,我已经把钱财取出来了,大约价值千贯钱财吧。”

    这些钱财罗成取出来后,存放起来了,暂时还用不上。

    京娘和两个孩子,他也都安排在了他的田庄里,暂时和那些奴隶们居住在一起。

    之前罗成置办了不少田地,然后又买了奴隶和赏了奴隶,他便干脆把这些奴隶们都安置在那边,在那里新建了一些茅草屋,由那位私奔的药店伙计做了庄头。

    罗成也没有派人去看管这些人,反正大隋对奴隶的管控很严格。奴隶没有主人带着,都不能离开本乡。

    如果要离开本县,不但得主人带着,还必须得有里正和县衙开具的文书,并且得有人担保,没有这些文书,就算主人带着也不得出远门,一经发现就会被抓起来。

    隋朝的良人出远门,其实也需要文书,这就是过所。和明清时的路引,其实都是一个东西,你如果非官非吏,出远门便得要有这种官府开具,并由乡里做保的证明。

    况且罗成对这些奴隶还是不错的,他每天管他们两顿饭,还让他们盖了房子,同时还早跟他们约好,他们十人为一组,负责一片田庄。只要亩收成能达到一石,那么他们就能天天有两顿干饭吃。

    若是亩收成能超过一石,则还能获得奖赏,罗成直接给他们提成。比如亩收了一石二斗,那给他们超出的二斗的一成做为他们的赏赐,每亩他们能得到两升的赏赐,这算是给他们的赏赐,属于他们的私人财产,随他们处置。甚至他们如果将来攒够了钱,还能到罗成这里自赎其身,获得自由。

    当然,除了这种激励赏赐外,罗成还规定了,这十人一组互相监督,若是有一人逃跑,那么其余九人连坐一起受罚。

    所以说,恩威并济之下,现在那些奴隶们都很老实的生活在田庄,不需要怎么看着,也每天勤劳的修水渠、修田坎、上山砍柴、下地沤肥。

    王薄的小妾京娘如今便安置在那里,也现在身份是罗家的一个远亲,丈夫去世,无依无靠便带着一双儿女来投亲,被罗成安置在那边给奴隶们做饭,是个厨娘。

    秦琼打笑罗成,“你现在倒是良田千亩,仆僮成群的地主豪强了!”

    “那也多亏当初表哥出马擒下蓝面鬼,否则我也没发迹的机会。”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