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月票加更!)

    走出衙门,义子阚棱已经牵来了马,西门君仪和王雄诞也都挎着横刀站在一边等候。

    “义父,他们是县里派来的白直、执衣、仗身。”

    阚棱指着路边上蹲着的一群人,他们蹲在地上,看到罗成出来,连忙起身。

    “都尉好!”众人纷纷讨好的点头。

    罗成走过去,冲他们点点头。

    一共十人,三名白直,三名执衣,四名仗身。这些人都是本县乡民,来服差役,差役也属于力役中的一种,不是正役而是杂役。

    大隋的官员除了每五日一旬休,年节假还多,另外还能享受官府派给的杂役使唤,这都是免费的福利。比如说这三名白直,都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他们来罗成这里就是来打杂的,什么跑腿的话都能干,类似于家丁了。

    而三名执衣,都才十四五岁,更年轻点,白直不论丁中,而执衣则必派中男。执衣的工作相当于书童,随身背着官员们的笔墨纸砚,供他们随时取用,平时还做点身边伺候的工作。

    至于仗身,则全是丁男,而且个个长的还挺粗壮,这些人是军官才享受的待遇,仗身相当于警卫员。

    按罗成的品级,他便能享受这十个免费的差役。

    这些人以后吃住都跟着他,不过吃喝花费官府会另报。

    “嗯,各自介绍下自己,姓甚名谁,哪个乡里的,以后一段时间你们就跟着我了。我呢,罗成罗士诚,长白乡南山村人,你们估计也是知道的,我这人挺好说话,大家也不要太拘束。”他笑着对还显得紧张的众人道。

    大家便呵呵傻笑。

    罗成也没跟他们太客气,问过名字后,便让大家跟他先到库房去把县里发下来的年终福利给领取了,他有六十贯钱,其中十贯给的肉好,五十贯给的是绢和布。另外还有些额外的东西,一些鸡鸭鹅,一些鸡蛋,还有些鱼,以及不少的猪肉羊肉,另有酒和炭。

    这些都是官员们的福利,鸡鸭鱼都是活的,数量还不少。

    都是衙门统一采购,然后下发给官员吏员们。

    东西多,正好一众白直、执衣、仗身们一人挑了一担。

    本来还打算要去市场买点年货,这下倒是免了。不过刚路过市场门口,却看到刘大郎在那里等他。

    “都尉,这是我们家准备的一点东西。”

    上次刘家的饭馆被封,刘老大一家子也被抓到衙门,若不是罗成帮忙,指不定什么下场。而经过那次事之后,章丘人都知道这刘家饭馆是罗成罩着的,连县尉都拿他没办法,特别是后来罗成与杜县尉关系和好,于是这家店更没有人敢来骚扰。

    生意倒是越发的蒸蒸日上了,罗成甚至还帮刘家饭馆打通了路子,章丘官府宰杀的牛肉,会分给他们一些份额,这样一来他们便有了合法来源的牛肉,光明正大的卖起牛肉来,牛肉做的菜成了他们家的招牌菜,生意倒是一日红火过一日。

    老刘给罗成准备了一些牛肉,“记得都尉喜欢卤牛肉和牛肉干,我三妹特意弄了一些,还有一些是腌晒好的牛肝牛心,另有几副牛肠,都是清理干净卤煮过的,还有昨夜熬到今天的两桶牛骨汤。”

    “都不值什么钱,一点心意。”

    罗成看着那一大堆的东西,笑了笑,“本来我是不能收的,不过年后四哥就要正式迎你家三娘进门,因此我们也是一家人。那我就收下吧。”

    罗成让王雄诞和西门君仪过去收下,又让阚棱取出了几匹花布还礼。

    “这也是衙门发下来的一点过年东西,你也拿几匹回去,给嫂子孩子们做身新衣裳。”

    刘老大抱着几匹花布倒有点哭笑不得了,本来是要感谢罗成送他点东西,结果罗成反倒回了他更值钱的几匹布。

    “好了,你也忙去吧,我先回去了。”

    一路上,十名白直执衣仗身各挑着一担东西,份量也不轻,可中途却连休息都没有,只是偶尔换下肩而已。

    来到村前。

    便看到小妹站在那里张望。

    “等我呢?”

    “哥,郡城秦表兄来了,正在家里呢,娘让我在这里等你呢。”

    “叔宝来了?”

    听说叔宝来了,罗成加快了脚步。

    罗家院里,围了一大群人。

    圈子中间,秦琼正在指点士信马槊。

    “叔宝哥。”

    “小五。”

    隔了几个月不见,秦叔宝似乎变的沉稳了一些。

    “听说你现在已经是九品县郡兵都尉了,恭喜啊。”秦琼笑着拍了拍表弟罗成的肩膀。

    “那也比不得表兄你,我听说你回东莱郡之后,就升了队正,然后不久后又率队擒获了一伙偷盗军粮的贼人,现在都是从八品上的旅帅了。”

    来护儿很欣赏秦琼,知道他在家探亲时还擒贼立功,回去便给他升了队头。等后来又擒获一伙偷盗军粮贼匪后,更是马上为他请功,升他为旅帅了。

    秦琼是右翊卫的旅帅,这可是正规府兵的军职,虽只管带一百人,但远比罗成这个县郡兵都尉强的多。

    “特意回来过年吗?”

    说到这秦琼有些无奈,“走,一边聊去。”

    两人留下士信他们继续练武,来到屋里,“表兄你似乎有什么心事?”

    “本来我刚升任旅帅,东莱军营那边事很忙的,可母亲却一封手书召我回来,说是身体不适。结果我连忙赶回来,可到家才知道,他居然给我定了门亲事。”

    罗成道,“莫非是与我们县令千金?”

    “你知道此事?”

    “嗯,之前张县令跟我说过,还让我给你写信敲敲边鼓呢。”

    “张千金你也见过,相貌不错,而且据说很温柔贤淑啊。”

    “我倒不是说张小娘子不好,只是我还年轻,不想太早成家。”

    罗成笑了,“哥啊,你成家也不耽误你立业啊,知道你现在得来大将军器重,又刚升了旅帅,但也不耽误你娶妻嘛。你不也二十多岁了,不算早了。”

    秦琼有些苦闷的道,“可就是感觉有些太突然了,心里闷的慌,便跑来找你了。”

    “小五,我听说之前张县令还要把他的义女许给你呢,你为何又不答应?”

    “我?我才十六啊,娶妻太早了点,我比你小五六岁呢,不急。”

    秦琼只能更加苦闷了。

    秦母现在已经认定这门亲事了,他有半点不愿意,那都说他忤逆不孝,连个讲理的地方都没有,只能跑来找罗成。

    “先不说这些了,刚我弄回来不少菜,一会整几个菜,咱们哥俩好好喝两杯!”

    “行!”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