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颗人头被插在了城东门外道路两边。

    行刑已经结束,围观的百姓也都慢慢的离开了,大家边走边兴奋的谈论着砍头时的情形,有人说的满脸通红跟喝醉了酒样。

    看行刑杀人,似乎也成了一项难得的娱乐活动。

    罗成有些沉默。

    短短时间,这东城门外,已经连续杀了很多人了。路边上次通匪的那些犯人首级还没腐化,这又添了许多新人头。

    “给今天执刀行刑的弟兄们每人一百钱赏钱,去去晦气。”罗成有些索然的吩咐。

    被安排行刑砍头的都是郡兵营里的弟兄,特意挑的没见过血的,让他们负责行刑也是锻炼下他们的胆量。

    “便宜这些小子了,还得一百赏钱。”老四笑道。

    嗣业则道,“反正这是规矩,执刀砍头的都有一百赏钱,但是照例这钱也不会收入袋中,会拿出来请客,给大家买酒买肉吃一顿花完。”

    二姐夫王子明则道,“小五啊,杜县尉把那些死刑犯的妻子判给我们郡兵营了,难不成我们真要建个妓营?”

    军妓这个东西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物,早在汉代之时,军中就有军妓。这些军妓便是来自罪犯家眷,比如飞将军李广的孙子李陵率军与匈奴人大战,当时他的军中就有随军军伎。

    史书记载了李陵军中随军军伎的来源,说是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

    而大隋的刑法志上也说,自魏晋相承,死罪其重者,妻子皆以补兵。而南朝梁刑法当中,也包括一条,劫身皆斩,妻子补兵。

    这是一条传统,那些重死刑犯的妻子,下场很惨,充军补兵。

    女人补兵当然不是去当什么补充兵打仗,实际上就是做随军的军妓,下场悲惨。

    杜如晦斩了三十多人,然后把这些人的妻子判决为给章丘郡兵营补兵。

    押去边关补兵,还得派人押送,费时费力,因此杜如晦直接打发给罗成的郡兵营了。反正这次破获这个大案,也都是罗成他们郡兵营的功劳。

    “这些妇人也都是些可怜之人。”罗成叹息道。

    虽说从古至今,各朝各代都不缺少妓、女,但是罗成却还是难以接受自己的军中多出来一个妓营。

    “小五,县尉已经把人判给我们了,我们就有看押监管之责,你可不能放了,也无权放,否则就是失职。”王子明提醒罗成。

    郡兵营里以少年们为主,也有不少是从郡城以及其它各乡团里精挑出来的勇悍者,真要是营里有了一个妓营,只怕这些人还真不会放过这些可怜的女人。

    想了想后,罗成道,“上次我跟县尉他们商议好了,要派三百弟兄到山里去驻防,到时一队人驻一个兵站,县里把那些逃民开垦的地给我们屯田自给,还会拔些奴隶给我们。我看,干脆就让这些妇人也到那边去屯田。”

    “屯田?浪费吧?”有人道。

    “我罗成的郡兵营,是战士,不是禽兽。这些妇人也都是些可怜之人,做屯田奴已经是惩罚了,我们不能再蹂躏他们,让她们帮助屯田,做些力所能及之事,自己养活自己吧,另外也能帮我们耕地种粮。”

    这些补兵的罪犯妻子,身份已经是奴隶了,她们这辈子都别想再翻身,但罗成还是想给她们一些怜悯。

    “这些妇人的儿女也被没为奴婢,尽量把她们一家人安排在一起,让她们互相照顾。还有,告诉营中弟兄们,不得欺负这些女人。谁若是敢欺淫这些妇人,到时我就要执行军法,以奸人罪处置。”

    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头的野兽,只是被关在心底深处。但若是放出来了,想再关回去就难了。罗成不愿意自己的郡兵营,有朝一日成为一支野兽之军。

    县衙。

    县尉杜如晦重新审理了一遍盗屠牛案的卷宗档案之后,签字署名然后让手下拿去存档。

    坐了一会,他拿出一张信封,开始提笔写信。

    信是给吏部侍郎高孝基写的,他详细的写了自己到章丘之后的种种见闻发现,包括他与张仪臣和罗成他们之间的较量与和好,又写到这边的现状,最后写了这次的盗屠牛团伙大案。

    在信里,他对罗成的评价很高,说罗成虽然年轻,但确实非常有才干,之前自己也是对罗成有些误解。他甚至向老师高侍郎替罗成说了不少好话,说以罗才之才,完全可以授他一个实职。

    他觉得罗成授个主薄或县尉都是可以的。

    最后,他在信里举荐了一个好友可出任章丘县丞之职。

    颍川郡丞房彦谦之子房乔向有才名,十八岁就考中进士,曾授羽骑尉,任职过授隰城县尉,很有才干。如今在大儒王通名下求学读书,我恳求老师任他为章丘县丞。

    并恳请高孝基为章丘选一个能干实事的新主簿,他不要那种只会空谈而没有经验之人来当主簿。

    章丘大乱新定,迫切需要有能干实事有吏才的年轻官员前来任事。

    杜如晦的信送往大兴。

    信还在路上,郡丞张须陀却再次来到章丘。

    张须陀上任齐郡郡城时间不长,郡中九县都巡查过,但没有一县如章丘一样来的次数多。

    不过这一次,张须陀并不只是例行巡视。

    他是来颁赏的。

    这次颁的还是上次剿匪平乱的赏赐。

    上次他为罗成举荐章丘尉,结果上面没给。

    现在朝廷给了剿匪平乱的众郡兵们赏赐,罗成也在其中。

    他由之前的正九品立信尉,提升了一级散阶,授为从八品的奉诚尉。而且除此之外,朝廷那边也正式把县郡兵营都尉这个原来的临时差事,给授了品阶。

    县郡兵营隶属于郡兵系统,都尉设为正九品下,与十二卫鹰扬府的队正同品级。

    郡兵营的都尉管五百郡兵,但却只和管五十人的卫府队正同级,可看出郡兵是远不如府兵序列。

    但毕竟这是一个有品级的官职。

    之前罗成虽有散阶,但他的都尉不是正式职官,而现在,他终于成为一个名正言顺的大隋官员了,虽然只有正九品下,品官中倒数第二的职位,但总算是真正进入仕途了。

    罗存孝罗嗣业等郡兵营里的队头们,这次也都授了阶,不过他们只授了阶没授官,整个郡兵营就都尉罗成和副都尉老贾的职位有品阶。

    下面的什么团校尉、旅帅、队正等等,虽也顶着跟府兵军官差不多的名,但却没有相应的品级,这次因为剿匪平乱之功,都授了他们一个从九品的散阶立信尉。

    从此也算是有个官人身份,但却还没有正式的官职。

    “老子是从九品了,终于有品了!”老四听到自己的赏赐后,都不由的喜极而泣,这个官迷,终于如愿所偿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