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内斗问题后,摆在张仪臣、杜如晦、罗成这章丘县三大头面前,最迫切的问题,其实还是治安问题。这段时间以来,又是蓝面鬼又是知世郎反贼,还有屠盗牛团伙等等杀之不绝,关键还在于有长白山这处藏污纳垢的贼窝温床。

    尤其是这长白山极大,横跨齐郡六县之地,因此就算章丘县抓贼捕盗厉害,可其它地方的贼匪依然会流窜过来,甚至做完案又缩回山里去。

    最可怕的还是他们平时躲藏在长白山其它几个县辖境之内,做案却流窜到章丘县来做案,做完了又跑回去。

    这样一来,章丘县甚至还不能跨境去打击,而想要联合办案,还是会很困难的。

    现在罗成提出了一个新的办法,就是把郡兵营从章丘县城,移驻到这长白山里去,守住大山通往山下章丘城的各条道路。

    常驻郡兵于山中,既要打击镇慑群匪不让他们再来生根落户,还得防止有贼窝流窜过来借路经过。

    而罗成只需要县城拔给他那些逃民们留下的田地做为郡兵军屯而已。

    “杜县尉觉得如何?”张仪臣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先问杜如晦。刚刚弥合的关系,他不想让杜如晦觉得这事是他们商议定的。

    “完全可以,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办法。山里逃民已经被抓,那里剩下些空寨子,地也成了荒地,虽登记在县衙帐上,但实际上也不会有人去耕种。时间一久,寨子就成了废弃寨子,田地也成了荒废田地,反倒更容易吸引流民逃丁过去,甚至成为窝藏贼匪的贼窝。”

    “若是罗都尉的郡兵愿意过去屯驻,那么县里应当支持。我觉得不但那些田地可以统统划给郡兵营做为军屯,甚至县里还可以特别拔给一批种子、农具、耕牛,甚至还可以拔点刑徒过去帮忙耕种。”

    郡兵营的兵,那都是轮番服役的,百姓得自带干粮来当值,如果有屯田,那么起码郡兵营就能自给自足,当值的百姓只需要在训练之闲时耕种管理下屯田,那么他们就不需要自带粮食来当值,可以吃郡兵营自己产出的粮食。

    甚至若有剩余,还能出售或储备,用做军备。

    杜如晦对罗成的这个提议大为赞叹。

    “罗都尉,我也有一个提议。之前你清洗两房三衙后,用你乡团乡勇为三班衙役帮闲,管理严格,做的很不错。如今衙门新选的那批人,确实良莠不齐,大不如之前你们那些乡勇。因此,我觉得,倒不如重新用你们郡兵营的人来兼职。”

    杜如晦这般考虑也是出于现实,他刚提拔上来的捕役,才这么点时间,就出问题了。而罗成他们接管三衙很长一段时间,他亲自查过账,却一点问题都没有,这就是差距。

    况且他考虑过,如果让郡兵营兼三班衙役还有一些其它好处。首先,郡兵营更有纪律,他们兼职捕役不会到处伸手四处索要,再一个,郡兵营本是轮番当值的,如果兼做衙役,那么章丘县的郡兵营就可以不必轮值,他们有了差事,有稳定的一份收入,那么就可以长期当执。

    这样一支固定的郡兵和衙役队伍,对章丘的治安会有很大的帮助。

    再一个,也免了经常征召百姓轮番当值,影响到百姓们的生活耕种,一举数得。

    让郡兵营重新回来兼职三班衙役,这倒是罗成没想到的事情。

    看来,杜如晦这次确实是带着和好的念头的。

    这是好事。

    大家都不藏着掖着,有话说话,只为一个共同的目的。

    “可以让郡兵营十队人马轮换驻地当值,驻县城内一百人兼任三衙差事,再从乡团中征召抽调一百人为帮闲协助。”罗成给出建议。

    “我看行。”张仪臣没反对。

    然后杜如晦又主动提出关于衙门两房三班的佐、史、班头、典狱重新换人,“请张县令和罗都尉举荐合适人选。”

    这么大的诚意,罗成都惊讶了。

    他想了想,拒绝举荐人选,毕竟人家拿出这么多诚意了,他也不能太过份,若是把这些胥吏也安排上自己人,那就太不尊重杜如晦这个县尉了。

    “还是请张县令和杜县尉亲自选拔任用吧。”

    张仪臣也说,“不合适的人选,杜县尉可以再换上合适的就行。”

    “那我就提几个人选,你们一起看看。我觉得县录事可由段偃城担任,此人原籍邹平,但在我县落户多年,是本县大户。他兄长在太原郡任职,他本人也颇有些名声和本事。”

    杜如晦提出一个录事的人选。

    县录事这是个吏职,流外杂任,没有品阶,但在衙门里很重要,是县令、县丞、主簿、县尉之下第一吏。

    论职事来说,这是个相当于县办公室主任的职位,工作上协作主簿有勾检之责。

    段偃师这人罗成是知道的,本县大户,家有良田千亩,颇有家资,不过这人上次想坑罗成一把,结果罗成反敲了他一笔钱粮助饷。

    但现在杜如晦提出用他为录事,罗成想了想却同意了。

    跟段偃师不算什么大恩怨,既然杜如晦举荐他,罗成没理由要直接反对,还是以观后效吧。

    两人都同意,于是这个人选算是过了。

    杜如晦又举荐法房的司法佐人选,“我举荐罗存孝、冯异为司法佐,举荐王子明、梁叔言为司户佐。”

    原本衙门两房,一房是一佐二史,户房还多一个账史。

    而现在杜如晦却提议每房多设一佐,他各举荐两人,都是罗成的兄弟一人,然后当地豪强大户一人。

    比如说这个冯异,就是章丘县高山乡的大户豪强,同时还是高山乡的乡团校尉,这人长的很高大威猛,杜如晦提他与罗存孝一起做司法佐,倒也说的过去。

    人家既然举荐罗存孝为司法佐,罗成自然也没理由反对他举荐冯异同为司法佐,于是他表示同意,张仪臣也同意。

    司户佐的情况差不多,梁叔言是西山乡的一个里正,同样是地方大户,以前还曾在国子监读过书,后来因为犯过点错被革除回来。

    “我支持杜县尉的人选。”

    罗成依然投赞成票,接下来是几个史、令的人选,杜如晦举荐了几个人选,多是本地读书人或豪强出身,与罗成和张仪臣也没什么利害关系,更没什么恩怨,自然也都过了。

    酒席上,三人算是把县衙班子重整了一遍。

    录事段偃师、司法佐罗存孝、冯异,司户佐王子明、梁叔言。

    皂班班头周德威、快班班头罗嗣业、壮班班头赵贵。

    “来,举杯共饮!”

    气氛很融洽,杜如晦也很高兴,面色红润,站起来举着酒杯喊道。

    “共饮!”

    罗成也笑着起身举杯,心想着今晚没有白来,不虚此行。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