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伯,今晚我设宴置席,你去替我邀请张县令和罗都尉前来。”

    徐伯闻言,面露欣慰之色。虽然他只是一介老仆,但在京兆杜氏这样的名门之中,能担任杜如晦这样嫡出公子的身边人,那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不论是阅历见识还是能力,都是非常出色的。

    诚如他之前所说的一样,杜如晦要真想对付罗成和张仪臣,其实有的是办法,只需要动用杜氏的力量,不论是把张仪臣调走,还是把罗成调走,都非常简单。或者直接调来两个杜家门人当县丞和主簿都不是什么问题。

    可杜如晦最终却没有这样选择,正如当初他没有选择留在京师一样,这个年轻的公子有自己的理想抱负,也不愿意一味的靠家族。在徐伯看来,这其实就是一种成长。尤其难得的是,经历这次挫败之后,他并没有颓丧,反而更加成熟了。如今的他,不再是一味的锋芒必露,反而懂得了妥协与权衡,这才是真正的成长。

    杜家的嫡子,要当官很简单,但要想将来能够真正拜相,仅靠家世和才学是不够的,还得懂得权衡懂得妥协,入仕从政,其实就是练的妥协权衡之术,这就是官道。

    只是先前杜如晦的行事,还是太过年轻了一些,经历了这次挫折之后,他已经成熟起来了。

    “公子,老仆这就去邀请。”

    县城外,郡兵营地。

    罗成带着弟兄们押着几十个衙役和帮闲又回到营地,带兵入县城逛了一圈而已,但罗四等人却觉得份外爽快,这么多天来的郁闷一扫而空。

    “那个狗县尉,还真以为世家子就有多了不起了,呸,还不一样在我们面前吃憋。”

    “可不,看他刚才那副气的要死的样子,别提多爽快了,感觉就跟六月天喝了碗冰井水一样,痛快。”

    罗成倒是没有跟他们一样兴奋。

    罗四他们不清楚京兆杜家的力量,他却是很清楚的,这年头的世家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就是杜如晦,他也很忌惮。只是他一味妥协,杜如晦却不肯相让,他才不得已走了这步而已。

    刚才痛快是痛快了,可却是已经正式撕破了脸。

    罗成也不知道杜如晦接下来会有什么手段反击。对付杜如晦这样的雏鸟他有很多办法,但他比较担心的还是打了孩子把爸爸爷爷给惹出来,到时杜家就不是他对对付的了的。

    “把犯人关押起来,分别审讯,让他们招供画押。”

    本来是章丘的案子,罗成现在抢了过来,他必须把这个案子办的牢固,否则后面会很麻烦。

    扔下还在说的口水横飞的众人,罗成独自回到了自己的账中。

    营时临时建起,大家住的都还是简易的棚子,只有他这个都尉和队官们才有一个帐篷。

    坐到案前,拎起陶壶想喝口水,却发现是空的。

    “西门,倒水来。”

    喊了几声,却见西门君仪领来了县令身边的一个长随。

    “张叔怎么来了?”

    “县令让我过来问问都尉,接下来打算怎么走呢?”

    “既然撕破了脸皮,那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我想从抓回来的这些捕快和帮闲身上找突破点,这些人虽然都刚任事没多久,但这些人既然连盗屠牛贼的钱都敢拿,肯定别处也没少伸手。”不管以后如何,反正现在剑已拔出,没有不见血就收回的道理。

    以这些人为突破口,查他们贪污不法之事,然后牵扯到其它的衙役和胥吏们,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杜如晦新组建起来的两房三班再给他打掉。

    这样一来,张仪臣就有理由重选一批胥吏,而衙门衙门,说到底还是靠着下面的这些胥吏衙役的,掌握了两房三班,那杜如晦也就只是个光杆县尉了。

    刚送走张仪臣的随从,西门却又报杜县尉身边管家在营外求见。

    一见面,徐伯先送上了一份请柬。

    “今晚,我家公子在衙内设宴,邀请都尉与县令共饮。”

    看着这张请帖,罗成倒有些疑惑了。这个时候,请的什么宴啊。

    “罗都尉,我家公子很欣赏你的才干,你今年不过十六,又是出身农家,没有显赫的身世可依,也没有什么富庶的家底,甚至都没有正式进过学,也没拜过什么名师大儒,可却硬硬的在这大业五年底闯出了好大的一番名头,实令他这个世家子也万分赞叹的。”

    世家子三字,在徐伯嘴里特意加重了。

    罗成笑道,“不敢跟京兆杜氏相比,人都说京兆韦杜,去天五尺,谁人不知京兆杜氏名门士族,代代公卿呢。”他这番话说的不卑不亢。

    “我京兆杜氏确实是天下名门,但我家公子却不仅有身世,他年少成名,早就才名满京师。这次本来是要留京师,在长安县任个七品功曹的,但最后我家公子却来了这章丘任个从八品的县尉,你知道为何吗?”

    “或许是想证明下自己吧?”罗成道。

    “没错,我家公子并不想只靠着父辈的门萌。”徐伯却又话音一转,“但就算我家公子不愿靠家族门荫,但杜氏也不会完全放任他不管的,更不会允许有人敢如此欺侮于他。”

    “我家公子祖父是当朝工部尚书,郡公爵位,公子的父亲刚刚升任涿郡郡丞,有县公之爵。杜家子弟在朝为官者,多达三十余人。”

    尚书三品,郡丞也是四品,更何况这父子俩还都有公爵爵位。

    徐伯还告诉罗成,杜家不仅说名门大族,子弟在朝为官者众多,甚至姻亲遍布朝野,连宫中都有杜氏女子为嫔妃。

    这是在告诉罗成,杜家的力量罗成根本对抗不起。

    “杜家确实了得。”罗成笑着说道。

    徐伯又道,“虽如此,但我家公子却也是敬佩欣赏那些真正有才干的人,比如说罗都尉你,还有张县令,你们都是有本事之人。我家公子来章丘,也是因为章丘屡出盗匪,地方混乱之名都传到了朝堂之上,这才选择了这里。不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却也发现罗都尉年少却有才干,张县令也是老成持重,如今贼匪已除,正是一扫弊端,重修新政之时。我家公子愿意与二位抿弃前嫌误会,一起合作,共同把章丘县治理好。”

    徐伯一番话,既有警告之意,又带来了和好之意。

    虽然罗成胜了一阵,但真要对着干,杜如晦却还有更强的后台,对着干下去,谁也没好处。

    “这些真是杜县尉的意思?”

    “当然。若非公子之意,我怎敢逾越代言?其实我本来劝说我家公子,只要给大兴城写封信,要不了多久,张县令和你都会被调离章丘城,但公子没答应。他是个要做事的人,不是来内斗的人。”

    不过能让杜家人说出这样低三下四的话来,其实已经足够自豪了,不管如何,徐伯便是代表杜如晦来送白旗的。

    他罗成已经凭自己的实力,在杜如晦面前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就算杜如晦也不得不尊重他的实力,不敢再提什么赶他走,更不敢小瞧他,这番就是来请求休兵置战,握手言和的。

    罗成终于收下了请柬,不管如何,徐伯的话意思表露的很清楚了。

    杜如晦既然愿意收兵罢战,和平共处,那是最好的结果。真斗下去,他罗成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

    “好,今晚我一定赴宴!”

    罗成已经拿出了实力告诉了杜如晦,他杜如晦有挑起战争的能力,但结束战争的却还是他罗成,他才是这场战争的胜利者。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