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仪臣的客厅里足坐了半天冷板凳,才终于见到了珊珊来迟的县令张仪臣。

    “让你久等了,与杜县尉商议公事,耽搁了点时间。”张仪臣进来说道,隔了些天没见,他似乎憔悴了些。眉宇间皱纹更深,胡子都没怎么打理。

    “县令公事要紧,罗成也没什么事情。”

    “茶水都凉了,这些人怎么侍候的,来人,上茶,把我书房里那片好茶拿来。”张仪臣有些不高兴的喊道。

    张仪臣打量着罗成,本以为能从罗成的脸上看到愤怒和不满,结果看到的却只是平静,这让他有些意外。

    “士诚啊,搬到城外还好吧,新营地可已建好?本来说要去看看的,可是最近事情太多。一起做乱,牵涉太多,如今虽然剿灭反贼乱匪,可善后清理的事情好不少。兼之程县丞和费主簿都被召到郡城问责,现在衙门里事情都压在我和杜县尉头上,每天是焦头烂额啊。”

    “县令辛苦了。”

    客套了几句之后,张仪臣主动的道,“听说你和杜县尉之间有些误会?”

    “算不上吧,若是杜县尉觉得得罪了他,我可以去给他道歉。但我相信,杜县尉不可能只有那点肚量。自县尉到任以来,鞭打我兄弟,开革我等职务,驱赶我等出城,如今又夺去我的永业田和职田,一步紧逼一步,实在是让我难以理解。”

    “那四百亩永业田和职分田当初是我分给你的,杜县尉说不符规矩,硬要收回,我虽然劝说,可最后也只能如此,这个事情,倒还是我之前考虑不周了。”

    张仪臣待茶来了,亲自给罗成煎茶。

    “士诚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气,可杜县尉也是秉公办事。”

    罗成有些不耐烦跟张仪臣这样说客套话了,干脆了当的道,“使君,我罗成是你一手提拔起来的,本来我只是一个乡间民夫,是使君破例提拔我为捕快,后来又让我做捕头,我罗成一步步有今天,都是使君抬爱。”

    “是你自己有本事,擒贼平匪功绩显著,又有郡丞的青睐,才有你的今天,我帮助不大。”

    “使君,郡丞是我老师,可在章丘县,我是使君的人啊。当初带乡团进城清理三衙,也是奉使君之命,我自问接管三衙之后,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不法之事,都是本份的遵守使君之令行事。”

    “可是现在,杜县尉一来,就把我们全都革了,还把郡兵营也赶出了城,他这样做,欺负的不止是我罗成,还是不把使君你放在眼里。毕竟,章丘县令是你,他杜如晦只是章丘县尉,又是新来后到,却如此行事,太过跋扈了。”

    话说到这份上,张仪臣也不再藏着掖着。

    叹声气道,“士诚啊,你说的这些我如何不知道呢,可是我也有我的无奈啊。”

    “使君,杜如晦就算是名门京兆杜氏出身,就算是工部尚书之孙,可这里毕竟是章丘县,在这县衙里,张使君你若是连县令之尊都维持不了,那以后还当何主官?将来,你如何再在官场上行走?”

    “你连一个佐官都驾驭不住,将来上面会放心让你担任更重要的职务吗?”

    杜如晦在章丘城的种种行为,其实都是有张仪臣的支持才进行的下去的,毕竟张仪臣才是县令。

    说白了,张仪臣在章丘的事务上有一票否决权。

    没他首肯,杜如晦又能如何,就算他是工部尚书之子,可在这块地方上,他也盖不过张仪臣去。

    但张仪臣畏惧杜如晦的锋芒,或是说畏惧他京兆杜氏的名声,于是处处妥协退让,这才有了如今杜如晦的一言堂。

    “使君,你好不容易才把尸位素餐的程县丞和费主簿赶走,又清理掉了之前那些奸滑的胥吏,终于能够有所作为,大展拳脚了,现在却让杜县尉一手把持县衙,你甘心吗?”

    甘心吗?

    张仪臣当然不甘心,他毕竟才三十出头,也是大士族嫡出,又自负才学,好不容易甩脱了章丘衙门上下的束缚,结果让杜如晦来摘了桃子。

    端起茶杯,张仪臣脸上没了半点笑容。

    “士诚,你表兄秦琼最近有和你联系吗?”张仪臣突然问。

    “有书信往来,表兄在登莱水港训练。”

    “哦,我有意将小女许配给秦琼,你觉得如何?”他又问。

    罗成惊讶,这种事情怎么问他。

    “这是好事。”想了想,罗成道。

    “我已经请了媒人到历城向秦母提亲,不过秦母却说要考虑考虑。士诚啊,我很看好秦琼,觉得他有才情有能力,一表人才,想招他做个东床快婿。你跟叔宝关系不错,我想让你与叔宝信里提一提这事,另外想让你写信给郡城的张郡丞,让他也帮忙保个媒。”

    “可以。”

    罗成没有拒绝,他觉得这个时候张仪臣突然转到这个话题,似乎是想要接近彼此关系。上次他拒绝张仪臣许亲后,两人的关系确实有了裂缝。

    果然,他答应之后,张仪臣脸上有了笑容。

    “好,若是这门亲事成了,那我们也就是亲戚了。”

    气氛转变。

    张仪臣端起茶杯又放下,“关于杜县尉,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使君,关键是掌权,你是县令,你不能让杜县尉把你架空。而这关键之处,就在于两房三班。”

    “可是杜县尉已经把两房三班都清理更换了人选,都是他的人。”

    罗成便向张仪臣道,“这事情倒也并不是没有解决之法,杜县尉虽然带了些幕僚随从来,但本县的两房三班胥吏却还是选用的本县之人,这些人杜县尉也并不了解多少,有些人还是原来的衙中胥役和乡里里正等。”

    “只要县令肯查,就能查出这些人的问题,到时就能够名正言顺的把他们再换掉。然后,再选上县令信的过的人来掌两房三衙,则杜县尉虽是过江龙,可也翻不起什么浪来了。”

    他一退再退,可杜如晦既然一点机会不肯给他,非要把他逼走,罗成也就不想跟他客气什么了。

    管他什么房谋杜断,管他是不是过江龙,他现在是地头蛇,惹了他,就要斗上一斗。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