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小良子·、火星男神、失语者忆心、静丹雪悦→霜、六月十九三四的打赏!)

    罗存孝趴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脱光,一道道鞭子抽打留下的血痕触目惊心。

    辅三帮老四上金创药,结果手重了点,弄的老四哎哟叫个不停。

    “辅三,你他娘的故意的吧?”

    “四哥,你可冤枉我了。”辅三无奈,毕竟男人哪有女人心细呢。“四哥,要不叫嫂子过来帮忙上药吧。”

    “别!还是你来吧,老子不叫就是了。”一听要喊刘三娘来,老四立马不叫唤了。

    罗成与老三等兄弟进来,仔细瞧了瞧老四的伤痕。

    “下手够重的。”

    “老五,你还说风凉话,这姓杜的也太他娘的焉坏了,这是公报私仇,你一定得帮我出这口气。”

    罗成摇头。

    “都早跟你说过做人低调些,这回踢到铁板了吧。冲撞上官,还辱骂上官,他把你吊起来抽二十鞭那都是轻的了。”

    “你还是不是我兄弟?”老四气极。

    “是你兄弟难道我就要提刀带兄弟们杀进县衙去?你当你是谁,刘仁美还是樊兴?”

    前不久,罗成才带着乡团入城,杀进县衙,把樊虎、刘守义等一批老胥吏清洗,谁能想到报应不爽,这才多久啊,新来的县尉也跟他来了一下。

    “五哥,那新县尉好狠,四哥得罪了他一下,就被开革了,可我又没得罪他,却也被开革出壮班了。”

    壮班原有六十人,现在则扩充到了百人,是由罗存孝的钩镰枪队和辅三的长枪队组成的,新县尉第一天到任,先把罗存孝吊起来打了一顿,然后开革出衙。紧接着,把辅三也给开革掉了。

    “不仅是我和四哥被开革了,壮班两个正副班头,十个正编衙役也全都被他开革了。四哥说的对,他根本就是公报私仇,直接冲着咱们伙来的,把咱们壮班弟兄都开了。”

    罗成点点头,“也是在意料之中,不动手则已,既然动了手肯定就不会留情面。”

    壮班算是三班里面,最没啥技术含量的班子。

    这个班子本来就是统领民壮,巡逻道路等。如今章丘既有郡兵营,也还有五个乡团,民壮是不缺的。

    新县尉上任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壮班从班头到下面十个正编衙役全开了,甚至把壮班全部的一百人都给退回来了。

    杜县尉一道公文,从章丘除长白乡外的其它四乡的民团里抽调了一百二十人过来,让他们充当了新的壮班,连壮班的班头、副班头他都任命好了。

    壮班一面看似没啥技术含量,可一方面又是县衙的武力。

    如今,杜县尉重组壮班,并已经借新壮班拿到了县衙的值守防卫权。

    “静观其变!”

    面对杜县尉的出手,罗成还是选择不动作。

    “都让人骑到咱们头上拉屎拉尿了,咱们还忍?”老四问。

    “不忍你还想怎么的,难道你想学刘守义他们一样,那你不会忘记他们的下场吧?”罗成提醒他。

    当初县令调他们入城接管三衙,刘守义等抗拒,然后罗成就顺势清洗了三衙。最后刘守义等人还是不服,便又引出勾结长白山贼匪的事情来,最终结果嘛,是很糟糕的。

    现在罗成他们的形势,几乎就处于刘守义他们那时差不多。

    同样的,罗成很不满,但不敢乱动。

    杜是县尉,是上官,他们只是差役,他们敢乱动,那就是抗法。

    别看罗成他们砍起贼匪来很猛,可罗成并不想自己也成贼匪。

    接下来几天,罗成就呆在郡兵营里,也没有去拜见新来的县尉,连县令他也没去。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县令和县尉整天呆一起商讨事情,根本见不到。

    三天后。

    杜县尉派了一名壮班衙役来罗成营里送了封公文来。

    内容是县里决定把郡兵营迁到县城外面去,让他们建营驻扎于城外。

    看着这道除了县尉还有县令署名的公文,罗成也只得收下。

    只是这县尉的名字让他陷入沉思。

    杜如晦。

    这可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字,初唐历史上更绕不过这人。

    无他,此人与另一人被称为房谋杜断,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左膀右臂。

    难道真是他?

    “姓杜的赶我们出城?”老四伤已经好的差不多,可肚子里却还是憋着一股火。

    “既然是命令,那我们就照做,传下命令,郡兵营迁出城外,到城北扎营安寨。”

    “凭什么?”老四问。

    “就凭这命令上有县令和县尉的签名。”

    “咱们是郡兵营的,可以不理会他。”

    “我们是郡兵营不错,但也是县郡兵营的,又不是十二卫的鹰扬府,我们得听地方郡县的调动。”

    当天,罗成便带着五百郡兵撤出了章丘城。

    然后第二天,新营地都还没扎好。

    县衙又传出几道命令来。

    罗嗣业被革去皂班班头之职、赵贵被革去快班班头之职。

    王子明被革去县司户史之职。

    ········

    几天时间内,罗家班就被杜如晦全都清除出了县衙,两房三班,再无一个罗家班的人。

    罗成等人全都聚在城北的郡兵营里,他们已经没了县衙两房三班的兼职了。

    “欺人太甚!”

    “咄咄逼人啊!”

    “他到底要怎么才敢干休?”

    大家都十分不满,连底下的郡兵们也不满了,因为本来兼着三班的差事,还有份固定的额外收入的。

    而现在没了这兼差,便只是郡兵了,郡兵又没有粮饷,大家自然不乐意了。

    大家都看向罗成。

    罗成却依然还是那副表情。

    “这是县令和县尉签署的命令,我们必须遵从。”

    “鸟!”

    老四气不打一处来。

    “嗣业,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郡兵营五百弟兄,任何人不得私出营地。”

    罗成还在克制。

    他知道杜如晦或许就是在故意激怒他,想引他犯错。他不能上这个当,因为走错一步,就可能被杜如晦打入深渊无法翻身。

    又过了三天。

    杜如晦又派人送了封公文过来。

    内容则是要向罗成收回二百亩官人永业田以及二百亩官人职分田,理由就是罗成只有散官,没有正式职官,因此不符合授给官人永业田和官人职分田的规定,现在全部予以收回。

    “有些过份了。”罗成接到公文,叹了声气,但最后还是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表示愿意交回。

    如此又过了三天,杜如晦又一道公文下来,说要收回长白乡团所在的王氏庄园,说这是当初郡兵营非法抢占县衙的官产。

    同时,杜如晦还要求罗成把县郡兵营带到境内长白山里去驻扎,现在这处新营地县里要收回。

    “阚棱,备马,我要入城一趟!”

    嗣业、存孝等人闻听,都纷纷过来喊着要去。

    “你们去做什么?都在这里等着,我一个人去。嗣业,守好营门,任何人不得擅自出营。”

    说完,罗成独自一人骑马出营,往城中而去。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