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三闻声回头看了那桌一眼,然后对大家道,“这有钱人还真不少。”

    “怕是都不知道价吧,别到时结帐时看到太贵不肯结了。”杜伏威道。

    老四哼了一声,“他们敢,我娘子这饭馆头天开张,我就不相信还有人敢来吃霸王餐,也不打听打听这店是谁的。”

    罗成建议道,“其实你们应当在客人点菜的时候,就告诉他们价格,这样就能减少误会。”

    “敢点肯定也能吃的起,你看这人虽年轻,但气度不凡,肯定是个大家子弟路过咱们章丘,不差这几个钱的。”老四不以为然的道。

    毕竟这年头牛肉可不是想吃就能吃的到吃的起的,敢点牛肉还是连点好多个牛肉菜,那绝对是有钱人。

    “老四,你小子是不是偷偷的跟刘屠搞杀牛勾当,我跟你说过,这种偏门不要搞,盯着的人多,这是犯法的事情。”

    老四却不肯承认。

    “我什么时候干这勾当了,莫冤枉人。”

    “那这店里牛肉哪来的?”

    “自然是有人卖的。”

    “有人卖你就买?你难道不知道私宰耕牛是犯法的,没有官府许可,谁敢私贩牛肉?你好歹是壮班班头,难道这也不懂?”

    大姐夫在一边劝道,“小五算了,这种事情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隔壁桌。

    那年轻人却一直悄悄关注着罗成这边,两桌相距不远,罗成他们说话的内容,他全都收入耳中。

    “郎君,那中间坐的年轻人,便是那罗五。他一桌坐的,都是他的兄弟亲戚们,这些人也都是县郡兵营的队头们,同时还兼着县衙三班两房的职事。”

    “比如那个高大个子的年轻人,是他三哥罗嗣业,是县郡兵营朴刀队头,又是县衙皂班班头。而那个站在边上的瘦高个,是罗成四哥罗存孝,是县郡兵营钩留镰枪队头,也是县壮班班头,这家店也是他定亲的未婚妻家开的。”

    “还有那个脸上有道疤的,是罗成三姐夫,郡兵营斥候队头兼县衙快班捕头。”

    “那个穿圆领袍衫的是他二姐夫王子明,是郡兵营记室,兼县衙户房的司户史。”

    “罗成大姐夫周德威,县衙司法史。”

    ·······

    “公子,这罗四身为官差,丈人家的店却卖牛肉,这是知法犯法啊。”另一人小声道。

    年轻公子却并不言语。

    他正是朝廷新授的章丘县尉杜如晦,接到任命后,没有耽误,带着几个随从一路从关中赶来。

    他们先是自蓝田出关中,然后到达襄州,在那里换乘大船自汉水入长江,又换乘不船到扬州,然后经运河入汴,再从汴州转船入济水,一路东来到达齐郡。

    路程很远,好在都是走水路,倒也不颠簸,速度也快。

    “萝卜炖牛肉来了。”

    聊了没多久,刘老大高喊一声,然后一名妇人便端着一大碗萝卜炖牛肉进来。

    杜如晦见那个年轻妇人双手直接端着碗,连个托盘也没用,两只手的拇指都已经扣进了碗中汤水里了,不由的心里一阵反胃。

    京兆杜家,天下士族名门,平时他生活饮食起居都有专人照顾,何等细心。

    “这位大嫂,小心你的手。”

    刘大嫂放下碗,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

    “哦,多谢客官关心,不碍事,没烫到手,只是大指头指甲盖浸到汤里去了,没烫到肉。”

    说完,刘大嫂还抬起手,把两个浸了牛肉汤汁的手指轮流放进嘴里嗫了一下。

    杜如晦只觉得喉咙一阵反胃,差点就吐了。

    刘大嫂嗫完,还对着杜如晦咧嘴一笑,然后才扭着屁股走了。

    牛肉炖萝卜热气腾腾的摆在桌上,可杜如晦根本下不了筷。

    过了会,又端上来一道小炒牛肉。

    这回手指倒没浸入菜中。

    “你们吃吧,我没胃口。”杜如晦却还是下不了筷子。

    两个随从倒是有些被香味勾动,便都伸筷子夹起来。一吃之下,觉得这种新的烹饪法炒出来的牛肉,居然挺鲜嫩美味。

    一会功夫,两人已经把一盘足有一斤牛肉的小炒牛肉吃的差不多了。

    这时一只苍蝇飞了过来,落在了盘中。

    杜如晦招手,“伙计,你们家的菜怎么有········”

    还没等杜如晦说完,刘大已经过来,看到碗里有只苍蝇,直接拿起筷子一下子夹起来,然后扔进了嘴里。

    “客官,多谢赏赐香菇!”

    杜如晦愣住了。

    他盯着刘老大的嘴,只觉得好不容易压下去的胃又翻涌了起来。

    他其实只是想说,怎么这么冷的天了,这饭馆里怎么还有苍蝇乱飞,谁知道刘老大居然还有这样的神操作,夹起来就吃了,还说什么多谢赏赐香菇。

    “那明明是苍蝇!”

    杜如晦的面色已经非常难看了,他胀红了脸道。

    “明明就是香菇嘛。”

    “苍蝇!”杜如晦差点拍桌子了。

    老四听到这边的动静,走了过来。

    他瞪了眼杜如晦,然后拉开他大舅哥。

    “我说这位兄台,你说你这么大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哦,一只苍蝇而已,他又能吃掉你多少牛肉。”

    “·······”

    杜如晦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恶心,想吐!

    “这饭吃不下去了,不吃了。”

    杜如晦起身就要走。

    罗存孝却上前一步,站到了他前面,居高临下的瞪着他。

    “不吃也没关系,先把帐结了。”

    “阿娘,这桌算下多少钱!”罗老四对柜台那边丈母娘喊道。

    “这桌点了七八个菜,都是贵的,总计一千九百三十文,抹个零就收一千九好了。”

    杜如晦身边的长随立时怒道,“你们怎么不去抢,总共就上了两个菜就要一千九?”

    “可你们点了七八个菜,我那边都已经下锅了。”老四依然瞪着杜如晦。

    “我们又没吃!”

    “点了就得付钱。”

    杜如晦重又坐下。

    他看着老四,“这开店做买卖,讲的是个和气生财,你们这样未免有点太过霸道了吧?”

    “穿的人模狗样的,难道千多文钱也付不起?吃不起,就别来,想在我这里吃霸王餐,你也不事先打听打听,爷爷是谁!”

    这下好脾气的杜如晦也怒了。

    “你就不怕我报官!”

    “报官?哈哈哈,不瞒你说,爷爷就是官差。”

    罗成这时离席过来。

    “老四,休得放肆。”

    几步到来桌前,他拱手向年轻公子行了一礼,“不好意思,舍弟多有得罪,望公子海涵,这桌的帐我来结就是,二位慢走。”

    杜如晦有些意外的瞧了瞧罗成,然后又看了看还在那瞪眼的罗存孝。

    他的长随还怒气不止的道,“我们报官,就不相信这章丘城没说话的地方了。”

    杜如晦拍了拍长随的肩膀,“好了,既然这位愿意替我们结帐,那我们就谢过他了,还有事情,先走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