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婢贱人,律比畜产。

    在大隋朝,奴婢的地位跟牲畜是一样的,因此奴婢的交易就是跟牛马在一起的,连专门的奴婢交易市场都没有,而是在牛马市里跟牛马一起交易。

    张仪臣直接把先锋营抓回来的三千多逃民,全都赶到了牛马市,公开挂牌出售。

    隋朝的奴隶数量是庞大的,京师大兴据说人口的三四成都是奴婢,这些奴婢来源极广,有以前的奴婢,有以前奴婢所生子女,也有战俘,还有罪犯。

    对于有胡风的隋人来说,战俘们最大的去处就是牛马市了,最终多数战俘会成为奴隶。

    一大早,罗成便带着几兄弟来到了章丘市场的牛马市上。

    张仪臣给了章丘县官吏和豪强地主们一个特权,可以提前选购奴隶。先选者,自然能逃到更好的奴隶。

    罗成是这次平乱功臣,张仪臣自然让他第一批选人。

    “奴隶们就在这口马行里交易,这里已经送来一批,都是最强壮的男子,以及最年青貌美的女婢。”

    陪着罗成来的是章丘市令。

    章丘虽然只是个小县城,但也有专门设立的市场,所有的买卖交易都在这市场里面,街道上并无门面商铺,更无沿街摆摊的商贩。

    市场里还专设有市令。

    这个市令也是没有品级的胥吏,大隋称这些人为杂任,跟罗成是一样的。只是现在罗成身为代县尉,他自然是罗成的属吏。

    毕竟在大隋,县尉可是判官,负责县中各项实际事务的,这是类似于常务副县长的差事。

    三千多俘虏的逃民,男女老少都有,市令特挑了一批年青男子和女子供罗成选。

    结果罗成却道,“那些人里有没有读书识字能写会算的,有没有懂些工匠技艺的,女子里有没有会丝织女工、懂厨艺侍候的?”

    市令也是新换上来不久的,他没料到罗成如此问,想了想,“肯定有,小的马上去询问。”

    老四不解问,“买奴隶自然是得买那些年轻力壮的,这样的才好替咱们耕田种地,买那能写会算的做什么?”

    “能写会算的可以做帐房,懂人情事故的可以做管家,这会厨艺的可以做厨娘,会侍候的可以做侍女,能打的可以做护院,会赶车的能做车夫,懂匠艺的也有用处。”

    老爹在一边听的点头,“小五说的有道理,其实挑奴隶不能只挑强壮的,真正有一技之长的其实才最值钱。”

    大户人家的奴仆众多,他们读书做官而不事生产,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凡事都离不开奴婢侍候。

    罗家如今也算是步入了地方小豪强之列,家里有了六百亩地,而罗成有了官身,只要有钱还能有资格再买更多的土地。

    这么多田地,罗家自然不可能再全都自己来耕种了。

    买奴隶种地便是当务之急,何况以后家业大了,还要盖房子买宅院,这便需要有看门的门子,管事的管家,管钱粮的帐房,护院的家丁,赶车的车夫,喂马的马夫等。

    甚至厨房里得有厨娘,房里有丫环等。

    有条件了,自然要改善生活。

    罗成一家在口马行里转了一圈,并没有看中几个奴婢。

    这里的奴隶全是男的健壮女的年轻,这样的奴婢其实很寻常,他转了一圈,最后买下了二十个年轻健壮的男子,又买了十个未婚的年轻女子。

    “县尉不多买些吗,这些奴隶很便宜的。”市令讨好的道,罗成今天来买,那是内部优惠价,优惠的力度还很大。罗成完全可以多买点,回头再转卖出去,都能立马赚上一大笔,这算是给官吏们的好处了。

    可罗成却摇摇头,“我还是需要一些有本领的,能写会算,能打会骑等等这样的有吧?”

    “那我带县尉到城外的俘虏营里去挑,肯定有。”

    一家人便又来到了俘虏营。

    一群群逃民惶恐不安的呆在那里,看向罗成一家的目光里十分复杂。

    市令站在当中,大声道,“罗县尉要挑一些人,有能写会算,能骑会打,会做女工,懂厨艺这些的吗?会赶车、会喂马、会兽医的也算,只要县尉挑中了,以后保有好日子过。”

    罗老爹在一边道,“要是有会打铁、木匠、石匠,甚至是种地把式的也行。”

    那些逃民们只是盯着这边,并没有人吭声。

    罗成便道,“只要被我家挑中的,到我罗家做事,那么别的我不多说,每天两顿饭能吃饱,做的好的,以后给你们配个奴婢为婚,表现的好,甚至还会有赏钱、月钱,只要你们能够攒下足够的钱,我甚至可以给你们脱籍放免,还给自由。”

    这话一出,就有人眼里放光了。

    终于,有一个中年男子站了出来。

    “我读过书,也会算帐,曾经在鲁郡的一家药铺里当过伙计,还懂得一点药方配伍之法。”

    罗成意外的看向这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他细心的询问了一阵,发觉这人果然能写会算,还懂点简单的治病抓药法子,甚至还能看懂点兽医,简直是个人才。

    “好,你被挑中了。”

    “我有一个要求,希望罗县尉能答应。”自称叫赵怀仙的中年男子说道。

    “你说。”

    “我希望能把我的妻儿们也带上。”

    询问之下得知,原来这个赵怀仙以前确实是隔壁鲁郡一家药铺的伙计,在药铺多年,还学得了点医术,只是后来他跟药店东家的小妾勾搭上了,然后两人私奔逃跑。

    最后东躲西藏,逃到了齐郡的长白山里做了个逃民,因为懂点医术,在那山里日子过的倒也还行,还生儿育女,本来挺幸福的隐居生活,结果罗成剿匪,把他们一家子也抓来了。

    罗成问清后,便让人把这个赵怀仙的妻儿们找了过来。

    原来这赵怀仙的妻儿是他打小的青梅竹马,可惜后来他妻子的父亲却看中药铺东家给的钱,于是把女儿许给那药铺东家做妾。

    七十多岁的药铺东家便纳了二八佳人为妾,赵怀仙虽伤痛欲绝,可又无可奈何。

    那姑娘入门没多久,那东家就病死了,后来商人的儿子便要把这个刚入门没多久又无出的小妾卖掉,赵怀仙一咬牙,便偷了人出来,带着私奔了。

    说来还是一段挺美好的故事,只是不被世俗所容忍。

    “好了,你们一家子我都要了。”罗成觉得赵怀仙倒也不是那种奸恶小人,人家偷走主家小妾也是事出有因的。

    “谢东家。”赵怀仙感激不尽,虽然沦落为奴,可起码到了罗家,还能一家团聚,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