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须陀就是一名马槊高手。

    据说隋军中用槊最厉害的将领,首推史万岁。史万岁是开国四大名将,光论勇武可称第一。一把马槊,那是无人可敌。

    张须陀曾经就是史万岁的部下,他的马槊虽是家传技法,可也曾得过史万岁的亲自点拔。

    “魏晋以来,但凡称名将者,莫不用马槊,且都是马槊高手。只有一些出身普通的将领,才会用其它。比如说本朝有两个大将不用马槊,一是右屯卫大将军麦铁杖,他擅用大刀。二是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擅用铁枪。”

    麦铁杖和来护儿两人都曾经是南陈人,麦铁杖早年还做过贼,勇猛而有膂力,一日夜能光脚跑五百里,后来加入隋军,跟随开国四大名将之一的杨素东征西讨屡立战功,如今深得大业天子宠信,官居右屯卫大将军,一把金背大砍刀少有敌手。

    另一人来护儿也曾是南陈人,幼时家贫,后来游过长江投奔隋军,在开国四大名将之一的贺若弼手下任斥候,江南平叛中又随杨素征讨,屡立功勋,如今也同样是深得大业天子宠信,官居右翊卫大将军,一把缠铁枪出神入化。

    这两人有个特点,一是出身江南,二是出身普通,不是将门,也不是武家,属于那种天生力气较大十分勇猛可又只是半路出家投身军伍的,因此他们最后都没成为马槊高手,而是一个练了大刀,一个练了铁枪。

    而关陇贵族子弟们,基本上都习练武艺学习战阵兵法,每个人骑射本事那都是打小练起,因此人人都练马槊,没听说过哪个关陇贵族子弟不会马槊的。

    他们有条件拥有马槊,也有家传可得马槊技法。

    但如罗成这样的,以前接触不到马槊,现在有马槊了,也没有人指点教导。

    还有重要一点,马槊那是马上战技,这得先练骑术再练马槊,步下练可练不出什么,没有好的骑术,更别想练好马槊。

    张须陀南征北战东征西讨,不但久经沙场,战阵经验丰富,本身他的骑射本领和他的马槊功力也非常高。

    他主动提出愿意教罗成马槊,那真是求之不得的。

    “怎么,不愿意?”张须陀见罗成呆住,笑问。

    “愿意,当然愿意,一千个愿意。”这样的好事从天而降,岂有不愿意的。

    “既然愿意,那你给我奉杯茶,我就算收下你这个弟子了,以后你就是我张须陀的门生弟子。”

    罗成回过神来,连忙倒茶奉水。

    看着张须陀接过了水杯一饮而尽,他才慢慢平定下来。

    张须陀突然收他做弟子,只怕并不简单。

    想起刚才他说要为张仪臣义女做媒他拒绝的事情,估计也有几分关系。他拒绝了张仪臣,虽说张仪臣不一定就要为难他,可也不可能再得到他多少帮助,张须陀收他为弟子,这是给他最大的支持了。

    被张须陀欣赏的年轻人,跟张须陀的亲传门下弟子,这当然是有天壤之别的。

    “这段时间,你就先跟随在我身边,明天起,我传授你骑射和槊法。近身兵器,你有六叶锤,这个不错,近身格杀,是利器。做为骑将,近身的武器用钝器比刀剑更强。”

    “多谢郡丞。”

    “还喊郡丞,以后除非正式场合,否则当称我为师父。”

    “是,师父。”

    “好了,先回去休息吧,看你这样子也是还没酒醒,等明天,我正式跟大家宣布一下收你为弟子,你呢也摆几桌酒席,请大伙吃一顿饭高兴下。”

    从张须陀处回到营帐里,罗成还有些晕乎乎的。

    就这样成了郡丞的弟子?

    张须陀可是齐郡二把手,而且这还是关陇将门,他在军中人脉极广,虽非顶级的关陇贵族名门,但也是关陇集团的一员。能够成为他的弟子,他罗成以后在仕途之上,可以说是已经有了靠山了。

    想到这,他也不由的傻笑起来。

    “老五,你傻乐什么呢?捡到钱了?”

    老四正好进来,却看到罗成在那一人傻笑,不由的问。

    “没捡到钱,但比捡到钱还高兴。”

    “啥好事,说来听听,莫不是张郡丞刚喊你去是给你封官了?”

    老四就是个官迷,整天想着封官授职。

    “郡丞叫我去,是跟我说张县令托他做媒,想把他的义女许给我。”

    “还有这好事?”

    “我拒绝了。”

    “你不会是傻了吧,这样的好事还拒绝?县令的女儿啊,你怕不是真傻了,你不愿意那让给我啊,我愿意!”

    “你不是刚跟靠山村的刘屠夫女儿订了亲吗?听说刘三娘可是非常勇猛力大的,你就不怕她听到消息,会拎着两把屠刀过来把你大卸八块?”罗成笑呵呵的道。

    罗老爹在这个事情上晾了老四一阵子后,才终于找了个媒人去提亲。这事情一提就成了,罗家如今不比往前,家里有了六百里地不说,罗家老五还有了官身,老四那也是县衙里做事的,因此刘家人很满意,一口答应了。

    就等着选个好日子,然后下娉亲迎。

    一听到刘三娘的名字,老四立马就焉了。

    “可惜了,早知道有这样的好事,我就不用急着去提亲了,哎。”

    “哈哈哈。”罗成一顿哈哈大笑。

    “不对啊,你拒绝张县令的提亲,算什么好事吗?”

    “这个当然不算什么,我高兴是另有他事。刚才张郡丞已经收我为弟子,要亲自教授我骑射和槊法!这个,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老四一听,眼睛放光。

    “握草,怪不得你瞧不上那几个老兵头的本事,原来你是早想着攀上张郡丞啊,高,老五你果然高。这当了张郡丞的弟子,以后这前途自然无亮啊。”

    罗成却不喜欢听老四这种什么都往歪处想的调调,“滚!”

    “老五,你帮我问下,张郡丞还收弟子不,我也想跟他学学。”

    “你不是跟老王学挝吗?”

    “我再学学马槊也没啥啊。”

    “小心老王说你欺师灭祖,到时一挝捅死你个不孝弟子。”

    老四马上想到独臂老王的狠样,又焉了。

    “哎,我这辈子,两件事操之过急了,一是选早了师傅,二是选早了妻子!”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