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须陀亲自给罗成冲泡了杯茶。

    “知道你不喜欢煎茶,所以这壶茶没加佐料,喝点解酒。”

    “谢谢郡丞。”

    张须陀转身坐下,他看着罗成捧着茶杯喝茶,眼里倒有种关切。

    “你小子挺有意思的。”

    罗成不知道他这话里是何意思,不解的望着他。

    “你知道吗,前天章丘县令张仪臣亲自押了一批粮草前来,他跟我谈话时说起你,对你非常欣赏,还拜托我一件事情,想让我替他千金做媒。”

    “哦。”罗成应了声,心里却是想到了之前大哥跟他说起过的那件事情。

    “看样子,你也不是安全不知啊。怎么样,有意思吗?”

    罗成没答话。

    “怎么,觉得那丫头配不上你还是什么?”张须陀问。

    “虽然不是张仪臣亲生女儿,可也是他家亲戚之女,打小就寄养在张家,一直随张仪臣嫡女一起长大的。如今张仪臣收了那丫头做义女,打算将他许配于你,算来身份也对的上你的。”

    县令张仪臣的义女,身份当然是配的上罗成了,哪怕罗成新得了个九品的立信尉官阶,可毕竟也只是一只脚才踏入仕途,有了个官身而已,连个官职都还没。再说了,张仪臣那是士族名门出身,张家的地位可远不是章丘南山村罗家能比的。

    一个士族之家,一个铁匠农家,要说也是罗成高攀才对。

    “张仪臣真的对你很欣赏!”

    那些士族名门能够百年千年屹立不倒,其实也是有些门道的。不但说家学渊源,而且也大都拥有大量的田地钱财,学术、政治、经济上都占优势,再加上他们一面喜欢联姻大族,结成同盟。

    另一方面,又会非常注重吸收那些出身寒门的才俊,比如说收些年青能干的贫家子弟做学生啊,让家里的庶女下嫁,或者是收个婢女做义女然后许配给寒门才子,然后把他们拉拢吸引到家族中来,让他们为这个大家族效力等等。

    这些手段还是比较实用的。

    经过这次剿匪一战,罗成的名头和本事那都是无可争议的。

    特别是如今章丘城经历了一场大清洗,县丞和主薄肯定都无法再留在章丘了,连那些佐史胥吏也都要换人。

    王薄被擒住了,张仪臣有张须陀保,有很大机率留下来。

    张仪臣要继续留在章丘,特别是要把控章丘的话,就离不开罗成的帮助。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联姻,罗成要是成了他义女的夫婿,这以后罗成和罗家岂有不帮助他的道理。

    罗成却没有答应张须陀。

    那个姑娘好像叫做红线,他见过几回,人不错,只是他从没想过会和她发生什么。他和县令的千金也见过几回,还有过一次失礼。

    相比起来,若是两人中选一个,他倒更看中张千金。

    只是他心里也清楚,士庶有别,他现在的身份,张仪臣不可能把嫡女嫁给他,谁都会是这样想的。

    收个亲戚之女做义女,许给罗成都是特意给罗成抬高身份了,想嫡女,不可能的事情。

    “小子今年才十六,刚刚束发成童,还未到加冠之龄,谈婚娶亲之事还太早了。”罗成最终还是拒绝了。

    “小子,你可想好了,别人想求这样的机缘还不可得呢。张仪臣虽只是个县令,可他们张家那也是几百年的世家,尤其是张仪臣如今才三十出头,但就是县令,以他的才干,多历练几年,将来直达部堂也是非常可能的。”

    “你若成为他的义女婿,将来得到的可就不止是章丘县令的支持,还有来自张氏家族的支持。有他们的支持,你知道有多重要吗?”

    “郡丞,小子明白我只是个农家子,可我如今实在还是太年轻。”

    张须陀摇了摇头。

    “你小子果然还是太年轻啊,不过你这性子我倒是喜欢,有我几分年轻之时的风范。算了,不想就不想,也不用担心什么,张仪臣那里我亲自替你去说,老夫的面子他还要给几分的。你也不用担心张仪臣以后会找你麻烦,他是个聪明人,不会干那蠢事的,不过以后他肯定也不会那么用心用力的帮你就是。”

    “明白。”

    张须陀拿起杯子饮了口茶,他打量着罗成的脸,却见他面上并没有什么波动。

    “听说你现在在练槊?”

    “嗯,上次我三哥嗣业夺了王薄的马槊,送给了我,我每天早上练一会,不过没有人指点,就是瞎练。”

    “马槊是骑战利器,然若无良法训练,便无法发挥其真正威力。”张须陀指点罗成道,“何谓马槊?矛长丈八曰槊,马槊其实是长矛变化而来。”

    按他所说,马槊这种骑兵利器出现的时间并不算早,是在晋后五胡乱华那大混乱时代的产物,马槊也是和甲骑具装同时代的产物。

    西晋八王之乱,引发五胡乱华,从而中原陷入三百年动荡之中。

    战乱不止,兵戈不休,武器装备和战术等都在这个时代飞速发展。

    连人带马全副武装的重骑兵甲骑具装在这个时代非常耀眼,而随着人马皆甲的具装骑士出现,那么骑兵们就需要一种相对应的更锋利的破甲兵器。

    普通的长矛已经达不到这种需求了。

    于是乎,马槊出现了。

    马槊长度和长矛差不多,丈八。不是一丈八尺,而是一丈八寸,这个一丈也是汉代的单位。

    古语有云,七尺为枪,八尺为棍,长矛一丈零八寸。

    汉一尺相当于二十三厘米,因此丈八长矛约为两米四八,八尺高的男儿也就一米八四左右,并不是很夸张。

    马槊正是这个长度,将近两米五,在马上使用长度是绝对够了,但普通长矛的破甲能力不行,同时传统的矛杆也不够强。

    因此最后便有了马槊,马槊的槊锋更长,槊刃达到了五六十厘米长。同时,马槊的槊刃还是八面棱形结构,这种棱形的锋刃结构,最适合破甲。

    不管是两当甲还是鱼鳞锁子甲、明光甲等各种铁甲,在这种破甲棱槊刃之下,也是一击必破。

    而马槊的槊杆也由过去的普通木杆,改成了复合木杆。

    什么叫复合木杆,就跟后世衣柜板材一样的,采用的是复合技术。

    槊杆用的木料采用桑木中名贵的桑柘木,用细柘杆浸泡油晾干后,再用鱼泡胶粘合而成。然后还要横向缠绕麻绳,勒入槊杆,使其拥有横向受力能力,最后还要漆生漆,裹以葛布,最终形成一个整体的槊杆。

    光是一根槊杆,前后的工序几十道,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制成。尤其是其使用的材料,一根马槊的材料足够制作十架强弓。

    这样的马槊杆具要极强的硬度并带有足够的韧性,适合骑兵的具体冲锋力度,不易折断。

    配上六十厘米的八面棱形破甲槊刃,那真是所向无敌。

    “如果你要学槊,我可以教你!”张须陀主动道。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