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白山下。

    寒风萧萧,草木枯黄。

    知世郎王薄头戴枷锁,手脚锁着铁链。为了防他逃跑,铁链上甚至还挂着沉重的铁球。他被关在一辆囚车之中,囚车全用鸡蛋粗的铁杆围住。

    罗成站在囚车前,有些心情复杂的打量着王薄。

    “想不到你还会来送我,带酒了吗?”王薄看到罗成,脸上笑着问。

    “带了,最好的新丰美酒,斗酒十千。”

    罗成让阚棱和王雄诞抱来两个酒坛,阚棱两人抱着酒过来,可眼睛却狠狠的盯着王薄。他们那天晚上为罗成值夜,结果却被这王薄直接给打晕了,虽说义父没被刺,可他们还是耿耿于怀。

    现在更想不到,义父居然还要来送这家伙,还特意让人从郡城买来了最贵的新丰酒。

    一坛子酒不过装一斗,可却要十贯之贵。

    罗成拍开封泥,倒了一碗递到王薄面前。

    王薄使劲一吸,面露陶醉之色。

    “果然是新丰酒,没被坑,这酒确实值十千。”

    “西门,拿肉来。”

    西门君仪也是嘟着个嘴,提着食盒过来,打开,里面却是有冷切牛肉、烤羊腿、烧鹅烧鸡等好几道下酒菜。

    撕下一只烧鸡腿递给王薄,他也不客气,抓过就大口吃了起来。

    一口新丰酒,一只烧鸡。

    “多谢老弟来送我一程!”

    “王哥此去大兴,只怕再不能相会了。”

    “没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总得为自己而活。”

    远处。

    贾务本也提着一只烧鸡啃的正欢,几个队头伙长也都在喝酒。烧鸡和酒都是罗成带来的,有人问,“这罗成为何要来送王薄?那王薄潜入军帐欲刺杀他,他擒了王薄,现在王薄要押送京城,他却又买好酒好肉来送,两人还相谈甚欢呢,这啥意思?”

    “有酒吃你就吃得了,管那么多做什么。”

    贾务本瞟了眼远处喝酒的两人,却只是笑笑。

    管他什么意思,反正闹的轰轰烈烈的齐郡知世郎举旗造反一事,现在算是快完结了,这个结果也很好。

    罗成愿意掏钱买酒买肉送王薄一程,又管他呢。

    虽然他其实也有点好奇,他们会说什么,但他还是带着人远远离开,给他们个方便。

    “这罗成也是真好运气,这回剿匪可是出尽风头,如今又有擒王薄之功,只怕要高升厚赏啊。”

    “羡慕个啥,有本事你也擒下王薄啊。”

    那边,几碗酒下肚后,王薄的面色也发红,罗成也微醉了。

    “京娘那你去了没?”

    王薄终于问起。

    “王哥放心,我亲自去接的,嫂子和孩子们都好,现在已经送到章丘去了,我都安排好了,没有人会知晓她们原来的身份。”

    说着,罗成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

    “这是嫂子给你的信,她说本来要为你殉情,可你让她照顾好两个孩子,便只能先苟且偷生。待以后孩子们长大,她自会来寻你。”

    “这个傻女人,你帮我转告她,让她好好活下去。她也是个苦命人,这辈子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当初我遇上她,本来说要好好照顾她,可谁料也只生活十年不到就要分别了。”

    王薄捧着那信,一字一字的读,读到后来掩面叹息。

    英雄泪流,让人看的不免唏嘘。

    “好了,信我也收到了,我知道她们现在很好,你是个守信用讲义气之人,我没有看错你,她们有你照顾我也放心了。”

    说着,王薄说,“有纸笔吗,我想给就京娘留封信。”

    “有的。”

    罗成叫来西门,“取纸笔来。”

    王薄写了封很简短的信,罗成也看着写的,只是对京娘和孩子的一些关怀的话,并无其它。

    “喝酒。”王薄又端起碗。

    两人又喝了会,罗成已经半醉了。

    “我要走了,今日一别,再无相逢。谢谢你,谢谢你替我照顾京娘她们。士诚,我无以为报,临别之际,就送你一样东西。”

    王薄让罗成凑过去,他凑到罗成耳边低声说了一段话。

    “区区一点馈赠,还请收下。”

    再端起碗酒一饮而尽,王薄摔了碗,然后仰天唱着一首歌。歌声浑厚,歌词很悲凉,似乎是一首军中的战歌。

    歌唱完,王薄冲远处的贾务本道,“该上路了!”

    站在原地,罗成目送着囚车越走越远。

    王薄一直在唱着那首歌,反复的唱,唱的很是悲凉。

    或许这个曾经的打铁学徒,历经几十年后,终于走到了尽头,临死之际,有诸多的感悟吧。

    阚棱看着空空的酒坛,“二十千新丰酒,还搭好几千的下酒菜,义父你对他太好了,他想杀你呢。”

    罗成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你现在还年轻,有些事情不懂,走吧,我们也回。”

    回去之后,罗成就蒙头大睡。

    一直睡了大半天才醒。

    郡丞张须陀派人来叫他几回,见他醉着,便又回去。

    “说了是何事吗?”罗成问帮他打水的阚棱。

    “不知。”

    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赶到张须陀处,却见他的营帐正在收拾。

    “听说你去送王薄,还把自己喝醉了?”张须陀问。

    “嗯,觉得王薄有些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大好的局面让他弄至如今地步,这都是他自己作死。你虽然和王薄出身差不多,但你别学他,你还有大把好前程。”

    “郡丞这是要走了?”

    “嗯,王薄已经拿下,山里的贼匪如今也是鸟兽散,没必要再维持这么大阵仗了,钱粮消耗太大。总的来说,这次大扫荡,虽然暴露了很多问题,郡兵乡团训练不足,配合没默契,可还算可以,战果也很丰富。”

    “接下来,各县的乡团会先撤回,然后各县的郡兵营也都撤返驻地,我会留郡城的一两营郡兵负责扫尾,各县的郡兵只要各守本县就行。”

    “我们也要撤回吗?”

    张须陀拍了拍罗成的肩膀,“剿匪既然已经到了收尾阶段,那么你这个先锋自然也就圆满完成任务了。出来这么久,也辛苦了,带着你的弟兄们回章丘吧。”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