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更送上!求订阅!求月票!)

    赵贵军议一结束,连酒也不喝,直接赶回了自己的斥候队。

    斥候队因为最先入寨,又有功,于是他们抢先占据了寨内仅次于聚义厅的一座院子。此刻,斥候队员们正在院里架着大锅煮羊肉呢。

    有些队员则在清点着自己抢来的战利品,什么铜钱绢帛,什么金银首饰等。每人都抢了不少东西,这会一面点一面乐呵着。

    还有人在互相评论对方的战利品,甚至有人直接就现场交易起来的。

    赵贵大步进来,众人也没怎么在意。

    目光扫过众人,赵贵脸色阴沉。

    他走到锅边,拿起铲子敲了几下锅沿。

    “都过来,老子有话要讲。”

    大家于是懒洋洋的拿包袱卷起自己的战利品,背到身上,慢腾腾的聚过来。

    “锅里炖的羊肉很香吧?”

    赵贵问。

    负责炖羊肉的是个跟着张须陀很久的老兵油子,以前是个屠夫,杀猪宰羊是内行,做饭的本事也不错。

    “这只羊很肥,整整一头羊,再放了些萝卜进去炖,保准汤鲜味美。我那边还煮了两大锅的粟米饭,今晚能饱餐美食一顿了,保准你们连舌头都恨不得咬下来吃。”

    五十人,一头羊,还有两大锅粟饭,确实足够美餐一顿了。

    赵贵道,“别的战兵队,可没这么好待遇,一队就能吃一头羊,知道为何就咱们有一头羊吗?”

    “自然是因为咱们破寨立功啊。”

    “没错,咱们立功了,在大伙面前露了脸。”

    “区区小寨子算什么,下回咱们照样。”有人道。

    赵贵哼了一声,“这会大伙的心情挺高兴吧?”

    “锅里炖着羊肉粟饭,你们每人背上还包着不少的收获。”

    “赵队,你要说啥呢?”有人问。

    “说啥,说件让我丢脸的事情,本来今天我们首开得胜,是件涨脸的事。可有人破寨之后却为了点钱财,自家兄弟打了起来,还挂了彩。”

    “赵老四,刘阿大,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被点到名字的两人悻悻而出,此时两人脸上还有些青肿,这二人正是之前为了争个金钗就斗殴的人。

    “为了点钱财,对自家兄弟动手,你们长本事了啊?”

    “赵队,我们一时糊涂,再不敢了。”

    “不敢?你们有什么不敢的?你他娘的知道不知道,老子刚才兴匆匆的去军议厅喝酒,结果呢,被大伙嘲笑咱们斥候队,老子的脸都被你们丢干净了。”

    “知道刚才都尉跟我说什么了么?他们说我们如今为了个金钗就能自家兄弟动手,下次说不定为了争个女人敢拔刀,再下次,说不定就什么事都敢干了。”

    “下次不敢了,再不敢了。”刘阿大忙道。

    “还他娘的下次,你还想下次?”赵贵喝问。

    气氛顿时变的凝重起来。

    “赵队,一点小事,别发脾气。”王厨子劝道。

    “这可不是一点小事,都尉说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今天一点小事,明日就是大事。所以他立规矩了,以后,禁私掠私藏。本来都尉说这次就算了,但老子说了,回来就让你们把东西都上缴。”

    “现在,把你们抢来的东西,全都拿出来!”

    大家面面相觑。

    好不容易抢来的东西,手里还没捂热乎呢,凭什么上缴?

    “赵队,弟兄们也不容易。”王厨子还在劝。

    “闭嘴!”

    “我知道你们不高兴,但国有国法,军有军规。都尉定下军规,禁私掠私藏,那么我们就不能违犯。”

    “凭什么啊?”终于有人喊出来。

    “对啊,凭什么啊?”

    “这是我自己抢来的,凭什么要交出去?”

    这斥候队的人,不服气。

    斥候队五十人,其中有一半是之前乡团的少年斥候,还有近半二十人来自历城的郡兵,这些人尤其喊的凶。

    “凭这里是郡兵营,是军营不是匪窝,你们还真以为呆在羊角寨,自己就成贼匪了吗?”

    “可是我们不服气!”

    “都尉立了规矩,自有道理,首先,这缴获归公,并不是你们就没份了。”老刘把具体的战利品缴获以及分成办法,当众宣布。

    “现在你们把东西上缴,回头还会再赏给你们。”

    “可只赏一部份!”有人道。

    “确实是只赏一部份,但你们想过没有,以后其它弟兄们缴获的,你们也一样有份分到。甚至假如你不幸被砍死了砍伤了,那么你的家人也能得到一笔抚恤津贴,这样难道不是更好吗?”

    有人还是舍不得已经到手的战利品。

    “那这次就算了,从下次开始不行吗?”

    “你要跟老子讨价还价吗?”赵贵凶起来,脸上的那半边疤面便紫胀起来,十分狰狞。

    “老子就是不服气!”

    终于有人还是站出来了。

    赵贵上前,“老子知道你一直对我有些不服气,今天算是借机喊出来了,这样,我也不拿官职压你,咱们就在这里比一比,若是你输了,那就把私藏的钱财都交出来,以后还得乖乖的听老子军令行事,若是老子输了。”

    “怎样?”那人问。

    “老子若是输了,老子就向都尉自请辞职,推荐你来当这斥候队头,老子给你当副手。”

    “好!”

    那人是来自郡城郡兵营的一个老兵油子,本事还是挺强的。一直瞧不起赵贵这个乡下猎户,现在有机会,自然不会放过。

    都是火爆脾气。

    两人也不废话,院子里众人让开,两人就打了起来。

    都没用武器,就赤手空拳的对打。

    劈里啪拉一阵对打,拳拳到肉。

    一会之后,两人分开,都是鼻青脸肿。

    赵贵往一边吐了口血沫,红着眼睛喊道,“再来!”

    那人硬着头皮接招。

    一会后,两人再次分开。

    这时两人都已经气喘吁吁,身上的伤也更多了。

    可越贵却跟红了眼的公牛一样,再次喊着继续。

    那人看着赵贵的凶悍,心里已经怯了。

    “我服了。”

    “不打了!”

    赵贵擦了擦嘴角的血水,“再来啊!”

    “不打了,真不打了,再打下去,要出人命了,你是老大,我以后都听你的。”

    见队中最硬的刺头都服软了,赵贵终于松口气。

    “现在,把所有私藏的战利品都拿出来登记,然后送到王记室那里入账,我在这里提醒你们,谁要是敢阳奉阴违还私藏,那么后果自负!”

    一众斥候们老低下脑袋,无精打彩的开始掏私藏的战利品。

    无人藏私!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