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成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山脚下时,斥候队已经杀进了山寨贼匪们的聚义厅。

    厅中的几位当家虽然奋起反抗,可一个个都喝的半醉,哪是斥候老兵们的对手。

    “斩杀七个,余者丧胆求降。”

    寨中聚义厅前的那块空场上,本来是晒谷子的,可此时却跪满了人。

    三十六位好汉中剩下的二十九个全都跪在这,另外寨中百余男女老少虽然刚才都躲在自己的茅草屋里,可这会也都被驱赶出来跪在那里。

    带领斥候队的队头是疤面赵贵,站在场上的他那疤面很醒目。

    “这些人中,那个贼首是个逃兵,手里倒是有两下子功夫的,不过喝了个半醉被我一刀就砍倒了,余下的也是三两下解决,其余的便都跪地求降了。”

    罗成目光扫过那些跪在地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说实话,这些人其实跟罗成家南山村的村民们没什么两样,一样的穿的破破烂烂,衣服打着补丁,面有菜色。

    “留着干嘛,全砍了,首级拿回去报功。”一名老兵道。

    斥候队教头缺牙老刘倒是笑着道,“咱们都尉可不喜欢乱杀人哩,还是听都尉发落吧。”

    军中重首级功,斩首之功赏赐是很多的,也正因为首级功重,所以军中喜欢斩首。比起俘获以及冲锋、跳荡之功,斩首功是个人功劳,同样斩首多,集体也有功劳。

    不过罗成确实不喜欢乱杀人。

    好生生一条生命,既然已经放下了武器,那就没必要再杀了。留着哪怕做个奴隶,也比死人有用。

    “杀俘不祥。”

    罗成只能用这个理由来说服大家。

    至于内心之中,他觉得人命还是比较重要的,哪怕他们落草为寇,占山为王,如果是在交战之时,他不会松懈,可既然战斗结束,又是另一回事了。

    更何况,人命不但是宝贵的,人也是重要的资源啊。

    隋唐的奴隶盛行,其中大量的奴隶就是来源于交战的战俘。

    “不杀也太便宜他们了,总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吧?”

    “割掉他们一只左朵下来做为俘获的功绩凭证。”一只耳老张提议,他自己只有一只耳,因此后来打仗的时候,就喜欢割别人的耳朵。

    据说有一次,他跟随张须陀在西南平乱,战后打扫战场,他拎了一袋子的耳朵回来,足有上百只。

    “士信,你去割。”

    老张把罗士信喊过来,因为看中士信的资质,老张之前便收了士信做他的弟子,传授的是铁枪战技。

    士信来到人前,看看老张,又望向罗成。

    “看什么看,去割。军伍之中,就讲究个勇和猛,不见血是不行的,但光有武艺也不行,你现在还是队头,要想让你的属下服你,你就得拿出表现来。你个头矮小,又年轻,好多人暗暗不服,现在你当大家的面,把那二十九个贼匪的耳朵各割一只下来,让他们瞧瞧你的胆色!”

    本来罗成还想制止老张的,结果听他这么一说,觉得也有些道理。

    士信人是憨厚了一些,又年轻,现在带着大盾飞枪队,确实有些不好带。毕竟大盾飞枪队的队员,全都是选的那些高大健壮之人,士信小小个子站在他们前面,倒有点像是鼠立猫前了。

    “去吧!”

    士信见罗成也让他去割,便再无犹豫。

    “哦。”

    他拔出腿上的牛耳尖刀,走到那些跪在地上的家伙面前,“我会很快的,不会很疼的。”

    那些贼匪们早吓的破了胆,几个老匪都在刚才被斩杀了,剩下投降的这些本就是些后来入伙的,不论胆识与勇气都一般。

    看着明晃晃的像牛耳一样的短尖刀,都要吓尿。

    有人想逃。

    一只耳老张冷哼一声,“敢反抗者,斩!”

    这一句斩字,充满杀气。

    顿时那些人吓的不敢动了。

    罗士信走到一个家伙面前,一手拎住他一只左耳,右手执刀,用力一划,顿时那只耳朵就被割落下来。

    血涌出来,染红半边脸。

    “别嚎了,自己拿布包着,少了只耳朵而已,死不了的。”老张看着那没了一只耳的人,脸却红的可怕,眼睛里甚至有股兴奋的光芒闪烁,让罗成看的大为惊叹,这一只耳何必为难一只耳呢。

    罗士信割了一只下来,然后走向第二人。割耳朵,他就好像是在割牛吃的草一样轻松,并没有半点心理负担,罗成原本还担心小六心里会抗拒之类的,见此也松了口气。

    片刻功夫,二十九个投降的贼匪都被割掉了一只耳朵。

    二十九只血淋淋的耳朵被扔了一地,有个家伙还想捡回去,结果老张又瞪他了。

    “这耳朵现在已经不属于你了,现在是我的,士信,拿个袋子装起来,一会找你姐夫登记验功,然后拿回来给我烧了做下酒菜。”

    罗成心里一阵恶寒。

    士信却又只是哦了一声,真找袋子去了。

    剩下的一百多寨民,早已经有不少人吓的尿出来了。

    “他们怎么发落?”

    王子明左手里拿着一个卷轴,右手提着一支笔,问。

    “这些人也本是我大隋良民,只是弃籍逃隐,现在是黑户。把他们登记起来,连同这里开垦的田地也都登记在册。”

    对这群可怜人,罗成却也没什么太过优待。

    毕竟这群人说是逃民吧,其实也并不全是,他们一样偶尔会跟着贼匪们下山去帮忙。人便是如此,没有什么真正的好坏。

    在这法外之地呆久了,便有了另外的一套生活方式和道德标准。

    “先把他们关到俘虏营,安排他们每天在这里做工,把这处贼寨改建成一座补给兵站。老实干活的,给他们供应一天两餐,不老实干活的,饿肚子吃鞭子!”

    至于剿匪之后,这些人如何安排,罗成不管,也管不着,自有上面的政策。

    现在,他没把这些人当做是贼匪全杀了砍下脑袋却报功,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刚才可是有好几个老兵,瞪着这些人的脑袋比比划划的。

    山寨攻破了,贼匪死的死降的死,寨民也全都成了劳工。

    至于寨中的那点财产,当然毫无疑问全被收缴了。

    只是让罗成有些不太高兴的是,攻破山寨的斥候队早已经把值钱的东西收刮一空并且私藏了,再次搜查并没有搜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就是些粮食、干肉之类的,然后就是些破茅草屋烂木头桌了。

    看来这战利品也是个问题,需要好好提一提了。

    “生火,造饭,今日就在这里休息!”罗成颁下最新命令,引来战兵辅兵们一阵阵欢呼。

    天色还早,但谁不愿意多休息会呢。

    寨子里缴来的熏肉干鱼,直接就拿来下锅煮,罗成还让人把寨里养的一群养和几头猪也一起全杀了,这是首胜,自然要好好犒赏下大家。

    。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