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千人马,这么一整,就剩下四百五了,连一个营都不满,这亏大了啊。”老四本来还惦记着兵强马壮了,他这钩镰枪队头怎么也得水涨船高,起码也应当升个团校尉这才行啊。

    结果整了半天,他还是个队头,依然管着自己的五十个钩镰枪手。

    唯一有点变化的是他这五十人装备多了点,起码伍长已经配了把横刀,伙长增了一件两当甲。他自己现在也是弓马齐备,但人还是那五十人啊。

    “怎么,嫌人少,还是嫌位置低了?要不我给你升个团长?”

    “可以啊。”老四笑呵呵。

    “那你去带个辅兵团,七个团任你挑。”

    “不去。”老四一听,立马就摇头了。

    辅兵团那就是废柴团,人再多也捞不着一口汤喝。

    张须陀听贾务本禀报说罗成把两千人马整编了,从中把强壮者抽调出来编了九个战兵队,然后把剩下的编了七个辅兵团,另外还抽了二百人接替章丘衙役差事。

    “跳荡队、先锋队、斥候队、朴刀队、钓镰枪队、大盾投枪队、刀牌队、弓弩队、长枪队。听名字就知道,罗成的这九个队倒是分工明确,各兵种搭配的不错,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说明罗成人还是很清醒的。”张须陀称赞道。

    “这小子天生是个将才,本以为拔给他两千人马,他会把手下的人打散编到各团队里去,没想到他却反其道而行之。”

    张须陀道,“当初润蒲来章丘,我拔给他一队老兵,结果他就是把这些人分散下去当校尉队头,结果呢,三十几个老兵混入几百农夫之中,顿时就泯然于众了,贼匪来犯,他的郡兵营一点作用都没发挥出来。”

    “罗成还有什么动作?”

    “他让人赶制了好多旗帜出来。”贾务本说到这,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罗成匆匆赶制出来一大批的旗帜,而且各式各样,不是那种将旗队旗,毕竟隋军中早就有这些。每个高级军官,都有一面专属的将旗,上面一般会写有军官的姓氏。而每个队、旅、团、营都还各有旗帜,并有专门的旗手以及护旗手。

    在队以下,则一般就没有旗帜了。

    可现在罗成让人制作的正是给队以下使用的。

    “罗成让人制了好多旗帜,并且各有颜色,有五正五间十色。”

    在古代,古人把颜色分成正色和间色两种,正色就是青赤黄白黑五种纯正的颜色,而间色是指指绀(红青色)、红(浅红色)、缥(淡青色)、紫、流黄(褐黄色)。

    辅兵用流黄,战兵则用另外九色为旗。

    九个战兵队,每队用一种色区分。

    不但如此,罗成还让伙长们背上插一面同队旗颜色的小背旗,以区分身份。

    而伙长则是头盔顶上插一面小盔旗。

    至于队头,每个队有队旗,有旗手举旗跟随在身边。

    罗成费尽心力弄这些颜色啊旗帜,目的就是为了便于指挥,方便士兵跟随上级。

    毕竟仗一打起来,战场上乱糟糟的,超过百人的交战,光靠嘴巴来喊靠眼睛来看,是不够的。

    为了能够让这些新编起来的兵不乱套,也为了便于指挥作战,罗成便让伍长背插小旗,伙长盔顶小旗。

    这样一伍的士兵便能一眼找到自己的伍长,一伙的士兵也能轻松认出自己的伙长。

    而负责指挥的军官们,也能通过这些军官旗,来寻找自己的队伍,判断位置、数量等等。

    本来他开始还打算弄点胸章啊肩衔啊这些,可觉得不太显眼,达不到目的,最后干脆弄旗子。

    其实背旗盔旗这些,也不是他发明的。

    传令兵们就都背插旗帜。

    倭人士兵背着旗帜其实最早就是从中国学过去的。

    若不是条件不允许,罗成甚至打算把九个队的衣服都换成相应的颜色的,不过紫色绯色这些颜色染印成本很贵,罗成也就不去想了,染个旗帜就行了。

    “挺聪明的,罗成的先锋队伍训练不足,配合不够。想出这种法子来,倒是能够有效弥补不足。”张须陀捋胡称赞。

    “这小家伙,总是有各种奇怪的想法,确实聪明。”

    “罗成现在的战兵有九个队,才四百五十人,连一个营五百人都没凑足,这样吧,我干脆再拔给他五十人,拔五十轻骑给他。”

    “郡丞,咱们日夜扩充,骑队也才二百骑啊。”贾务本为张须陀的大方惊叹。

    “轻骑是把尖刀,而现在罗成是先锋,拔五十轻骑给他,也是好钢用在刀刃之上。告诉罗成,这五百人,就算是整编之后的章丘郡兵营了,让他好好带领,等剿灭长白山贼匪,我定要大力举荐他正式出任章丘县尉一职。”

    张须陀做事爽快。

    五十轻骑当天就拔下来了。

    贾务本带着五十骑过来的时候,罗成正在操阅战兵队。

    刚拉起来的九个战兵队,虽然兵员素质不错,但毕竟都是刚整编的,队员们之间甚至好多都不认识。

    “爹!”

    贾润蒲见老爹来了,连忙迎了过去。

    结果老贾瞧也不瞧他,“士诚啊,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五十轻骑,郡丞特意拔调给你的。”

    罗成看去,五十个身披两当甲,腰挎横刀,背带角弓的骑士跨坐在骡子上,一股精锐之气。

    “拔给我的?”

    “嗯,郡丞说了,你不是有九个战兵队嘛,那就再给你一个骑队,这样就刚好凑齐十队五百人,这五百人以后就是章丘郡兵营了,让你好好带。”

    五十个骑着骡子的轻骑,虽然不是骑马,可这骡子也很高大,骡子轻骑那也是轻骑啊。

    就算这些是张须陀到齐郡兵新募集训练的轻骑,那也比他的乡兵强的多。

    “你别小看这些骡子,这些骡子翻山越岭可一点不比战马差,甚至在山里,还比战马更强些,耐力更足。用好了,可是一支宝贵的战力。”

    “明白,多谢郡丞,多谢贾校尉。”

    罗成感激不尽。

    这样一来,他手下可就真的是凑成了十队五百人马,一个完整的郡兵营。

    “士诚啊,现在你也算是兵精粮足械利,郡丞希望你三日之后便率先出击,为大军前锋,可以吗?”

    “三日之后?没问题!”

    这个时候,就算有问题,也得说没问题,毕竟郡丞给的支持可是足够了,也到他表现的时候了。

    送走老贾,罗成叫来二姐夫王子明。

    “姐夫,你给先前为我们筹钱粮的大户们送个请柬,就说我明日邀请他们赴宴。”

    “请他们吃饭干嘛?”

    “当然是走之前,再向他们筹集点钱帛粮草。”

    这些人对他不安好心,巴不得罗成早点出兵,罗成出兵前要是找他们要点钱,相信他们愿意出的。

    这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岂能放过!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