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s 司机打赏,谢谢!)

    走出张仪臣的书房,罗成眉头紧皱。

    他觉得张仪臣的话不无道理,但是让他甩开张须陀,独自带着郡兵进山去剿匪,这个事他是绝不会干的。

    别看他现在有经过初战得胜的二百三十乡兵,又新募了二百少年。

    但就凭着这些人,进山去剿匪,那完全可能是肉包子打狗。

    守城和进剿是两回事,守城他是主场做战,还有城池可依,背后还有钱有丁。而入山剿匪,却是客场做战,既无地利,也无人和。

    张仪臣终究是个文臣,考虑问题的角度还是有些局限了。他只想着自己的乌纱帽,却不想想这样干的风险。

    他径直去见张须陀。

    见面之后,罗成直接把刚才跟张仪臣的对话告诉了了张须陀。

    “哼,自以为是,小聪明。”张须陀评价张仪臣。

    “他的那点小聪明我早就看破了,只是没说破而已。倒是你,你能过来跟我主动说出这些,让我有些出乎意料。上次你和秦琼放跑王薄,让我对你很失望。短短时间,你倒是成熟了许多。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

    “能瞒自然是好,可瞒是终究瞒不住的。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想的不应当是如何隐瞒,而是如何处理挽回。”

    “王薄造反,这既是危机,但也是机会。如果处理好了,我觉得反而会是件好事。”

    “如何讲起?”张须陀靠在椅背上,把玩着手里的茶盏。

    “平定反贼,当然是大功一件。”

    “既然王薄他们敢公然造反,我以为郡丞可以干脆调动全郡兵马,来一场大的围剿。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只要我们战果够丰,那么就能将不利转为有利。”

    “大行动?”

    “对,干脆把整个长白山都围起来,然后全面清剿。近年来,大量的逃户亡命进山,有人在里面开荒种地逃役避税,有人在里面占山为王,四出打劫,长白山隐然成了我大隋治下的法外之地,这如何能行?”

    “干脆来场大行动,把整个长白山拉网清理一遍,将那些山寨捣毁,将山贼擒灭,把那引起逃丁重新登记编户,将开垦的土地纳入官府登记之中。”

    “时局越来越动荡,长白山现在已经成了动乱之源,再这样放任不管,那么这里早晚会出大乱子的,趁着现在这个脓包还不大,应当提前挤破他,清理他,不能任他继续长大了。”

    张须陀坐直了身子。

    “你的想法倒挺大,只是若要完成你说的这个大动作,光我带来的这几百人可不够。”

    “那就来一次冬季大演练,反正如今秋收结束,也是冬闲之时。正好可以把郡中和各县的郡兵都征召起来,还可以从各乡召集一批乡团。据我所说,郡中不少官员都对郡丞的练兵有些不满,何不借此机会,展示下郡兵的力量呢。”

    齐郡一郡,拥有九县。

    每县不管人多还是人少,俱编五乡。

    张须陀到任之后,扩编郡兵规模,同时加强征召训练,如今全齐郡有十二个郡兵营,另外四十五个乡,还各有一个乡兵团。

    一个郡兵营五百人,一个乡兵团二百人,这个规模来说,已经是很庞大了。

    光是十二个郡兵营,就能征召六千郡兵,更别说四十五个乡兵团,还能征召九千。

    基本上,现在张须陀的郡兵营和乡兵团,已经把整个齐郡的青壮都纳入了他的这个地方武装系统里了,全民皆兵。

    光是六千郡兵,围剿长白山都已经够了。

    若再召点乡团来,那就真是长白山大会战了。

    “征召郡兵乡勇倒不难,可你想过出动这么多人马,需要多少物资钱粮吗?”

    郡兵乡勇们是轮值服役,算是免费的差役,没工资薪水,甚至还得自带干粮去当值。可如果是离开训练营地,那么就算是出动任务了,这个在外的额外钱粮开支,就得由郡兵营承担,要是剿匪,就还涉及到战功奖赏,以及伤亡的抚恤津贴。

    更别说,要把几千个郡兵乡勇征召到一起来剿匪,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郡兵、乡勇各抽一半,自带粮食。”罗成提议。

    六千郡兵抽一半,那就是三千,九千乡勇抽一半,那也有四千五。

    加起来都有七千五百人了。

    不过一群农夫要围剿长白山这样一座跨境几个县的群山贼匪,数量少了也确实不够。

    长白山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座连绵不绝的群山。

    齐郡九县,倒是有六个县相连长白山。

    历城、章丘、邹平、长山、淄川、亭山,六县围住这连绵群山,只有齐郡西北的祝阿、临邑、临济三县不接。

    张须陀来之前,齐郡的郡兵缺少训练,装备也差,他来了之后,大力整顿,加强训练,算是稍有点样子。

    可毕竟郡兵不是卫府的府兵,这群人本就是些民兵,一年也就轮流训练一个月的时间。训练不足,器械不精,数量虽多,可实际战斗力没多少。

    至于各县乡的乡勇,更是刚刚拉起来的,基本上是以未丁的少年中男为主,更是普遍的缺少训练和装备。

    张须陀上次击败王薄之后就收兵,最大原因也还是兵不精粮不足械不利。

    思虑了会,张须陀叫来了贾务本。

    贾务本是张须陀的智囊。

    “罗捕头这个计划倒是不错,干脆一劳永逸。”

    说着贾务本拿出一张绘在羊皮上的齐郡地图来,上面的山河地理画的十分粗糙简陋,连基本的比例尺都没有,十分抽像,罗成觉得这种地图根本没什么实战作用,顶多让你明白个方向位置而已。

    “要我说,咱们不动则已,既然要动,那就如罗捕头说的,干脆把所有的郡兵乡勇都征召起来,就当是来一次冬季的大演武。长白山横跨六县,那咱们就来个兵发六路。每个县咱们安排一路兵马,由一个郡兵营五百人,加五个乡兵团一千人组成。”

    “这六路大军负责封锁六边,并分路进剿。”

    “再由郡丞亲自率六个郡兵营三千人,加十五个乡兵团三千人为主力,深入大山追剿。”

    张须陀想了想,“六路兵马主要负责封锁包围,然后剩下的六千郡兵乡勇我认为可以再分为两路,东西对进,合围扫荡。”

    说完,他抬头问罗成,“士诚,你可愿为先锋?”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