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半天时间。

    长白山下王庄乡兵营地,招兵旗下就已经招满了二百名少年郎。按罗成的要求,全是十四到十六岁的少年。

    在应征少年里,先筛除掉了年龄不合的,然后又从初选合格者中把身体较弱者淘汰。两轮之后,第三轮则把是家中独子的淘汰掉。

    最终,层层筛选,选出了二百少年郎。

    这些少年们基本上都是普通良家子弟,且都是些农家子弟,没有地主豪强子弟,也没有宗族大户子弟,商贾子弟也没有,背景都很简单,小自耕农加佃户子弟。

    这样的孩子罗成比较喜欢,认为较纯朴好塑造。

    “还有好多人在外不肯走呢。”

    二姐夫王子明拿着花名册过来上交时提到。

    “派人出去跟大家说明下,感谢他们前来应征,不过咱们乡团这一批已经招满了。如果大家还想加入我们,那么下个月的这个时候,符合这次应征三个条件的可以再前来报名。”

    乡兵团毕竟只是乡团,招募了兵也只是民兵,这些人是轮值服役,现在罗成跟县里达成的结果是两个月一批,一年就服两月。除非特紧急的战时状态,否则不超期服役。

    这意味着,每隔两月,罗成的乡营就得换一批人,他决定从下个月开始,就轮换。这次招的人中先换一百人,以保证今后乡团里的两百人马,总有一半是已经训练了一个月的,避免全是新召来的。

    “天也不早了,给大家煮点不托吧,让大家吃了再回去。”

    “外面还有好几百人呢。”王子明做为乡团的记室,也负责着后勤这块。管几百人一顿饭,可得不少粮食呢。

    “一顿饭也吃不穷咱们,以后我们乡团还要在这里立足呢,跟大家搞好点关系比较重要。”罗成现在手头还是比较宽裕的。

    平定章丘之乱后,乡团奉命抄家捉人,这可是个肥差,虽然大部份的查抄都上缴了,可罗成也是留了两成下来的,这几乎是得到张仪臣默认的事情,这两成,算是火耗了。

    要是过去樊虎等人还在,他们做事经手的可远不止这点火耗。

    而县衙查抄了大批罪产,府库充盈,对于立下大功的乡团也没小气,拔下了一大笔钱粮。可以说现在罗成的乡团,底子已经不薄了。

    军营里的大锅搬到营门口一支,水烧开,擀好的不托下锅,宽宽的面皮在锅里翻滚着,再加了点猪油,出锅时撒点葱花,别提多香了。

    大家吃着这免费的不托,虽然一人只有一碗,可汤管够啊。

    于是有的人硬是撑了五六碗汤,回家路上都能感觉肚里汤水直晃当响,甚至打个饱隔都能感觉面汤要喷出来了。

    至于新入选的二百少年们,中午的伙食可比这要好多了。

    每人两大碗不托,另外上面还堆了一勺子羊杂,堆的冒尖。

    吃的少年们,差点把舌头都咬下来了。

    这一刻,他们是真正感受到了乡团果然如传说中的待遇好。

    到午后,营门外的几口大锅里最后的一点汤水也都吃光了,大家终于挺着肚皮满意的回家了。

    可到了傍晚。

    营门外不知为何聚了许多孩子,他们在寒风里衣衫单薄的站立着,目光期盼的望着营内。

    “问下怎么回事?”听到禀报的罗成,眉头皱了皱。

    门外的全是些十岁以下的孩子,根本够不上乡团的标准。

    “小五,问过了,基本上都是些孤儿和乞丐,听说咱们这里有免费的不托吃,便都赶来了。”

    “都是孤儿和乞丐?”罗成问。

    “大部份都是。”

    “如果是这样的话,先给他们下面吧。”

    王子明急道,“小五,这些可都是小叫花子,要是今天在这里吃到了面,那以后肯定就天天围在这打转不肯走了。咱们能接济他们一顿,可总不能一直养着吧?”

    “为什么不能养着?”罗成反问。

    “啊?养着?”王子明跳起来,“我们现在虽有点家底,可咱这是乡团,可没有朝廷粮饷的,这点家底也支撑不了多久的,可不能乱花啊。”

    “姐夫别急,你听我说。我呢,是这样考虑的,外面这些人都是些孤儿乞丐,确实非常可怜。”

    “是可怜,但我们也不能就养他们啊。”

    “你听我说完,我之前不是跟那些阵亡弟兄的父母们说过嘛,那些战死的弟兄们都还年轻,大多十三四岁,未经人事,也没娶妻生子,这样离去,以后连个烧纸钱的都没有。我答应他们,要给他们养个嗣子,以后为他们祭祀,传续香火。外面这些孩子就挺合适的,大都十岁以下,如果他们愿意,那咱们收留他们,让他们拜死去弟兄为父,这样一来,也算是两全其美。”

    王子明倒还真没想到这点。

    “你这样说,这事情倒也不全是胡来了。只是你真要这样做?”

    “问问那些孩子们愿不愿意吧,如果有愿意的自然就行。”

    锅再次架起在营门外。

    那些风中的孩子们被吸引了过来。

    罗成站在锅边,向他们招手。

    大约有十几个孩子,基本上都是男孩子,只有一个女孩子,一个个都长的非常的瘦,瘦的皮包骨,可眼神却又都很坚毅的那种。

    无父无母的孤儿乞丐,岁一个的能活下来,都是坚强的。

    罗成让他们坐在锅边烤火,等面熟了,亲自给他们打面。

    “慢点吃,不急还有,管饱。”

    看着那些吃的稀里哗拉的孩子,他心有些痛。大点的孩子一般都能找到点活干,哪怕卖身为奴也起码能混口饭吃,可这些孩子不大不小,因此最不受欢迎。既不能干活,还很难吃,养又不好养熟。

    “你叫什么名字?”

    罗成问孩子中最大的那个,这孩子行事稳重,一看就能看出是这些孩子的头。

    “我叫阚棱。”

    这孩子回答简短,但吐字清晰,也并不怕人。

    “你呢?”罗成又问另一个稍大点的孩子。

    “我叫王雄诞。”

    旁边还有个孩子紧紧护着唯一的女孩,不等罗成问,便主动的道,“我叫西门君仪,这是我表妹王慧娘。”

章节目录

隋唐大猛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在线书库只为原作者木子蓝色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子蓝色并收藏隋唐大猛士最新章节